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民工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给妈妈洗脚,母女哭成一团
无尽的感激
心怀感激
知晓父母辛苦 感激父母恩情
大一新生算每天花费感受父母艰辛
生活艰辛 7年只吃咸菜
学会感激
拾破烂找亲人
千言万语感激难尽
希拉克亲自致电感激救命恩人
父母三载艰辛唤回浪子
亲情作业感动母亲
大学生打工孝敬父母
实话实说感恩心
我最感激的好老师
心存感激
感激生活
不要吝啬你的感激
懂得感激 生命的美丽
抚宁一患者感激不尽
心存感激-友情篇
感激别人 受益一生
在爱中学会感激
关爱与感激
一个普通果农的感激
感激
 
大一新生算每天花费 感受父母艰辛

 

  工商大学2004级的韩丹同学为激励自己好好读书,一直把母亲写给她的信放在书桌前。 

 

  每年迎接完大一的新生,重庆工商大学就会给到校上课的大一新生们上一堂生动的“算账课”。算什么账?算大学四年每个学生得花家里多少钱。老师会让新生们填一张《人才资本投资效益分析表》,里面有学费、生活费、手机费等名目繁多的开支,学生根据此表填写自己每月在各项上的实际消费数,最后合计、平均,看自己一个月下来到底要花多少钱。这不过是第一步。

  第二步则让学生们根据算出来的四年大学的总消费,算他们需要多少年才能回报家庭和社会。第三步,学生们需将算账得出的结果和心得写信告诉自己的父母,并向父母询问他们在家每日的生活开销。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每位大学生粗略一算:一年要花费家里1万多元钱,有的甚至高达2~3万元钱,这些此前大手大脚一副无所谓摸样的学生禁不住失声痛哭,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一天几十上百元的花销,是父母十几天甚至几十天的生活费。“算账”使这些象牙塔里的学子们受到了强烈震撼……

算账方知花销大

  重庆工商大学丹尼国际学院的一年级新生韩丹不久前就按照学校印制的《学习投资效益分析简表》,认真地给自己算了这笔大学账。

  首先是每年的学费(包括书本费和寝室费)9000元;然后是每月生活费600元,每年按10个有效的学习月份计算,就计是6000元;手机费每月100元,每年按10个月计算,总计是1000元;加上其他的花费,算800元,每年就是16800元,四年大学读完总共得花67200元钱。如果每年按10个有效的学习月计算,每月按22个有效学习日计算,每个学习日平均用钱为76.4元。小丹在重庆读书,每天花掉了父母76.4元钱。第一步完成后,小丹开始计算她要多少年可以回报父母。

  按照她的理想,毕业工作后,她的工资应为2000元,除去自己的花费,每月交给父母500元。这意味着,光是读大学的费用,小丹就要用11年的时间才能还完父母的支出。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小丹说,自己算下来,大学四年居然要花掉家里6万多元!“想想自己每天干的事情,逛街、逃课,而父母却忙着工作,他们还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送我读书。”说到这里,小丹眼眶红了,“算完账的那一刻,我心如刀绞!”

写信方知父母省

  这笔回报账算完之后,初上大学的学子们明白了,父母的养育之恩一辈子也难以回报。大家纷纷给自己的父母写信。信中,孩子们一再表示要努力学习,节省开支,回报父母。

  韩丹就在给父母的信里写道:最近我粗算了自己大学四年需要的花销,不算这笔账我还不知道,一算自己也吓了一跳,我进入大学后的四年将要花费你们6万多元钱,平均每天70多元,每天的这几十元钱是家里好几天的生活费啊!……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在人生路上走了一程又一程,现在女儿我上大学了,你们也快要熬出头了,你们的爱我今生难以回报,但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养育之恩,一定做一个有用的人。在此,谨用我最真诚、最纯洁的心,祝愿你们二老健康、长寿。

  记者从学生处了解到,除了表达自己的奋进之心,学生们还在给父母的信里询问了自己父母在家里的花销。

  父母们自然很快给孩子们回了信。记者在重庆工商大学政治与社会发展学院朱卫嘉院长处还看到了数千封父母给子女的回信。这些分散在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父母在给孩子的回信中纷纷表示,培养子女是自己的责任,只求子女比自己过得好,不求回报。同时给自己的孩子算了算他们在家里的生活账。

  韩丹的父母这样写到:我们家里月收入大概2000元左右,每月给你存800~1000元作为学费,再给你500块生活费,家里就只剩500块钱做家用。以下是我们这500元的开支:水电气,150元;大米30斤,30元;油10斤,35元;副食品,125元;小菜(5元/天),150元;其他,100元,我和你父亲两人平均每天用不到20元。

  韩丹看完父亲的回信后失声痛哭。她对老师说,自己根本不知道她在校的花费占去了家里收入的3/4,父母每天只吃5块钱的菜,她根本想像不出来,她问老师:“5块钱一天能吃些什么东西?”

