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献给天下最伟大的父母
妈妈洗脚
■ 唤醒善良:2003最震撼的网络照片
一场感动了四千名师生的演讲
老汉挑着身高0.6米病妻流浪全国
母爱
贫穷,挡不住渴望
吸毒女让温家宝眼睛湿,总理三件事让戒毒者流泪
别忘了给父母倒100杯水
亲情作业感动家长
初中生编小说 父母受感动不离婚
锅碗瓢盆奏响回报之歌
核辐射致残 真爱帮助小伙创生命奇迹
妻子照料瘫痪丈夫18年,尝尽人间心酸
让孩子学会关爱他人
照顾半身瘫痪丈夫3年
守护病妻40载
为让白血病男童重返校园
原来父母这么容易被感动
一次又一次心被感动
用爱和智慧造就的生命奇迹
6年守候她等待植物人丈夫醒来

 
一次又一次心被感动

 

  金黔在线讯从上周采访贵阳市儿童村开始,这近一周的时间,几乎都泡在这个“爱在中秋”选题里,和同事们一趟一趟的往龙洞堡的儿童村跑,接那一个个充满着关切的电话,听孩子们说着他们的心伤与梦想,听老师们说着那些关心孩子们的人们的故事,我们的心,一次一次的被打动着。

  做慈善事业要实实在在。

  作为贵州灵达集团的董事长,蓝勇像其他的房地产商人一样,经营、管理,应酬、赚钱、投资,直到有一次 。

  蓝勇和孩子们在一起无意中和朋友去了一次羊 。
  艾农场,看到一个女犯跪在地上恳求管教干警让她出去找她没人管的孩子后,他的生活中,更多了一项不一样的东西,就是一次捐资500万,每年出资50万,和贵阳市儿童村一起,成立了“徐如特殊家庭儿童救助中心”。走进蓝总宽大的办公室,最显眼的就是看到他把那块“名誉村长”的小牌匾放在最最醒目的位置。蓝总好像并不太愿意多谈他自己的事迹,他只说,这只是出于一种回报社会的责任感。后来我们谈到对于这些特殊儿童的心理状况的问题时,蓝总显得很有兴趣,他告诉我,今后要专门加强孩子们心理方面和道德方面的引导。在谈到要不要呼吁更多的人关注这些特殊儿童时,蓝总只是淡淡地说,关注当然是好事,但做慈善事业,不管是物质还是感情,一定要实实在在,不是做SHOW。

  能帮一个是一个。

  程学波是贵阳武警军乐团的一名战士,只有23岁,文艺兵多半眉宇清朗,他也不例外,而且,有时候说话脸还会红。就是他,助养了尤弟元和李敏两个孩子,给了他们大哥哥般的亲情与教育。以至于小小的尤弟元在我们问他以后想做什么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当兵”。程学波告诉我,去年的春节,俩孩子就是他接到部队上和官兵们一起过的。战友们教他立正、敬礼,小家伙穿着大人的军装,虽然衣服快拖到脚背上,但还是做得一板一眼可认真了。说起最初助养这两个孩子的动机,程学波说,是因为看到社会上一些流浪儿童,因为得不到很好的引导,最终走入歧途,挺心疼的。自己的能力有限,但是,能帮一个算一个吧。李敏要大一些,也很懂事,尤弟元才7岁,难免会有一些小孩子的小毛病。有一次,他和别人打扑克牌,输了叔叔上次给他的十元钱,把程学波气坏了。他说:“我把他骂哭了。小孩子,全跟他讲大道理他听不懂,我就对他说,你有能力挣钱吗?没有能力挣钱就去赌,那你还不了别人的钱,你是不是就去偷去抢?你要做了坏事,就不能当兵了。你要是下次还这样,我跟你说,我立马就不管你了。小家伙抱着我的腿,哭得哇啦哇啦的,不过,以后,这种事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谈到我们这次的活动,程学波犹豫了一下,他说,他希望那些接孩子回家过中秋的家庭和好心人们,更多的是给孩子爱心和教育,孩子还不懂事,如果得不到很好的引导,仅仅只给他们物质上的关心,反而会对他们造成负面影响。

  我要给他一个家。

  季琛是在合群路流浪了两个月,才被好心的葛金枝阿姨领回家的。后来因为上学等问题,才把孩子送到了儿童村。但季琛还是几乎每两个星期就会回“家”一趟,和养父养母一起过周末。对于季琛,葛阿姨最担心的还是他的教育问题。她很诚恳地告诉我,在看到报纸上季琛的中秋节愿望是得到一部单车时,她心里并不是太高兴。“我也明白,他毕竟只是个孩子,也没什么心机,想到什么就说了,但这周他回家,我就要告诉他,别人捐助你,是人家出于自愿的,你不能提出过份的要求,并且,我一直再三告诉他,只有劳动才有收获,要懂得去关爱别人。”对于季琛的将来,葛阿姨没有一丝犹豫:“我答应过要给他一个家,以后他长大了,离开儿童村了,就跟我们一起过。”

  不是我们需要来 ,而是我们想要来。

  中文姓为“宋”的一对荷兰夫妇,还有一名在贵阳生活了14年的美国女孩儿美慧,他们已经坚持了一年。


  吕春艳和收养她的外籍夫妇多的时间每周都风雨无阻的来看儿童村康复部的幼儿们。踏进康复部所在的二楼时,映入我的眼帘的这些孩子,有的是瘸子,有的脸被烧伤过,更多的,是智障儿。几十个孩子在一个大游戏室里,正围着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荷兰老先生和一个十六岁的美国女孩嬉闹。在采访中了解到,当天宋太太到凯里去了,宋先生带着自己的三儿子像往常一样来看孩子们。宋先生很认真的告诉我,这些孩子们,虽然先天有残疾,但在他的眼中,他们和正常孩子一样,你对他笑,他也会对你笑,你对他不好,他也会哭。宋先生说:“不管他们有什么问题,我都爱他们,我觉得他们就是很可爱,我们来这里,不是我们需要来,而是我们想要来,和他们在一起,我觉得很快乐啊。”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断有孩子过来揪他的大鼻子,爬在他的腿上,或者是挂在他的手臂上荡秋千。他边和我说话,边和这些孩子玩得哈哈大笑,十分自然。在我们聊的时候,一个胖乎乎的三岁多的小女孩儿坐在美慧身边大哭起来,我问美慧,她哭什么,美慧说,她要抱呢,果然,她一抱起孩子,孩子马上就不哭了。我把孩子接了过来,她胖胖的大头轻轻地在我肩上蹭来蹭去,我的心,一阵柔软。我问美慧,你回国以后孩子们怎么办呢,他们一定很难过,很想你。美慧眨眨眼:“是呀,他们是会很难过,我也会很难过,但至少,他们接受过爱,他们感受过爱,总比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好呀。”那么天真单纯,却那么真实深刻。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像这样关爱这些孩子的人,并不在少数,很多外国家庭领养了儿童村的孩子,还会定期把孩子的生活照寄到儿童村来,也有一些人,长期对一些儿童进行经济资助和定期的接送,让他们感受家庭的温暖,当我们和他们联系时,他们很多都很质朴地对我们说,其实并不是为了什么,就是爱孩子,或者是出于一种社会责任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不用接受采访了。不管是否接受我们的采访,对于这些好心人,我们都深深的谢谢他们,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的社会,才会有更多的感动,更多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