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一组坚强母亲的照片
■ 在风雨中携手前行
■ 从头再来
有个女孩叫“坚强”
3月的上海
我选择坚强
战胜病魔的坚强女孩
再大的伤痛都可以忍受
一岁小孩多种疾病 管子插满全身坚强不哭
女儿边吐血边劝妈妈要坚强
儿子,坚强点
爱,让我们选择坚强
大火毁容少女坚强面对人生
花季少女患绝症 坚强乐观笑人生
脑瘫女笔耕九年写诗五百首
桑兰:火热的青春因为坚强而燃烧
生命纵然脆弱 挺起坚强的心
花样少年坚强前行
坚强的理由
坚强--生活之本
不因缺陷轻言放弃
是您教我学会坚强
品味艰辛
为报答母亲舍命相救 学会坚强
我在单亲家庭中长大 学会坚强
和妈妈一起坚强
丈夫患病无法自理 坚强妻子背丈夫上班
母亲教我学会坚强

 
为报答母亲舍命相救学会坚强

 

  阅读提示:妈妈为了救慧如(化名),失去了自己的生命。那一年,妈妈31岁,慧如10岁。此后,慧如一直带着愧疚生活在世界上,将全部心血倾注在弟弟们身上。一直到30岁,才开始考虑自己的人生。如今55岁的她家庭美满,生活幸福。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妈妈能看到今天的一切。

    听一个人讲自己的过往和心事,在我,已经不陌生,但跟每一次采访不同的是,听慧如(化名)讲述的整个过程中,我的心情竟意外地无法平静下来。那种不平静又是不能用具体的言语来表达的,绵延在心底,挥之不去。

  尽管她讲述的一切发生在一个遥远的年代,她成长的环境距离我生活的环境非常遥远,但是她的语言、表情营造出的那种特别有味道的“气场”,让人不能不跟她一起流连其中,唏嘘,无语。

  “我妈为了救我,失去了她31岁的生命”

  我想找一个你这样的人说话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不会写文章,有一些憋在心里的事情,不找机会说出来,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放下。

  我想给你说的是关于我和我妈。没有她,我就没有今天。

  我是我们家的“罪人”。44年前,因为我的莽撞无知,差点丢失性命。我妈为了救我,失去了她年仅31岁的生命。

  “现在我都50多岁了,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常常会陷入一种无地自容的不安和自责中……”慧如的语速不快不慢,好像边想边说,但是她的叙述又非常有逻辑,不容易被打断,好像已经深思熟虑了很久,就等着一个契机一吐为快。

  我小时候,大家的生活都不富裕,孩子越多的人家越是这样。我家有5个孩子,我是老大,下面还有4个弟弟。我的父母在工厂上班,他们每月微薄的工资,要养活一家七口,日子的拮据可想而知。我们小时候穿的衣服、鞋子都是我妈妈自己动手做的。

  现在回想童年的事情,好像老是看见我妈忙碌的身影。特别是我和弟弟们陆续上学后,我妈几乎就没有歇息过。为了给我们凑学费,她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到青山北湖农场挖野藕回来卖。北湖离我家很远,交通也不方便。为了省钱,我妈来回都是步行,途中还得绕过一段长长的铁道线。光累不说,她还冒着挨批斗的风险。那个年代,这一切要是被人发现了,就会被扣上“投机倒把”的帽子。

  我妈当时真是特别不容易,每个星期天,天刚蒙蒙亮她就起床出门了,天黑了才挑着沉沉的担子回来。她心里承受的那种压力和委屈,我们做孩子的是很难体会的。她在我们面前从来都表现得特别坚强和无畏,她说,无论如何,她也要把我们姐弟几个培养成材。她说她希望我们都能上大学,这样,将来我们就可以有一份好前程、过上好日子。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1960年5月的那个星期天发生的事情。我妈妈像往常一样去北湖挖藕,我跟了去。下午3点多钟,我们回来的时候,走到铁路边,我看见轨道上空空的,根本没想到会有意外发生,就直接走到铁轨上。这时,一辆列车突然从我的左侧方向开了过来,我来不及躲闪,好像听到我妈从身后叫了一声:“呀,我的孩子!”她扑上来,把我抛到了一边。

  等我好半天回过神来,回头一看,我的妈妈已经血肉模糊了。我顿时就傻了,既哭不出声,也挪不动脚步。路边开始有一些好心人过来帮我,我才知道要回家把爸爸找来……

  慧如说了很多当时的细节,非常血腥惨烈,听得我的内心轰鸣不已,地动山摇。那一幕的坚决凄厉,超过很多成年人的心理接受程度,更别说孩子了。

  之后,她沉默了很久。我看见一串一串的眼泪滑过她的脸庞,无声无息。终于,她颤抖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来,擦眼泪的时候,她的手抖得厉害。她带着哭腔说:“很多事情都在我眼前,也都在我心里,好像忽然之间说不清楚了……每次一回忆起那个场面,我全身都会发抖。”

  “仿佛一夜之间,我长大了”

  妈妈走时,我最小的弟弟还是襁褓中吃奶的孩子。我也只有10岁,上小学四年级。没有了妈妈之后,我家的生活越发艰难,小弟弟被送给了别人家。我爸变得沉默寡言,我记得他好像再也没有笑过。

