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民工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给妈妈洗脚,母女哭成一团
无尽的感激
心怀感激
知晓父母辛苦 感激父母恩情
大一新生算每天花费感受父母艰辛
生活艰辛 7年只吃咸菜
学会感激
拾破烂找亲人
千言万语感激难尽
希拉克亲自致电感激救命恩人
父母三载艰辛唤回浪子
亲情作业感动母亲
大学生打工孝敬父母
实话实说感恩心
我最感激的好老师
心存感激
感激生活
不要吝啬你的感激
懂得感激 生命的美丽
抚宁一患者感激不尽
心存感激-友情篇
感激别人 受益一生
在爱中学会感激
关爱与感激
一个普通果农的感激
感激
 
心存感激

 

  妻子待产在一家乡村医院里,几个钟头过去了,临盆的婴儿就是不肯轻易露面,一个我极不愿听到的声音还是从医生焦虑的喉咙里迸了出来:必须立即转送市医院,否则,大人小孩都有危险!

  夜是如此黑暗漫长,荒僻的村镇一切都隐没在阴霾之中,寂静得让人毛骨悚然。大寒之后天气奇冷,雨雪更是连绵不断,谁也不愿意夜里出车。求遍了所有我知道的车主之门,不是被婉言谢绝,就是说有特殊情况。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妻儿的生命在一步一步滑向危险的深渊。我一筹莫展,欲哭无泪。

  拦截夜车吧,朋友安慰我说。山区的公路上偶尔也有几辆夜行的车辆驶过,但今夜特别冷,又开始下起了雨加雪,时间又已迫近凌晨,希望真的很渺茫。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木然地跟在朋友后面眼巴巴的盯着那条白带似的惟一通往市区的公路,浑身像包裹在冰窖里一样,发麻发僵,思维停止了,血液凝固了,只有心脏还在突突的跳着,仿佛自己还是个活物。

  妻子有气无力的痛苦呻吟声像天空炸开的惊雷,震得我脑仁发痛,那细若游丝的声波,犹如一柄柄锐利的尖刀,刀刀扎在我滴血的心尖上,我几欲跌倒晕厥,全赖朋友扶持我才勉强支撑。也不知过了多久,才隐隐约约看到一点车灯的微光在黑魆魆的山那边晃动起来,那是开往市区的第一趟班车到了。按照以往的惯例,肯定是挤得满满的,不会有一个空位。即使司机开恩让你搭车,那车内也很难有立足之隙,临产垂危的妻子无论如何也是无处安身的。我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生怕汽车会无情的抛弃我这个可怜的求助者,我和朋友抢步拦在马路中央拼命的呐喊招手,被逼无奈的汽车极不情愿的减速停了下来。车内涌起的叫骂声一下子打破了黎明前的宁静,惊扰的附近农舍里群犬跟着狂吠起来。我什么也听不清,拼死力抱起妻子冲向车门,无奈人太多,怎么也挤不进去。乘早赶市的山里人箩筐布袋将车门堵得水泄不通,别说俩个大人,就连只小猫也很难钻进去。我脚一软双膝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坚硬的冰渣上,眼泪像溃堤的洪水一样倾泻而出。此时此刻,我早已没有了任何尊严,扯着嗓子狂喊起来,嘶哑的嗓音震住了车内嘈杂的叫喊声,连正在跟朋友怒目相对的司机也安静了下来。车厢里凝固了片刻之后,便有人伸出手来将妻子从我身上托起来抬进车内。司机将坐在副坐上的人一把推出车门,将我和妻子安置在这仅有的空间里,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向车内大喊:难产孕妇需要急救,前面我不再停车了,中途有要下车的,请改乘下一班,车票全退。

  妻子大概已经晕过去了,什么声息也没有了。我心里像烈火烘烤一样,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到城里去,拼命的催促司机加速开车。司机将车速开到极限,天黑路滑,十分危险。面对我的狂躁,他没有生气,非常冷静,车轮飞转,车身却相当平稳。好心的司机一直将汽车开进了市医院。

  当我得知妻子已无危险,女儿已平安降生时,才想起要去向那救命的司机道谢,可是,那救命的司机和汽车却早已不知去向了。我一路上竟然没有看清司机的脸相,也没有看清车上任何一个人,只隐隐约约感觉到那是一辆又旧又破的大客车,司机嗓音洪亮,应该是条壮汉。

  十几年过去了,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女儿和柔美娴静的妻子,心里总有股恍若隔世的感慨。天天和漂亮的女儿美丽的妻子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觉得天地间的每一缕阳光,每一丝清风都是那么美妙,充满着诗情画意,再稀松平常的日子也是那样有滋有味,令人陶醉。在我心里除了幸运就是感激,日出日落,上班下班,锅碗瓢盆,一切的一切,都是上苍特别的恩赐,除了谢天谢地,还有什么理由牢骚满腹,怨天尤人呢?

  心存感激,热爱每一天,这就是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