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献给天下最伟大的父母
妈妈洗脚
■ 唤醒善良:2003最震撼的网络照片
一场感动了四千名师生的演讲
老汉挑着身高0.6米病妻流浪全国
母爱
贫穷,挡不住渴望
吸毒女让温家宝眼睛湿,总理三件事让戒毒者流泪
别忘了给父母倒100杯水
亲情作业感动家长
初中生编小说 父母受感动不离婚
锅碗瓢盆奏响回报之歌
核辐射致残 真爱帮助小伙创生命奇迹
妻子照料瘫痪丈夫18年,尝尽人间心酸
让孩子学会关爱他人
照顾半身瘫痪丈夫3年
守护病妻40载
为让白血病男童重返校园
原来父母这么容易被感动
一次又一次心被感动
用爱和智慧造就的生命奇迹
6年守候她等待植物人丈夫醒来

 
核辐射致残 真爱帮助帅小伙创生命奇迹

 

 
她决定陪他一起走艰难的漫长人生之旅

  他是不幸的,因为一次可怕的核辐射,让他终身与轮椅相伴;但他又是幸运的,因为在他生命最黑暗的时候,一份真爱让他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爱,并完成被誉为“新世纪痛苦文学的代表作”的《生死链》。

  那么,他的爱情传奇是如何书写的呢?他们的爱情又经历了怎样的生死磨难?2004年12月下旬,这位叫宋学文的小伙子和其妻杨光在重庆电视台《龙门阵》节目里讲述了他们的爱情。

  一场意外的核辐射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今年27岁的宋学文原来在吉林某建筑安装公司做安装工。1996年1月5日早晨7时,他在工地上发现一个类似手链一样的白色小金属链,好奇的他捡了起来并放进裤兜。那时,他才19岁,正是那块金属让他的命运发生了转折。

  当天上午10时左右,宋学文突然感到头晕恶心,随后开始呕吐,逐渐处于半昏迷状态。下午5时左右,公司领导赶到现场,才知道是他捡的小金属链“惹的祸”。原来,这条小金属链是工地上丢失的用来探测管道接口是否合格的放射源,带有很强的核辐射。

  情况十分危急,宋学文被立即送进公司职工医院。此时,他已昏迷不醒,右腿已弯曲不能伸直,而且红肿、布满水泡,细胞血管组织逐步坏死;同时,左手也出现相同症状,五指弯曲红肿。宋学文生命垂危。

  当年1月13日,为了控制病情保住性命,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7医院的专家们为宋学文做了4个多小时的右腿及左前臂的截肢手术。然而,惨剧并没有就此终止。由于身体受到了大剂量的辐射,严重损伤了细胞血液组织,右腿残端伤口一直不愈合,紧接着便是左腿膝盖至大腿根部及右手拇指、食指、中指组织开始坏死,皮肤开始溃烂,只剩下血淋淋的骨肉。

  随后的3年中,宋学文做过7次大手术,总算保住了性命。从一个健康的小伙子,突然变成了残疾人,宋学文不仅要面临着肉体上的痛苦,同时还要面临精神上的折磨。

  当宋学文出院后,肉体上的痛苦逐渐消失,但是精神上却承担着巨大的压力,肇事单位的赔偿很低,父母年纪又大了,而自己却无法照顾自己,他的心情十分灰暗,甚至想到了自杀。

  圣诞之夜的电话奇缘拉近了两个年轻人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一位善解人意的姑娘闯进了他的生活,才将他从绝望的边缘拉了回来。那是 1998年12月24日的圣诞节,许多人都去狂欢了,而宋学文在家里却异常的孤独。这时,他特别想和一个女孩子说说话。

  然而,宋学文却没有勇气,只是一个劲儿地望着窗台上的电话机发呆,就这样一直呆到凌晨5点,他才伸出手在电话机上胡乱地拨了一串数字,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随意拨出的电话居然通了。

  “喂,你好……”几声铃响后,一个温柔的女声传到了宋学文的耳边。宋学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电话那边真的有一个女孩子在接听电话。当对方问他是谁时,他撒了一个谎,说今天是自己21岁的生日,却没有人为他庆祝,他想找一个人聊聊天。

  女孩告诉他,自己中专毕业,正在一家市医院实习,刚巧她正在医院值班。随后,他们进行了愉快的交流,谈工作,谈生活,谈人生……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聊了3个多小时,天已经大亮了,他们才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

