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民工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给妈妈洗脚,母女哭成一团
无尽的感激
心怀感激
知晓父母辛苦 感激父母恩情
大一新生算每天花费感受父母艰辛
生活艰辛 7年只吃咸菜
学会感激
拾破烂找亲人
千言万语感激难尽
希拉克亲自致电感激救命恩人
父母三载艰辛唤回浪子
亲情作业感动母亲
大学生打工孝敬父母
实话实说感恩心
我最感激的好老师
心存感激
感激生活
不要吝啬你的感激
懂得感激 生命的美丽
抚宁一患者感激不尽
心存感激-友情篇
感激别人 受益一生
在爱中学会感激
关爱与感激
一个普通果农的感激
感激
 
实话实说感恩心

 


  正在工地上搬石头的民工黄自海是个“下力”的人,孩子刚读大学一年级。因为女儿很懂事从不多要父母一分钱,每个月300元钱的生活费她还能省出一些,或是到外面去给别人当家教,假期回家,女儿总会用节约的钱给父母买点糕点什么的。他觉得女儿是世界上最最好的,他真心希望所有的大学生多疼爱父母一些。

  孩子算账父母欣慰

  一位从巴南赶到重庆工商大学为女儿送鸡汤的母亲牟亚玲看到本报的此篇报道后很是感动:“孩子能在算账中算出亲情,当父母的也就看到了希望,其实父母不图儿女回报什么,只希望他们能够健康成长,在大学里多学点东西,就是父母最大的快乐!”她说,她的女儿现在正在准备考研,回家的时间少了,她怕女儿学习耽误了身体,就熬了鸡汤给孩子补补。不久前,读金融专业的女儿突然打电话回家和她聊起了天。女儿说:“妈妈,以前总想到考好点,以为学习好了,爸爸妈妈就高兴,现在我才发现,其实读书是为了自己,为了以后能有更好的生活,真的感谢你们,没有爸爸妈妈哪有我的今天呀!”

  家住巴南区的李女士:让全市的大学生都来算算这笔亲情账。她说,自己的儿子正在读大二,回家就是一个目的———要钱,钱一到手他就走人,让父母很伤心。有时想和儿子谈谈心,聊聊天,谁知他一转头就走开,根本不理会家长。李女士说,这笔账让学生哭了,说明这些学生已经意识到父母抚养他们是多么的不容易,因此,社会应该从体谅父母、感激父母入手,重新塑造大学生的品性和素质,让全市所有的高校学生都来算一算亲情账。

  重庆工商大学大一学生黄萍:作为一名来自农村贫困家庭的大学生,我很清楚父亲的每一分钱都来得不易。父亲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我不要乱花钱。我在大学里的生活很好,可是家里的生活却很苦。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让父母太操心,不要因为乱花钱而让父母吃更大的苦头,我觉得这就是对父母很好的孝敬,很好的感恩。其实,父母对我们的要求无非是能好好做人、有上进心,将来有出息,能做到这些已经是对他们的最好报恩。

  昨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生在采访中表示,对大多数大学生来说,报道中提到的情况并不存在,不要轻易给广大的大学生戴上“帽子”。

  他说:“我承认,进入大学后,朋友一多,事情一多,社交活动一多,更重要的是,我还要花很多时间去谈恋爱,于是,离父母好像就疏远了,很多时候还把他们抛在了脑后。不写信(因为嫌麻烦),很少打电话(说来说去就那两句话,没劲),但是,这些能够成为‘攻击’我不知感恩的理由吗?每次打电话向家里要钱,我也难以启齿;收到汇款后,我也心情沉重。这说明我很清楚,我对父母的亲情是怎么也割舍不了的。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对父母的这份愧疚和埋藏在心底的爱,使我不敢虚度光阴。”

  “大学寝室的卧谈会我们很少谈到父母,但有一天晚上例外,不知是谁开的头,九张嘴像被撩拨了起来似的,对父母关闭已久的感情闸门一下打开了。我记得那次一直谈到很晚,很动情,说了父母的很多好处、很多苦处,还有自己的好多不是。”

  “我想,十三四岁的少年有着青春叛逆期,二十来岁的大学生就不会有第二次青春叛逆吗?暂时的疏远父母,难道不是一直被父母‘罩’着的我们对有了更广阔的生活空间后的正常反应,是我们成长必经的阶段?”

