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一组坚强母亲的照片
■ 在风雨中携手前行
■ 从头再来
有个女孩叫“坚强”
3月的上海
我选择坚强
战胜病魔的坚强女孩
再大的伤痛都可以忍受
一岁小孩多种疾病 管子插满全身坚强不哭
女儿边吐血边劝妈妈要坚强
儿子,坚强点
爱,让我们选择坚强
大火毁容少女坚强面对人生
花季少女患绝症 坚强乐观笑人生
脑瘫女笔耕九年写诗五百首
桑兰:火热的青春因为坚强而燃烧
生命纵然脆弱 挺起坚强的心
花样少年坚强前行
坚强的理由
坚强--生活之本
不因缺陷轻言放弃
是您教我学会坚强
品味艰辛
为报答母亲舍命相救 学会坚强
我在单亲家庭中长大 学会坚强
和妈妈一起坚强
丈夫患病无法自理 坚强妻子背丈夫上班
母亲教我学会坚强

 
女儿边吐血边劝妈妈要坚强

 


母亲焦急地盼望女儿早日康复


王梦佳在医院接受治疗


病中,母女俩靠纸笔相互鼓励

  “妈,我想摸摸您,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这样摸您了。我对不起您,得了这个病拖累您了;您一个人拉扯我这么大,我多想考上大学,以后好好报答您,让您过上好日子啊……您一定要好好生活,要坚强……”

  说话时,她又开始不停地吐血……

  “我这病就是好了也要一辈子吃药,花这么多钱,我妈一个人负担太重了。要是不好,哪天我走了,我妈为我欠了这么多债,她一个人可怎么还啊。医生,我不想吃药了,把这点钱留给我妈吧,我不能再拖累她了。”

  妈妈

  “我想用自己的一个肾换取女儿的肝脏用药,等以后老了还可以把自己的所有器官都卖了来换女儿的药费,就是卖房卖血,也要让女儿平安……”

  “我们就像朋友一样无话不谈,从来没有代沟,虽然她没有父亲了,但是我要给她母爱,也要给她父爱。我们娘俩谁也离不开谁,她就是我所有的希望,是我的家。”

  本报北京消息 在北京军区总医院的急救室门口,记者透过玻璃看到王梦佳的母亲谷老师戴着口罩正忙着为梦佳倒水。躺在病床上的王梦佳像一朵柔弱的百合花,单薄而且苍白,只有发间的淡粉色发卡是唯一鲜亮的颜色。

  {突来急病}

  怕妈妈知道病情受不了

  据《北京娱乐信报》报道,谷老师告诉记者,梦佳的身体一直很好,从没得过病,就连感冒都不用吃药,几天就扛过去了。

  可谁也没想到,2004年12月18日下午,正在上课的梦佳突然感觉恶心,一直以为是自己肠胃不好的她拿了个塑料袋到厕所去吐,可一阵反胃后却“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堆血块儿,虽然用袋子接着,可鲜血还是溅到了水池里和衣服上。

  她知道老师和同学都在上课,就没有惊动他们,只是连忙捧着一袋子血往医院走。

  从学校到医院只有5分钟的路程,而梦佳却走了20多分钟才到。

  梦佳到医院后,还不忘叮嘱医生:“别让我妈知道我吐血的事,我不想让她担心。我们家就我们母女俩,她会受不了的。”谷老师说,梦佳的病在密云医治一段时间后因病情紧急,医院不敢耽误,去年12月29日,把梦佳转到了北京军区总医院。

  经过内科、外科、药理科等10多位专家联合会诊,确诊为肝硬化晚期。随后,梦佳被转入肝胆外科,准备实施肝移植手术。

  {鼓励妈妈}

  边吐血边劝妈妈要坚强2005年1月14日,梦佳知道自己当天就要做手术了,她一直用瘦弱的双手摸着妈妈的脸、眼睛和头发,说:“妈,我想摸摸您,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这样摸您了。我对不起您,得了这个病拖累您了;您一个人拉扯我这么大,我多想考上大学,以后好好报答您,让您过上好日子啊……您一定要好好生活,要坚强……”

  说话时,她又开始不停地吐血……

  {奇迹出现}

  手术成功冲破三道禁区

  就在梦佳准备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一是梦佳的消化道又开始出血,这将给手术带来极大风险;二是她开始来月经,血量较多,这是手术的禁忌症,因为此时的凝血机制最差;三是梦佳对激素过敏,而手术中必须使用激素抗炎、脱敏。医生称,梦佳当时已闯入了手术的三个禁区。

  针对手术难题,主刀医师带领3名医生,一丝不苟进行操作,6个多小时后,手术冲破三道禁区,获得成功,创造了肝移植手术史上的奇迹。梦佳得救了!

