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 初二学生因口角之争用砖头砸死同班同学
■ 为争一元赌币两伙少年展开群殴一人死亡
■ 小小少年为何如此漠视生命
■ 西安一中学生酒后闲逛拿砖砸死流浪妇
■ 因大声说话被隔壁敲墙提醒竟拿刀杀人
■ 16岁少女协助多人轮奸少女
■ 14岁孪生少女在校园里称老大
■ 17岁初中生要钱不成一怒用啤酒瓶砸母亲
■ 16岁中学生因纠纷打倒要饭男子后活埋
■ 四条生命的罪与罚
■ 关注中学生杀人案件成为社会案例
■ 为报复债主17岁初中生勒死7岁孩童
■ 未成年人犯罪逐年增加三类案例警醒教育
■ 青少年道德教育不容忽视
■ 青少年犯罪警示录
■ 甘肃学生集体自杀险情探究
■ “江湖”何时能远离校园
■ 16岁少年制造两起血案
■ 25万青少年自杀呼唤心理教育
■ 为何中学生频繁自杀
■ 13岁少女被冤枉偷衣服一怒服毒自杀
■ 不堪中考压力深圳一女生服药自杀
■ 放弃如花生命青少年自杀现象
■ 少年梅花帮
■ 台湾百分之四十七青少年曾萌自杀念头
■ 高2女生学习下降割腕跳楼自杀
■ 精神问题严重自杀成为青少年第一死因
■ 遭暗恋女孩拒绝13岁中学生跳楼自杀
■ 迷失在花季
■ 女子死在“珍惜生命”的警示牌下
■ 被认为长发不得入校一男生剪发后自杀
■ 被取笑女学生服毒自杀
■ 香港中学生自杀只因家庭压力太大
■ 夜半忆淫书细节中学生强奸杀害理发女
■ 让孩子远离自杀阴影
■ 中学生自杀案例
■ 为圆大学梦绑架挣学费
■ 在校中学生杀人后酣睡付费雇人洗血衣
■ 初二女生因嫉妒偷窃好友败露后杀其灭口
 
 


“江湖”,何时能远离校园?



  2004年11月11日,当四名因结帮绑架、杀人、勒索的少年听到法庭对他们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的宣判时竟然相视一笑。《北京晚报》的相关报道一出,社会各界一片哗然。一时,“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什么?”“我们的教育怎么了?”等责问之声四起。关于青少年为何崇尚暴力犯罪、“江湖”义气的大讨论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青少年“江湖”问题凸显

  据《北京青年报》11月16日报道,审理这四名当庭相视一笑少年案件的是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该法院在一周之内已经审理了三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前两起案件分别是10名青少年轮奸少女案以及15岁少年赵某因怕受责将其表弟杀死案。

  11月16日,媒体又报出湖北大冶震惊全国的“9·13”大冶罗桥中学抢劫案。3名案犯中2名胡姓少年不足18岁、另一名明姓少年则只有14岁。2004年9月,3名少年因为缺钱,最终决定到学校去“找”。在手持水果刀等作案工具,在罗桥中学校园内抢劫学生53人,殴打学生40人,其中致2人轻伤、16人轻微伤,劫得300多元及牛仔裤1条、怀表1块。3名未成年案犯最终分别被大冶法院判处9年、8年、1年有期徒刑,并处500元到1000元罚金。

  此类为成年人犯罪案例早已屡见不鲜。而一份来自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表明,近年内,青少年犯罪总数已经占到了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其中十五六岁少年犯罪案件又占到了青少年犯罪案件总数的70%以上。专家指出,14至16岁是非常危险的“犯罪年龄”。

  另一份报道显示:为成年人犯罪呈现出团伙化、暴力化和犯罪手段成人化的特点。他们作案前有预谋,对作案的时间、地点、犯罪对象、犯罪路线都进行了周密的策划。整个过程之周全让成年人都叹为观止。青少年缘何对“江湖”、暴力如此“情有独钟”已经成为迫切需要找到答案的问题。

  “校园江湖”来自社会影响

  据部分省、市未成年犯管教所抽样调查,少年犯中有70%以上受到过不良文化的影响;暴力型和奸淫型少年犯中,90%以上看过凶杀、暴力、淫秽录像和黄色书刊。社会中的暴力风气、“江湖”义气、“黑老大”英雄主义对青少年行为、心理的影响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

  曾经轰动一时的海南“龙虎帮”犯罪团伙主要成员“恶虎”陈里入狱时未满16岁。他的人生经历可能在失足青年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他本来是个乖孩子,心性也很善良。在学校读书,就时常看见一群学生相互之间打打杀杀的,还在上课呢,接到通知立马放下课本便成群结对地,有的还找出刀具,跑向械斗场,连学校老师也没办法管住。他平时最爱看枪战片,黑社会老大形象的那种“英雄”气概总是让他佩服不已,甚至成了他经常标榜的楷模。他开始尝试追求“黑老大”式的生活。由于有了平日里势单力薄遭“追杀”的经历,他便一步步走进拉帮结派以图自保的泥潭。最终因“江湖”追杀“砍死人”而锒铛入狱。