算账“算”出感恩之心

  重庆工商大学政治与社会发展学院朱卫嘉副院长告诉记者,“算账课”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孩子们有了感恩之心,更加珍惜学习的机会,这也是学校最初设计这个课程的初衷。

  朱副院长称,现在不少学生认为“用父母的钱天经地义”,学校里逃课上网、打游戏的学生比较多。为了让这部分学生不荒废学业,学校想了很多办法,但都不奏效,后来学校想到给学生算学习成本账的方法。“学校许多学生都是学经济的,对数字都很敏感。他们自己一算就知道。”

  许多学生确实一算就明白了,他们大学的花费是难以回报的,有的要10多年,有的甚至用一生都回报不了。

  朱副院长说,许多同学从“算账课”中体会到了父母的不易,自己平时的花销更加检点。有的同学还列出了小账本,详细记录支出的每一笔开支,养成了节俭的良好习惯。同学们也更加珍惜时间,将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许多学生称,没有想到自己一年要花这么多钱,在写给父母的信当中,认识到父母挣钱不容易,称以后一定要珍惜大学生活。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真情让老师欣慰和感动。

  同时,由“算账课”引发的“两地书”加强了学生与家长的感情。在“两地书”中,同学们真诚纯洁的心灵感情,家长们深切的关爱、理解与期望,都洋溢在字里行间。许多家长在接到儿女的信后大吃一惊,感到孩子在进入大学后的短短几个月里,都长大了懂事了,变得成熟了,父母们由衷地感到欣慰。

改变从算账后开始

  记者了解到,从1999年开始,所有进校的工商大学新生几乎都上了“算账课”,不少学生课后有了很大的改变,李维就是其中一位。

  当时李维班上统一算了这笔花费账,李维计算后得出了自己每小时花费6.5元的结果,而其他同学则有的为5.1元,有的为4.9元。究其原因,是因为学习的次数少,每次学习的时间又不长。猛醒的李维决定采取补救措施:增加学习天数,延长学习时间,专心致志,学习时不再开小差。然后按照计划的小时数来算投资成本,算下来每小时为4.2元,比之前少了很多,李维这才觉得钱花得有价值。

  据了解,不少学生在算账后,都按照朱院长提供的《学习与发展目标管理图》,设计了自己其后的若干个目标,包括大学英语、计算机等学习目标。在给家人的信中,不少学生表示:相信我吧,只要我下决心,再困难的事我也有信心,我不想让我的不孝染白你们的头发,我一定会成功的。

教育无法回避的责任

杨耕身

  去年底,南京大学校园内一封署名为“一位辛酸的父亲”的信曾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这位父亲在信中,控诉儿子对父母除了索取还是索取,从不体谅父母,为了多要钱物甚至不惜“偷改入学收费通知,虚报学费”。他质问自己的大学生儿子:在大学里,你除了增加文化知识和社交阅历之外,还能否长一丁点善良的心?

  能否长出善良的心?我们确信,这样的一句诘问不光是针对当代大学生,更是针对我们的大学教育。这就是:我们的大学教育,能不能承担起正常情感教育的责任?这个正常情感教育,我们愿意视之为感恩之心。在“一位辛酸的父亲”的信备受关注的时候,我们很多人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当代大学生是缺少感恩的一代。

  然而,事实并不真是这样的!本报今天来自重庆工商大学思想道德修养课的报道,让我们看到当代大学生真诚的泪水,以及心灵深处一种美好感情的彻然苏醒。而这一切向我们展示出的是,当代大学生并不是没有一颗感恩的心灵。它让我们看到,我们所缺少的,是一种感恩教育。我们的教育,必须给大学生的情感一个“出口”,必须承担起这样的责任。

  大学生仍只是一些大娃娃,他们并不天生就能真正弄明白一切事理,哪怕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样朴素的情愫。他们仍没有真正度过心理幼儿期,他们同样是需要被疏导的一个群体。而在当前,我们教育却基本上忽略对他们的思想道德教育,特别是传统的伦理道理教育,学校转而更注重对学生的政治理论教育。

  另外,一些学校进行思想道德教育的方式,依然是沿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的教育模式。陈旧呆板的说教,结果只会换来思想活跃的当代大学生的反感。正如思想道德修养学科向守俊老师所说,他2001年到工商大学任教,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思想道德修养课可以这么上。因此我们今天必须正视的一个课题是,如何以更积极更切合学生思维的方式去引导他们的思想道德。教育,尤其是情感教育,同样需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松下幸之助在他的自传中说道,我们要常怀感恩之心。感恩,绝不是对父母之恩简单的回报,它更是大学生的一种责任意识、自立及自尊意识,更是一种精神境界的追求。感恩,不仅仅是一种美德的要求,更是生命的一个基本要素。从这个角度说,让当代大学生真正拥有一颗感恩之心,同样是大学教育的一个根本使命。

  我们相信,当代大学生绝不是缺乏感恩的一代。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的教育别把他们“教”成了不懂得感恩的一群人。我们不需要一代虽有知识但全无感情的大学生,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只能是归咎于教育的失败。

  一堂“算账课”让大学生们知道了父母的艰辛,懂得了感恩。但我们更愿意说,这堂“算账课”更是上给我们的大学教育的。当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能深明其意,则教育幸甚,国家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