我说临川话      
 乡音展示——家乡说唱艺术

打 麻 哇

  历史长达1900年的临川,产生过许多杰出人物如北宋大宰相、著名词人晏殊,宰相、文学家、改革家、思想家王安石,著名散文家曾巩以及被誉为“东方莎士比亚”和世界文化名人的明朝戏剧家汤显祖,因此临川素有“才子之乡”的美誉。其实,除了在全国有一定影响的独特而内涵丰富的“文人士大夫文化”,临川还保留大量丰富的民间文化。

 
   
 
 
     

  其中有一种古老说唱艺术形式,它属于道情戏的一种。演唱的道具是一种用竹筒的一端蒙着薄膜,或者是什么皮革之类的东西,然后用手在皮上拍打,发出声音。

  “打麻哇”的精髓就是说一些不可能的事,也就是“胡说”的意思,诸如第一段唱词中“东边落雨,西边晴”“嘿嘿 乌云黑天就满天星呃(鼓声)”“苏州的鸟有四个黄”之类。 “鸡蛋有四个黄”,当然是不可能的,这就是瞎说一通,逗人开心而已。在整个两段唱词中你还能找到类似信口开河的话语,如:第一段唱词中“六月当中就大打霜,白霜皑皑就结冰棱罗,六月当中水拜年,板凳爬上壁,尘灰打烂掉锅哟!冷水淘饭就气呵呵,呃……。去归碰到牛生蛋,回来碰到马生角,嘿蚊子就踩断了我咯人脚。”,以及第二段唱词中“那大河中间就在载禾吧!灯芯飞过大江河哇!打烂了对面九十九口锅。”“唉嘿,高山顶上涨大水哟!鄱阳湖里就干发拆(裂)!枫树表(顶)上鱼杂(产)籽,穷树兜下捡螺丝唉……”

  而且“打麻哇”常常用取笑的方式来惹人发笑。如第一段唱词中将“读书子”“秀才朗”“翰林咯子”“状元朗 ”与“梅花癞”“光啦塌”“冒头发”“喷屎癞”对比,造成强烈的反差来逗乐!另外,第二段唱词中大量运用夸张手法来讽刺“大脚婆”,其中有些粗俗的话语。但很有民间色彩!

  “打麻哇”是种很有味道的民间歌谣,但现在会唱这种词的人很少了,相信再过些时候也会渐渐消失。所以我们要尽自己的全力保留这一传统文化,不至于让它们自我消亡。

  语言需要我们说出来才具有生命力。
 奶奶教我几首歌    
  那一首首古老的歌谣,在不经时悄然传到耳边, 如一丝清泉,默默流淌......
 听听家乡戏      
  抚州采茶戏《牡丹亭 游园》,是根据东方莎士比亚的戏剧大师汤显祖(临川人)的名著《牡丹亭》改编而成
 家乡说唱艺术     
  有一种古老说唱艺术形式,它属于道情戏的一种......
 现代歌曲家乡版    
  用方言演演绎现代歌曲,是方言生存的一种较好的方式...
 临川谚语    
  勤劳智慧的临川人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创造了许多幽默而具有深刻内涵的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