  “虽然很少写信,很少打电话,很少向父母嘘寒问暖,但我们在内心从来没有忽视父母。不要轻易给我们戴上‘不知感恩’的大帽子!”

  市教委办公室副主任黎永宪认为,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大学生“善于思考,自主性较强,懂得捍卫自己的权利,富有维权意识,而且在处理人际关系时,开始懂得遵守游戏规则”。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非常体谅父母的,比如“他们注意节约,认为父母的钱不能乱花”。有些大学生在被学习、人际关系和恋爱苦闷等问题困扰时,不和父母交流,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报喜不报忧,免得父母担心;二是认为父母不能理解。

  他说,父母要了解,孩子很少和你联系,可能是不懂或者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他建议,父母、大学和社会要一起努力,给青年学生补上缺失的情感教育课程。父母如果想要孩子和自己更多联系,要作正面引导,可以告诉孩子“如果你多打几个电话回来,我们会很高兴”。如果父母还能够真诚、体贴地与孩子交流成长的经验,向孩子提供自己的生活智慧而不是教训或者指导,那么,也会增加孩子与自己交流的可能性。

  同时,从青年学生的角度看,家长、学校和社会都有责任让他们知道,他们需要独立思考的空间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他们在思考中懂得利用父母的智慧资源,懂得听取父母的经验和教训,他们在走自己的路的时候就可能少走很多弯路。

  重庆大学团委书记杨成云:华中科技大学曾给学生布置一个作业:回家给父母洗脚,让学生在给父母洗脚的过程中体味亲情,这也可谓是用心良苦吧。人人都会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是,现在有不少大学生不会体谅父母。家境好的孩子可能不知道父母的艰辛,家境不好的可能还会在对比中嫌弃父母。

  每个家庭都有不如意的地方,但不管条件如何,父母对孩子的拳拳之心,都是最真挚、最无私的,从不求回报,但对于孩子来说,父母历尽艰辛将自己养大,不可不常怀感恩之情。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一个不懂得体谅父母的人是可耻的,一个不会爱父母的人是可悲的,这样的人,是不会也不应该赢得社会尊敬的。

  朱自清先生笔下父亲的背影,让多少人潸然泪下。对于朱自清来说,这是一个遗憾的回忆,如果把握不住今天,以后纵有再多的深情,也难以弥补父母失落的缺憾。感谢父母、体谅父母吧,赠人玫瑰之后,历久犹有余香,而反哺于父母的一滴深情的泪珠,对父母来说,都可能是一个满足的世界。

  团市委学校部副部长张艳: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应该只是教孩子努力学习文化知识,更要教导孩子如何做人,而孝敬父母则应该是学做人的第一步。

  在社会现实中,许多父母往往只盯着孩子的学习,一切围着智能转,学音乐,学画画,学下棋,学奥数,就是想不起教育孩子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他们大概以为,只要自己对孩子好,孩子在懂事之后就会对父母好。殊不知习惯成自然。一旦孩子认为父母的奉献理所应当,稍有差池,反会引来怨恨。

  所谓“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从汉代中后期开始便有了“举孝廉”的制度,即由地方官将本辖区内的以孝闻名者推荐给朝廷,经考查属实后便可步入仕途。算起来,这种制度要比科举考试的历史还悠久得多呢。可以说,孝顺之道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历史发展到今天,“孝”似乎在人们的道德意识里变得愈来愈淡漠了。难怪有些做父母的总是想不起来教孩子孝顺,或许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该孝顺自己的父母。

  为此,张艳提醒天下所有做父母者:言传身教,从小处着眼,谨防养出“白眼狼”。

  重庆师范大学学生处处长龚德才:对孩子进行感恩教育,最好还是从幼儿园、小学阶段开始。通过潜移默化的长期教育,让孩子们常怀感激之心,对生活充满爱心,感谢父母的栽培和教导。只有这样,才能取得较好的教育效果。等孩子上了大学,已经长大成人,人生观、价值观基本成型,这时才设“高校感恩节”之类进行感恩教育,容易引起他们的反感,效果并不理想。深圳市一些小学在暑假中开展为父母洗次脚等活动,我看这就是很好的感恩教育,关键是要长期坚持下去,才能栽良花,结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