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一组坚强母亲的照片
■ 在风雨中携手前行
■ 从头再来
有个女孩叫“坚强”
3月的上海
我选择坚强
战胜病魔的坚强女孩
再大的伤痛都可以忍受
一岁小孩多种疾病 管子插满全身坚强不哭
女儿边吐血边劝妈妈要坚强
儿子,坚强点
爱,让我们选择坚强
大火毁容少女坚强面对人生
花季少女患绝症 坚强乐观笑人生
脑瘫女笔耕九年写诗五百首
桑兰:火热的青春因为坚强而燃烧
生命纵然脆弱 挺起坚强的心
花样少年坚强前行
坚强的理由
坚强--生活之本
不因缺陷轻言放弃
是您教我学会坚强
品味艰辛
为报答母亲舍命相救 学会坚强
我在单亲家庭中长大 学会坚强
和妈妈一起坚强
丈夫患病无法自理 坚强妻子背丈夫上班
母亲教我学会坚强

 
10龄童车祸中双腿严重受伤 截肢男孩笑对人生

 


  在第六人民医院骨科病房77号床位上,躺着一位10岁的小男孩,他叫徐浩,江西上饶人,上小学四年级。2004年11月,在一次严重车祸中,他的两条腿被严重压伤。被送到上海来时,这幼小的生命已经奄奄一息,经过四次手术后,他失去了一条腿,保住了一条腿。这样一个只有10岁的孩子,却表现出超出同龄人的乐观和成熟。

  见到小浩浩的时候,他正躺在病床上,板寸头,圆圆的略显红润的小脸,两手交叉放在后脑勺上,一副“小老介”的样子,两只大眼睛骨碌碌地四处张望,还不时地朝着同室的病友们做鬼脸,天真无邪。从浩浩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已经失去左腿,右腿也血肉模糊的孩子。

  坚强:忍痛时拉掉头发

  从截肢到现在一个半月了,每天,浩浩最害怕的就是医生来帮他换纱布,因为纱布和肉粘在一起,当撕下来的时候,疼得钻心。宋医生是浩浩的床位医生,手术和每天的观察都是他进行的。他告诉记者:“我每天来换纱布的时候,他眼睛都红红的。我知道那非常的痛,可是我告诉他,如果他一哭,腿上的血管很可能就会爆裂,他马上回答:‘来吧,我不哭。’于是每当我撕纱布的时候,他都咬紧毛巾,还用小手使劲地抓头发,以致现在他的头顶上一块都秃了,都是因为他要忍痛时生生拉掉的。”每次换完纱布,浩浩都痛得满身是汗,红着眼跟医生说:“宋医生,我其实最害怕的就是你。”然后不忘礼貌地说声谢谢。

  “那种疼痛,就连成年人也忍受不了,这孩子竟然忍住不哭,就因为这一点,我们病房里的四五十岁的人都叫他‘老大’,佩服这小子。”一位东北的病友告诉记者。

  乐观:养金鱼安慰母亲

  浩浩是病房里最重的病号,可是他也是病房里的开心果。他告诉记者:“我不怕,以后医学发达了,我的腿会没事的。”一个只有10岁的孩子能有这样的态度让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

  在病床上的时间躺久了,小浩浩看到的惟一景象就是眼前窗外的一些大树,为此,他常常拿着镜子照自己身后窗外的汽车。为了让他不至于这么无聊,护士们送了他两条小金鱼,于是,他就每天和这两条金鱼做伴,可是过了两天,其中一条金鱼不行了。他挥着双手大叫:“快来帮金鱼接呼吸机,快来帮金鱼换药,快来救它。”当即让大家笑得不行。

  在浩浩住院期间,妈妈痛心疾首,每天以泪洗面,病友们告诉记者:“妈妈看着孩子就要哭,这么小的孩子就碰到这样的事,以后怎么办,他怎么学习、怎么工作、怎么生活。有时候看着她伤心的样子,我们心里也不是滋味。”孩子很懂事,只要妈妈一哭,他就会抱着妈妈的头,用手摸着妈妈的脸,轻声说:“妈妈,你不要哭了,我没事的,会好起来的。”就连自己高烧39℃的时候也是如此。

  现实:极其沉重的经济负担

  像浩浩这样的病,一般家庭根本承担不起。听浩浩的父亲说,在上饶的一次手术加上上海的四次手术以及日常的一些医药费,他们一共花了10多万元,家里的房子已经卖掉了,还向亲戚借了好几万,但这些只是杯水车薪。

  病友们经常援助他,在他的床头,玩具、书、奶粉、薯条堆了一大堆,都是病友们送的。邻床病友的老总来探病时,了解情况后当即拿出几百元给了他们,并且说以后还将每个月援助他们一定的生活费。“他们还不时援助我们,这才让我们支撑到现在。”夫妻俩在医院打了两个月的地铺,能给孩子的营养也就是一只鸡、一碗红枣汤而已。

  宋医生也经常暗地里帮助孩子,每次换药所需的费用都是宋医生出的,护士们也经常出钱帮孩子买药,而这些,徐先生一家可能都还不知道。

  宋医生告诉记者,孩子的右腿还需要三到四次手术,要将背上的皮瓣植到小腿上,可是现在孩子还小,这小小的皮瓣根本不能填补那巨大的伤口,还需要过一段时间再说。还有日后假肢的费用,都让这一家难以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