  我想这一切的变故都是因我造成的,我是这个家里的罪人。仿佛一夜之间,我长大了。我主动承担了照顾父亲和弟弟的责任。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可以做全家人换季的衣服和鞋子。从根本上说,我是在自责和忏悔的心境中长大的。

  妈妈活着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虽然家里不富有,但是那个家很温暖。以后的生活中,一看到牵着孩子的母亲,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妈,那些温暖而辛酸的记忆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

  记得1959年,我妈生了最小的弟弟。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到处买不到粮食。我外婆从农村带来一些豌豆,煨成汤给做月子的妈妈补身子。吃饭的时候,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孩子眼馋得不得了,围在妈妈跟前,一个接一个地问她:“妈妈,好不好吃啊?”我妈就拿着勺子把自己碗里的汤,一勺一勺地分别喂给我们。等4个孩子都尝了鲜,妈妈的碗就空了,她最后象征性地把剩下的残羹舔干净。

  慧如说这个情节的时候,我想起好几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九香》,片中宋春丽演的那个母亲,孩子很多,家里的粮食不够吃,她每天早晨都是等到孩子们上学之后,把孩子喝粥用过的碗一个一个舔干净,而且每一天她的动作都是那么满足、安然。我在想,慧如的妈妈是不是也曾这样?

  我妈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虽然她没什么文化,但是她特别有修养。她总是鼓励我们好好读书,她盼望着我们都成长为身心健康、知书达理、心地善良的人。我上小学时,成绩很好,我妈高兴得提早为我准备好了读中学用的全部行李。

  我妈去世后,我格外用功,我想完成她的心愿。可我上初中时,“文革”开始了,我被下放到恩施农村插队。1970年,我后来所在的单位到恩施招工,我才幸运地回到武汉。

  我回来不久,我爸就患胃癌去世了。我妈走后这10年,精神的折磨加上过度的劳累,很快拖垮了爸爸的身体,使他也过早地离开了我们。家里就剩下了我们4个孩子,我理所当然地成了一家之主。那几年,我除了上班,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管教弟弟们身上。现在,他们还跟我开玩笑抱怨说,那时候我怎么对他们那么严?

  我想是我害得他们失去了父母,我不能再让他们的生活有什么闪失。我是有愧于他们的,这个家里,所有我能承担的我都愿意承担。我返城之后,有很多人给我介绍男朋友,我都婉言谢绝了。

  “我不会辜负我妈,我要替她好好活”

  等弟弟们的工作都安排好,大弟弟和二弟弟都结了婚,我已经30岁了。这时才开始考虑个人问题。我惟一的要求是,对方有文化、能对我的弟弟们好。我没能实现妈妈的心愿上大学,我希望我能嫁给一个大学生。

  恢复高考第一年,我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我们结婚时,他还在大学念书。我丈夫是一个知识渊博,有责任心,并且懂得尊重女性的人。他知道我过去的磨难,对我非常体贴。他也说过要支持我上学,结果我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家里没有老人帮着带孩子,便自动打消了读书的念头。

  慧如转身拿出一沓相片,一边给我展示她和丈夫、儿子的合影,一边说:“我和丈夫结婚20多年,生活非常和睦幸福。曾经有一次我过去的同学到我家玩,跟我开玩笑说:‘你一个初中生,与研究生老公有共同语言吗?’我丈夫就替我回答:‘她比我聪明,人的素质不是上过什么学决定的。’”

  现在,我的两个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了,弟弟们也生活得很好,包括那个送给别人的小弟弟,我们找到他了,并且有了密切的往来。这两年,我们姐弟几个都买了宽敞的新房子,爱人、孩子都非常好。

  应该说,苦尽甘来,没有什么可奢求的了。可是,我心里仍然充满了遗憾和不安,要是我妈能活到现在该多好,我真希望她能看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我觉得这是我心里的一块伤疤,没有任何东西能填平。我的年纪愈大,对妈妈的思念就愈加强烈。好长时间了,我特别想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告慰我的妈妈。不是说孩子是母亲生命的延续吗?我想我不会辜负我妈,我要替她好好活。

  记者手记--继续幸福

  当我们志得意满时,常常希望会有一个人能看到。那个人,或者是已经逝去的亲人,或者是已经远离的恋人。总之,他已经不在你的生活之中,无法分享你的喜悦,看到你的成长。但是,我相信他们是一定能够感应得到的。

  人和人之间,总有一种奇妙的联系,是单纯用科学理论所无法解释的。比如,有一个讲述者曾告诉我,她做了一个金光灿烂的梦,梦里飞翔着一个可爱的小天使。第二天,她便意外捡到一个女婴。如今他们夫妇俩将孩子视同己出,孩子健康得不得了。再比如,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还有,许多恋人之间的默契与巧合。

  慧如和妈妈之间的联系,更是由血脉和情感浇铸而成。这种纽带,绝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去,就断然飞逝。所以,我相信慧如的妈妈一定可以看得到,今天在慧如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慧如不要将自责和愧疚继续放在肩上,你的妈妈是希望你幸福快乐的。现在的你,真的做得非常好,足可以告慰妈妈的在天之灵。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继续幸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