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一组坚强母亲的照片
■ 在风雨中携手前行
■ 从头再来
有个女孩叫“坚强”
3月的上海
我选择坚强
战胜病魔的坚强女孩
再大的伤痛都可以忍受
一岁小孩多种疾病 管子插满全身坚强不哭
女儿边吐血边劝妈妈要坚强
儿子,坚强点
爱,让我们选择坚强
大火毁容少女坚强面对人生
花季少女患绝症 坚强乐观笑人生
脑瘫女笔耕九年写诗五百首
桑兰:火热的青春因为坚强而燃烧
生命纵然脆弱 挺起坚强的心
花样少年坚强前行
坚强的理由
坚强--生活之本
不因缺陷轻言放弃
是您教我学会坚强
品味艰辛
为报答母亲舍命相救 学会坚强
我在单亲家庭中长大 学会坚强
和妈妈一起坚强
丈夫患病无法自理 坚强妻子背丈夫上班
母亲教我学会坚强

 
坚强的理由

 

  曾经有一位女孩,因相貌丑陋而被应聘单位千百次拒之门外,她不由从心底里发出呐喊:“给我美丽,我愿以一辈子的工作作为交换条件。”相貌丑陋尚且如此,那如果惨遭毁容、肢体不全呢?自杀,报复社会,抑或自暴自弃度过一生?

  在日前浙大城市学院举办的大学生服务日上,记者碰到了一位正在售卖自制风筝的中年妇女,她叫李雪萍,因意外导致脸容烧毁、双指烧断。人生之路,她走得很艰难,但走得更坚强。

  坎坷经历

  李雪萍,1955年出生于杭州,出生时,因为是家中最小的孩子而倍受宠爱。但五岁时,母亲烘衣不慎导致大火,夺去了她的容貌和手指,从此,她成了家庭的累赘。父母因为家里经济困难而不让她读书,她吵着闹着,终于在11岁时上了小学。同学看到她几乎都只说一句话:“真是太难看、太恶心了。”她只好躲在角落里暗自流泪,虽然也有老师鼓励他,邻居关心她,但多数的人都躲她,骂她,有人甚至对她的母亲说:“这样的女儿养来干什么,出嫁就算了。”

这样恶劣的环境只能造就两种人,强者抑或是弱者。

  拜师学艺

  李雪萍选择了前者,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站起来。即使头抬不起来,脚也要走下去,于是她开始卖报纸、卖凳子、卖花盆、卖自制的娃娃等,以维持生计。

  1997年,她终于找到了一份相对较好的工作――卖自制风筝。

  收她为徒的杭州马市街风筝艺人华锐柄老人对记者说,自己当时正在空地上试放风筝,李雪萍过来突然就跪倒在了他的面前,说:“师傅,我要拜你为师。”华老看到她的容貌时吓了一跳,李雪萍坦率地说:“你不要怕,我只想学风筝手艺。”华老见她双手没有手指,觉得她做风筝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于是对她说,我还是送你一只风筝吧。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都劝她放弃这个想法。但李跪地不起。华老就让她试着写下自己的名字,只见她用手掌从包里夹出一张废报纸,夹起笔很快地将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字很漂亮。华老由此觉得她会是个人才。于是跟她约定,按他手上风筝的样式做一个风筝,下星期天带着风筝到这块空地来找他。如能做到,他就收她为徒。

  华老原以为李会知难而退,没想到星期天李很早就在老地方等他,手里拿着做好的三个风筝,风筝虽然做工有些粗糙,但可以放飞,特别是风筝上的图案画得很好。对于一个没有手指的人来说,能做出这样的风筝,还是让华老心存疑惑,最令他想不通的是――没有手指,如何打结?于是,华老让她现场再演示一遍,只见李夹出自备的剪刀、线,忙活了起来。快完工的时候,她用嘴咬着线,双掌夹着镊子,熟练地打了一个结。华老因此欣然收她为徒。说这话时,有一个正在放风筝的同学,因为风筝线断了,自己不会打结,请华老帮忙。不知怎的,记者的眼前就浮现出李雪萍双掌夹着镊子,熟练打结的情景。

  学会制作风筝后,每逢放飞季节,李雪萍就会到西湖边以及各个高校设摊售卖,(平时主要是卖报),风筝制作精美,价格低廉,很受顾客欢迎。虽然经历过一次不成功的婚姻,虽然还未完全得到社会的认可,她还是靠着双手,养活了自己和儿子(儿子目前正在念大学)。

  坚强的理由

  李雪萍说,如果认为她一直非常坚强,那是骗人的。她自杀过三次,三次都被别人从鬼门关救了回来。现在,她不再有轻生的念头。小时候活下来是因为有老师的支持,同学的鼓励,邻居的热心帮助。现在则是因为社会上有很多热心人的关心和儿子的爱。她说,她若死了,就对不起关心她的人,因此她把制作的风筝称为“爱心风筝”。

  得知大学校园中的自杀率普遍偏高,她表示不理解。她认为,读大学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成为天之骄子应该觉得非常骄傲,为什么要去自杀呢?她认为那些自杀的学生只看到了生活中消极的一面,而她自己,正是发现着生活中积极的、开心的一面,凭着执着的信念生存下来的。她还说她能生存下来的另一个原因,是她敢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敢于爆发,敢于发泄,等心情平静后,再来分析是非对错。

  对于马加爵,她表现出常人少有的同情,她说她能理解他的痛苦。在农村长大的人进入城市,特别能理解寂寞的含义。他们普遍存在这样的想法;在同样的国家里,同样是人,为什么你们这么富,而我这么穷,这种想法很容易导致走上极端。如果马能说出心中的不满,如果周围的人如果能多关心他一点,悲剧应该能够避免。李雪萍建议在高校中建立沟通小组,因为弱势群体更需要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寻求大家的理解和帮助。

   后记:看着手中图案新颖、制作精美的小蜜峰风筝,看着眼前这位脸容烧毁、手指全无的阿姨,记者开始明白“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可笑之处。我们在学习上、生活上到底有多少困难呢?许多人轻言放弃人生,这样的举动在李雪萍的经历面前,难道不是一种可笑而幼稚的举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