  通过这次电话交流,宋学文的心里舒朗了许多,渴望与外界交流的心思越来越强烈。第二天他用重拨键找到了这个女孩。女孩告诉他,她叫杨光,和他同岁。杨光觉得宋学文声音里夹杂着淡淡的忧伤和无奈,她感觉他很可能是残疾人。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杨光突然来电话对宋学文说:“我预感到你是个残疾人……”一听这话,宋学文竟然被吓了一跳,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是残疾人呢?如果她知道了真相,还会和自己聊天吗?心存顾虑的宋学文当即否认。

  然而,杨光却在电话那边笑了,“其实,残疾人又怎么了?如果你真是残疾人,说不定我还会喜欢上你呢……”杨光的话让宋学文释然了,她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残疾人,自己为什么还要刻意隐瞒呢?于是,他向她道出了自己的一切。

  杨光是一个善良而有爱心的女孩,当她知道宋学文是残疾人后,并没有回避什么,反而更加关心他,鼓励他战胜生活当中的困难,“身体的残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思想上的残疾。”

  在杨光的鼓励下,宋学文感到生命中充满了阳光,让他重新拾起生活的勇气。一切都是缘分的安排,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爱好和生活习惯。在滚烫的电话交流中,两颗孤独的心渐渐靠近。

  杨光知道,她首先应该鼓励他像正常人一样,他才能真正坚强起来。有一次,宋学文家里停电,看到家里漆黑一片,而外面却是万家灯火,他突然生出一丝恐惧,然后摸索到窗台的电话,给杨光打电话。

  杨光接到电话,知道是怎么回事后,就在电话里温柔地鼓励他说,“你是一个男子汉,这点恐惧算什么,你应该战胜它。”杨光的话让宋学文感到了温暖。其实,宋学文并不害怕黑暗,他主要是想得到杨光的支持。

  杨光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支持宋学文战胜生活中一切困难。1999年3月,宋学文得到通知要去北京复查。为自己治病是他梦寐以求的事,但是他害怕离开杨光,因而不想去北京。

  随后,宋学文打电话给杨光,称自己要到北京治疗,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但是他并不想去。杨光听后默默无言,让宋学文异常的伤感。宋学文好想得到杨光的一个答案,只要她说不去,他就不去了。

  第二天,宋学文接到杨光的电话,她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地问了一连串问题:“这次你去北京都有什么人陪同?要多长时间?在那怎么度过?没有乐趣你怎么办……”宋学文说,他每天可做的事情,就是把一天中所有的报纸从头翻到尾,这是没办法的。

  杨光听后,忽然问他,“我可以陪你去吗?”宋学文没有想到,她居然愿意陪他到北京。其实,宋学文好想她能陪自己去北京,那样他就不会觉得孤独,而会觉得力量倍增。然而,她的工作怎么办呢?她的父母同意吗?想到这些,宋学文劝她仔细考虑。

  杨光决定陪宋学文去北京,她向母亲坦诚地讲述了她和宋学文的感情,善良的母亲很理解她,告诉她,“爱也是一种责任,如果你考虑好了,你就去吧。”得到了母亲的支持,杨光就打理着行装,准备到北京去。

  1999年3月18日,杨光陪着宋学文一同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火车一开动,杨光就动情地对他说:“当我和你一同踏上火车的时候,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宋学文紧紧地拉着杨光的手,用力地点头。

  在火车上,杨光对宋学文说,“既然我选择了,我就会陪你一路到老,你再也不能承受伤害了。我不在乎别人对我怎么看。”宋学文听了,将杨光拥在怀里,一股热流涌上心头。

  在北京复查的日子里,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回来之后,他们明确了恋爱关系,杨光主动挑起照顾宋学文的重担。为了照顾宋学文,杨光是不容易的。一次,杨光背着他过马路时不慎摔倒,两条腿跪在了地上,为了不让宋学文受凉,她在满是冰雪的路面上爬出了好几步。

  爱人帮助下他用诉讼讨回了应有的赔偿

  宋学文受伤后,单位的赔偿并不多,远远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金额,杨光决定带着他到北京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于是,他们再次回到北京,为宋学文的伤残的身体讨公道。

  1999年7月26日,杨光陪着宋学文到了北京,然后在307医院附近的海淀区沙窝花350元租了间8平米的小平房,就马不停蹄的推着宋学文上访。从国家残联、总工会、全国人大到卫生部,杨光推着他一个门接着一个门地跑,到了门口就把他往身上一背,当把宋学文背上高楼后,清瘦的杨光已经累得几近虚脱。