  {看护女儿}

  妈妈医院里从来没睡过床

  梦佳回到病房后,谷老师就没怎么睡过觉,总要盯着她换药,怕她哪里不舒服,就想一直守着女儿。除非是实在扛不住了,看她睡熟了,才敢靠在床边眯一会儿。“我的身体是吃不消了,可是我得扛着,我总怕一睡着了,一下子就看不到她了,我不放心。”

  记者看到,梦佳的病床边还有一张床,可上边堆满了被子和梦佳的用品,谷老师说,她从来没睡过床,“不敢睡,怕在床上睡熟了,孩子有什么动静不知道。”

  {高额药费}

  妈妈想卖肾救女

  梦佳九死一生,在跨越“生死门”之后醒来了,可谷老师的心情依然沉重。这场病的医疗费用高达30多万元,她已经向亲戚、朋友们借了20多万,但还欠着医院几万元的费用。

  “我2001年就内退了,现在每个月2000块钱,可今后,一年就需要5万块钱的抗排异药,就是不吃不喝也不够啊。”而为了给梦佳补身体,母亲给她买了80元一瓶的蛋白粉,一瓶能吃三天;还买了水果、酸奶。而她自己为了省钱,一天只吃一顿饭,忙起来连一顿饭也顾不上,只吃点咸菜、馒头。梦佳刚做完手术时,她两天只喝了一碗粥。

  记者向医生了解到,梦佳目前是在急性排异期,每天除了保肝、利胆的药,光是抗排异药就要吃三种,20多粒,最贵的一种一粒大约40元,梦佳现在每天的药费就要近千元。而抗排异药是要终身服用的,只是在一段时间后可以减少药量。

  医院已经尽可能地减免了梦佳的一些费用,可对于今后的药费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医生张东告诉记者,梦佳知道母亲的难处,常常哭着跟医生说:“我这病就是好了也要一辈子吃药,花这么多钱,我妈一个人负担太重了。要是不好,哪天我走了,我妈为我欠了这么多债,她一个人可怎么还啊。医生,我不想吃药了,把这点钱留给我妈吧,我不能再拖累她了。”医生说,如果梦佳现在断药,那手术就白做了,之前做的一切也都前功尽弃了。

  眼看着目前就有断药的危险,女儿获得的第二次生命再次面临夭折的险境,谷老师的泪水几度充满眼眶。谷老师说:“我想用自己的一个肾换取女儿的肝脏用药,等以后老了还可以把自己的所有器官都卖了来换女儿的药费,就是卖房卖血,也要让女儿平安……”

  {相依为命}

  女儿就是我的家

  19岁的梦佳在北京市示范中学密云二中读高三。她的班主任杨波老师说:“王梦佳勤奋友善,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曾荣获过密云十佳少年、北京市三好学生、优秀班长、优秀团支书等多项荣誉称号。”

  梦佳8岁时,父亲因再生障碍性贫血病逝,从此她就和在乡村小学当教师的母亲相依为命。“梦佳特别懂事,还没上学的时候,她爸爸住院,没人看她,我就带着她上班,哪个同事有空就帮我看看她,她也从来不闹,那时候在山里小学上班,每天要走十几里路。”

  谷老师说,梦佳虽然从小没了父亲,但并不像一些单亲家庭的孩子那样孤僻,相反,梦佳很善良,经常帮助别人,性格又活泼开朗,同学和老师都很喜欢她。当年是超过录取分数线好几十分考上重点中学的。“我们就像朋友一样无话不谈,从来没有代沟,虽然她没有父亲了,但是我要给她母爱,也要给她父爱。我们娘俩谁也离不开谁,她就是我所有的希望,是我的家。”

  {盼望康复}

  想和妈妈一起包饺子过年

  谷老师说,梦佳这几天一直吵着想早点回学校上学,要赶快把耽误的课程补上,考上重点大学。以后要回报社会,回报关心她的人。手术之后,梦佳大部分都是躺在床上看着吊瓶或天花板打发时间的。每天只有一两个小时不输液,这时候她就会在母亲的搀扶下在屋子里走走,几乎每天她都会说:“妈,城里的春节热闹吗?我病好了就能回学校上学了,能和你一起包饺子过年……”

  有个心愿

  想问羽·泉:怎样“爱自己”

  梦佳和所有的花季女孩一样喜欢音乐,喜欢歌声。在病房里伤心流泪的时候,她不敢叫母亲看见,总是躺在床上默默地听着羽·泉的《爱自己》:“经历着一些必经的经历只有靠自己\才能回答一些生命中的难题……爱自己\因为这个世界爱最了不起……”这首歌是她的精神寄托。

  她告诉记者,歌中有一种生命的力量,教人即使遭遇挫折也不要放弃,要给自己信心,要努力争取,爱自己就是爱大家,爱亲人。

  她说,她一直都想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好好孝敬妈妈,但突发的这场病让她有点不知所措。病好了也要吃一辈子药,花那么多钱,万一哪天走了,剩下妈妈一个人怎么办?她说很想见见羽·泉,想听听他们的歌,想从歌中找到希望和力量,还想亲自问问他们,要怎样“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