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一组坚强母亲的照片
■ 在风雨中携手前行
■ 从头再来
有个女孩叫“坚强”
3月的上海
我选择坚强
战胜病魔的坚强女孩
再大的伤痛都可以忍受
一岁小孩多种疾病 管子插满全身坚强不哭
女儿边吐血边劝妈妈要坚强
儿子,坚强点
爱,让我们选择坚强
大火毁容少女坚强面对人生
花季少女患绝症 坚强乐观笑人生
脑瘫女笔耕九年写诗五百首
桑兰:火热的青春因为坚强而燃烧
生命纵然脆弱 挺起坚强的心
花样少年坚强前行
坚强的理由
坚强--生活之本
不因缺陷轻言放弃
是您教我学会坚强
品味艰辛
为报答母亲舍命相救 学会坚强
我在单亲家庭中长大 学会坚强
和妈妈一起坚强
丈夫患病无法自理 坚强妻子背丈夫上班
母亲教我学会坚强

 
与妈妈一起坚强

 

  今年春节前,妈妈在医院做了乳腺肿瘤切除手术,看着母亲被病魔折磨得寝食难安,苦不堪言的憔悴模样,看着无情的手术刀在母亲的躯体上遗留的34针长长的刀疤,看着母亲前胸右侧空荡荡的衣服,心如刀绞。

  妈妈曾用她甘甜的乳汁将我们兄妹4人含辛茹苦地抚养大,如今,我们一个个在她偌大的羽翼下长大成人,纷纷飞离了父母的温暖的鸟巢,在父母关爱的视野里单飞,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妈妈却要面对病魔的折磨,接受人生又一次生与死的考验。沉重而牵挂。

  妈妈是一位坚强乐观的女人。小时侯,当兵的爸爸工作繁忙,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妈妈一手把持,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不管经济多么拮据,母亲总是如松树,挺拔,高洁。总是把我们兄妹几人从头到脚收拾得体体面面,干干净净。童年的印象中,我的条绒衣服总是镶嵌着一道或红或黑的水边,那是姐姐穿小后妈妈精心嫁接的杰作,哥哥的白球鞋总是被妈妈一遍一遍的用粉笔涂得雪白雪白,胆小怕事的妹妹遇到生人总是躲闪到妈妈的背后,寻找庇护她的保护伞,太阳神……部队大院里亮得最早,熄得最迟的那盏橘黄色的灯,一定是我家的,灯下一定是妈妈忙碌的身影。清晨,我们一个个被妈妈收拾的青山绿水一般,然后,目送着我们踏上那条朝霞沐浴的小路,妈妈才急匆匆的赶去上班。我们的童年布满了妈妈脸上的阳光。事隔多年,当我目送自己的女儿背着书包去上学时,当女儿小小的身影在我长长的视线中游动的时候,我才真切的感受到母爱的光辉。

  随爸爸从部队转业到潍坊,爸爸妈妈同在一所中等职业学校工作。性格耿直的父亲不幸得了脑血栓,那时,我们兄妹三人正在读中学,当兵的姐姐刚复员回潍走向崭新的工作岗位,妈妈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来回穿梭在医院与学校之间,没有让我们落下一节课,没有让姐姐请一天假。妈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天塌下来有地接着,你们只管好好学习,安心工作,家里有我!妈妈是我们心目中的一棵大树。所幸的是爸爸在妈妈的细心照顾,精心调养下,很快大病痊愈,康复出院,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之中。在以后近二十年的岁月里,爸爸的病又先后反复过几回,每次都是妈妈一人陪伴左右,跑前跑后地照顾。长大成人的我们纷纷强烈要求轮流陪床,让妈妈休息,妈妈却说,老来伴,老来伴,老太侍侯老头,实在!相濡以沫的爸爸则心满意足地总是笑着说,妈妈是他的右手,左手离不开右手了!而他当年抗美援朝的英姿飒爽早已无影无踪,成了妈妈眼里永恒的风景了!

  2000年冬天,我不慎将腿扭伤,不能行走,当医院大夫说,必须做半月板切除手术时,难过极至,泪如雨下,我以为自己从此便与拐杖为伍,只能去参加残疾人运动会了呢!看看年幼的女儿,想想两鬓斑白的双亲,心情低落到了谷点。就在我即将被推进手术室的刹那,妈妈披着一身洁白雪花,气喘吁吁地赶到医院,握着我的手说,“孩子,好好配合,我们与你一起坚强。”短短的一句话,我已经哽咽无语。我与丈夫为了不让老人担心,一直瞒着双方父母,母亲是怎么知道的呢?后来才得知,妈妈看我们一周没有回家,便将电话打到家,无人接听,又将电话打到单位,无意中听说了此事,便与身体欠佳的爸爸一起顶着阴冽刺骨的寒风匆匆赶到了医院。

  手术进行的不是十分顺利,由原来计划的关节镜临时改为刀切取板,由于过分紧张加之对麻药的不良反映,我竟呼吸困难输了氧气。难熬的三个小时终于过去了,从手术室推出来,第一眼碰撞到妈妈焦急探询的目光,“妈,我没事。”妈妈抚摸着我的脸,久久地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声音颤颤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年近七旬的爸爸妈妈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在走廊上站了整整三个小时!有时,我就想,也许是爸爸妈妈的爱女之心感动了上苍,才让我幸运的没有遗留下丝毫残疾,在最短的时间里又恢复到从前活蹦乱跳的健康模样!妈妈用信念陪我走过了人生的雨季。

  自从妈妈住进医院,我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左右着妈妈的视线,结婚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心酸的发现妈妈真的老了。当妈妈进手术室时,我握着妈妈的手,就象4年前妈妈握着我的手一样,对她说,“妈妈,好好配合,我们与你一起坚强。”妈妈含笑地说,“我女儿长大了。”我知道,长大更预示着一种责任、义务和沉甸甸的爱。手术做得出奇的成功,比预想的结果好得多。从病情诊断到实施手术到目前的治疗,妈妈从未向我们诉说过点滴病痛,药物的作用有时让她整天彻夜未眠,浑身乏力,她也总是一个人默默承受,从不言语,但是,我可以从她的厌食和精神状态中感受到病的分量,却不能替妈妈分担任何痛苦,只能在温馨的五月,在母亲节来临之际,心怀感恩,装满憧憬,用文稿的形式,与妈妈一起面对兴风作浪的病痛,一起用笑凝结着信念,一起用爱支撑着坚强,并祝愿妈妈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