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震撼、激动、流泪《千手观音》如何炼成
河南民工用生命感动温州
天坑自救
全瘫院士金展鹏
9天8夜绝地求生
独腿独臂征服北极
为担当旗手而自豪
珍惜生命
生活教会他自立自强
孤岛求生80天
徐兴安见义勇为
感悟人生 珍惜生命
霍金小传
长白山求生记
轻生者,请珍惜生命
见义勇为的战士
乘生命之翅飞翔
右眼失明的射击冠军
怒海求生
人生感悟 苦难是人生的财富
珍惜自己-珍惜生命的开始
生命就是长时间的坚守
贫困女孩自立自强读大学
孤儿兄妹自强自立

 
乘生命之翅飞翔——来自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报道

 

  5个人,5条腿,10根拐杖,一条心。伴随芭蕾舞曲“胡桃夹子”的优美旋律,诠释着残疾人用有限的身体去挑战艺术的无限,演绎着自己超越极限的理想与追求。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即将在京首次公演。公演前夕,记者走近这个特殊的群体,走近5位展示《生命之翼》的舞者。从美国卡耐基音乐厅到东南亚的历次演出中,皮红军等5位肢残青年用双拐支撑着单腿演绎出向命运挑战的《生命之翼》,不仅有强烈悲壮的震撼力,其难度和艺术性也同样令人称奇。

  这个由5位右腿截肢青年表演的舞蹈,展现的残缺之美,令人陶醉;展示的人类精神,令人震撼。去年,在第十一届日本国际舞蹈大赛中,与世界级专业舞蹈家在同一评判标准下比赛,获得唯一的“最优秀奖”。

  评委、著名舞蹈家藤井公感动地说:“所有在场的评委和观众都是含着热泪看完演出的。满分对于他们来说,当之无愧。这是本届大赛的骄傲,我们要感谢中国!”

  当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决赛演出结束时,全体评委和观众不顾比赛现场不许鼓掌的规定,全场起立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各国参赛演员、编导、领队及舞台工作人员拥向走下舞台的残疾演员,与他们拥抱,向他们表示祝贺。

  演员肖泽成向记者追述当时的情景:“我们一谢幕,一群人拥上来,拥抱祝贺,有些日本女士甚至跪在地上、流着泪向我们致敬……”28岁的肖泽成是云南人,他的发式、刮得青青的络腮胡、略带沙哑的声音,无不透着一个“酷”字。据他说,他喜欢的歌星是陈鑫,特别喜欢他的《流浪歌》,透露出他性格中苍凉的一面。

  我们从“生命之翼”的辉煌延伸到这个节目的主题。当谈到有些报纸曾把“生命之翼”诠释为刚劲的“雄鹰之翼”时,他们立即同声纠正:“不是雄鹰,是天鹅!”这使记者颇感到有些意外。而他们随后的解释不但令人恍然大悟,而且确有认识升华的感觉。

  皮红军说:“以前确实有个类似的舞蹈,用的是迪斯科乐曲伴舞,展示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名字就叫《雄鹰迪斯科》,我也演过。而现在展示的是一种更高境界的‘天鹅之翼’。天鹅,更为柔美,更为浪漫,有更深的内涵。伴舞用的是更优雅、音乐内涵更丰富的芭蕾舞曲。”在舞蹈动作的设计上,也突出体现了天鹅高雅和优美的一面。

  皮红军说,外人看来,我们好像很风光,掌声、鲜花,还能出国。说实话,我们5人都面临着生活的压力,但有一条我们5人是一样的,就是再苦再累,也会笑对人生,展示中国残疾人与命运抗争的力量。训练中的苦就不说了,每次上台表演,总会有伤。记者看到,“老三”姜福高、“老四”陈立杰膝盖都磨破了,鲜血渗了出来,腿上还有一些伤疤。

  皮红军是大学学历,原是会计,但由于企业效益不好,又是残疾人,1998年下了岗。现在,他每月只有120多元的下岗工资,加上妻子的几百元,还要养活9岁的孩子。他自嘲地说:“我们可能是有名的穷人”。前两年,一年中他拿了3个国家有关部委的舞蹈大奖,只拿到200多元的奖金。

  然而,在皮红军心里,想的最多的却是一个数字——6000万。“我们的演出就是为了全社会更关注弱势群体,使他们能得到更多更平等的机会。”

  老二李四也是黄石人,没有工作一家三口月收入只有400多元。

  老三姜福高也没有工作,甚至连政府发的最低生活保障金也没有。

  老五陈刚9岁时因车祸截肢,12岁辍学,只上了4年学,母亲也去世了,目前他和80岁的爷爷和76岁的奶奶一起过。

  相对而言,目前生活最好的是老四陈立杰,他在昆明当临时工。但最担心的是,机构一改革,下岗的首先是他这样的临时工性质的残疾人。

  对于残疾人艺术团首次在北京售票公演,他们认为意义深远,并表示“一定要精心准备,加倍努力,将最好的状态、最精彩的艺术呈现给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