  夏日的北京,烈日炎炎。由于不熟悉地址,他们不知跑了多少冤枉路。杨光跑得汗流浃背,头昏脑胀,而宋学文在车上被晒得口渴难忍,但他喝了水后,由于身体的循环面积小,很快就要小便。为宋学文小解一次,杨光都要忍受少女的羞涩把他背到男厕所。

  看到这样给宋学文小解费时又费力,杨光就想了一个最令少女难堪却又让宋学文最方便的办法。杨光买了一个尿壶背在身后的背包里,遇到宋学文着急小解身边又没有厕所时,杨光就把尿壶拿出来为宋学文接尿。接完尿后,因为无处可倒,杨光又把一壶尿背在身上,再推着宋学文走。

  23岁的女孩本是最爱美的年龄,想到大街上花花绿绿的女孩的背包里装的都是化装品和零食,而杨光背的却是自己的尿,宋学文一路上泪水直流。

  上访结果,他们得到和答复是,回吉林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于是,他们又回到寒冷的吉林市,杨光又马不停蹄地背着宋学文到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诉说请求。2000年11月8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宋学文核辐射致残”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吉化公司赔偿宋学文487837元。

  得到了赔偿,宋学文用这笔钱还了10万元的高利贷和10万元的律师代理费。为了让宋学文站立起来,杨光坚持拿出20万元来安装假肢、假臂和电子手。

  2002年10月15日,杨光推着宋学文来到结婚登记处领取了结婚证。这一天来得太不容易了。宋学文明白,杨光因此而承受了多少社会压力,偷偷地流过多少泪水。

  32万字自传体小说问世引起强烈反响

  虽然宋学文只有初中文化,但是他非常喜欢写文章,对文学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身体残疾后,宋学文不能干活了,杨光就鼓励他多写文章,并给他买回了电脑,方便他写作。

  从1997年开始,当宋学文身体稍微有了好转后,就尝试写作,并在一些地方报刊发表作品。虽然发表的都是一些散文、小品文什么的,但是宋学文非常高兴,他想从文学方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2001年的夏天,宋学文在想到选择什么题材时,他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写写自己呢?自己的故事本身就充满了震撼力啊。他的想法得到了杨光的支持,遂打算写自传。

  有了这个想法,宋学文开始了写作。由于他经历过多次的截肢,实际上只有右手的中指还能够敲打键盘。宋学文就靠着自己的一个中指开始写作,最初他的速度很慢,一分只能打十来个字。

  宋学文的写作是非常痛苦的,因为他每写一段,他都要回忆那令人痛苦的经历,每次都要揭自己的伤疤,这对他来说是非常残酷的。每当这时,杨光就会鼓励他,“你是完成一项事业,你有责任将它写完。”

  尽管十分艰难,但是宋学文没有放弃,他就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写上一段时间,他就休息,然后接着再写。到了2002年末,他已经写完了4万字的自传。

  就在这个时候,宋学文忽然觉得自己的文章十分沉重,而他认为文章不只是让人悲哀的疼痛,而应该是让人振奋。有了这样的想法,他认为以前的文章都太苦、太沉了。于是,宋学文将前面写的4万字删了,重新以一种平实的笔调来书写他的经历。

  从2003年初开始,每天早上天刚亮,宋学文就在杨光的照顾下,起床到电脑前写作。那些日子,从来没有间断过,因为杨光明白,写作是宋学文的精神支柱,没有什么比写作更能让他体会到人生的价值和乐趣。

  那时,杨光安顿好宋学文后,她还要到附近做零工,以便挣钱养家。晚上杨光回到家里已经很累了,她还得查看宋学文的写作进度,同时她还得查阅一些资料,供宋学文写作。

  由于失去了下肢,宋学文不能久坐,时间长了他就感觉到疼痛难忍。然而,长期的伏案写作,还是让他的臀部生了褥疮。所以,当宋学文写了一段时间后,杨光就会提醒他休息。

  为了让宋学文更为方便的写作,杨光将电脑搬到床边,让他趴在床上写作。这样过不了多久,宋学文就会觉得难受。但是他仍然坚持,他们相信他的故事一定会让许多读者感动,这也是他一直写下去的动力。

  2003年8月,整整32万字的《生死链》终于写完了。当宋学文在键盘上敲完最后一个字后,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然后将杨光拥在怀里无语凝噎。没有杨光,也就没有这本书诞生的可能。

  2004年,宋学文的《生死链》出版发行,首印8000册很快脱销,他的经历以及和杨光的爱情引起读者强烈反响。其书被一些网站评为“新世纪痛苦文学代表作”。爱的力量,有时候伟大得令人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