  南京大学法学院张仁善对青少年“结帮”犯罪有自己的看法:近年来,校园黑帮势力有所抬头,在一些大、中学校,都出现了诸如“虎头帮”、“神鹰会”、“青龙帮”等青少年黑帮。与社会上的黑帮相比,这些学生帮会只算是带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雏形:“出于好奇、好玩,或仿效影视上的黑社会模型结帮;同学之间产生矛盾,为在同学面前争回面子而结派;为了搞钱,玩弄女性而结帮。”

  家教缺失洞开“江湖”之门

  “恶虎”陈里的“江湖”路直通监狱之门与社会影响是分不开的,但更多的却是来自家庭的纵容和包庇。陈里的母亲王赛汝是下岗女工,靠卖彩票和百货挣一些微薄收入来贴补家用。自从陈父在一次武斗中受伤搬至陈里奶奶处之后,对陈里的教育就全落在陈母一个人身上。王赛汝很宠爱这个独子,对他的要求是有求必应。陈母每个月都拿500元给他零用,她认为只要儿子穿好了吃好了就一切万事大吉,就算是幸福了。对儿子的思想状况,每天在想什么,有什么样的情绪波动,王赛汝一点都不知晓,也从不过问。有时因满足不了他的要求,陈里就会发脾气扔东西,但这个做母亲的仍然能忍着他让着他,从不指责批评他的言谈举止。甚至对儿子三天两头带不同的女孩子回家都不会多问。陈里随身佩带的“忍者刀”也是从母亲那里要来的100元钱买来的,平时因为打架斗殴治伤的医疗费更是没少拿。过分的溺爱让陈里的为所欲为发展到了极致,与人稍有不快便砍刀相向。

  曾经在我国讨论很久的“小太阳”式的溺爱已经越来越暴露出其惊人的危害。忽视对孩子得当的教育已经造就了很多失足青年,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压力日益的增强。越来越多的孩子被“疲于奔命”的父母忽视。“单亲家庭”、“空巢家庭”正在不断增长,越来越多的孩子处在自由散漫的、无法接受得当教育的状态。

  资料显示,我国的单亲家庭目前已达到1500万个,其中因离婚造成的单亲家庭呈不断上升的趋势。以湖北省为例,1990年为9477对,千人离婚率为0.35;2001年为22077对,千人离婚率为0.74。有专家对1000个离异家庭子女进行调查:在父母离异的家庭,青少年犯罪率高达40%左右。

  据记者了解,随着进城打工潮不断攀高,各地人口流动的不断增加,“空巢”孩子的数量正在大幅增加。即使跟随在父母身边的孩子也受经济、时间、空间、环境等诸多条件的限制,越来越被父母边缘化,父母对“养而不教”的现象正在与日俱增。这无疑是为青少年走进“江湖”埋下的最大伏笔。

  “问题学生”主导“校园江湖”

  社会风气的污浊,家庭教育的缺失把青少年教育问题统统压到了学校头上。但是随着社会风气带来影响的不断加强,家庭教育缺失的不断升级,学校这最后的一方净土也已卷入“江湖”之中。校园伤害事件层出不穷,校园帮派不断出现,学业上的后进生则成为“校园江湖”的主导力量。

  黄晓是湖北钟祥某中学高中三年级的学生。回忆起高一时的情形现在都还生气。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又有上课打瞌睡,说“小话”的毛病,他总是成为老师的负面典型被拿来教育全班同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同学们面前出过多少次丑。同学中也只有一些跟自己一样的“差生”才看得起自己,平时愿意跟自己为伍。时间一长,学校的学生分级就非常明显了。好学生跟好学生走得近,“差学生”与“差学生”玩得好(主要以成绩好坏划分)。高二后分班分出“快”、“慢”班。好学生都集中培养,“差学生”则成了集中“流放”,免得影响好学生学习,小黄身边集中了更多的“差生”,慢慢地大家都成了兄弟。“学习不好也没希望升学,只要别在学校里面搞出什么事,学校一般也不怎么管的,大家就怎么开心怎么玩喽!”小黄和兄弟们对“局势”了如指掌。他也坦言,在“慢”班逃逃课再正常不过了,出入游戏厅、网吧更是“慢”班男同学们的主要活动,打群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孙凯是湖北武汉某初级中学的学生,他的境遇比小黄还要糟糕。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加上父母离异,又没人管得了他,他已经成了学校最大的问题学生。因为在学校是“老大”,平时在校外架又打得多,虽然没做什么犯法的事,坏名声还是早就传到了校长的耳朵里。2004年9月,当其他同学都高高兴兴地开始新的一学期时,他却被学校挡在了校门外。刚上初中二年级就被学校劝退的小孙只得到北京投奔离开自己多年的母亲。孙母吴女士失望的同时更感到气愤:“这孩子就这样丢了!学校根本就没给孩子任何机会,学校能这么粗暴的解决问题吗?”

  针对这种“消灭式”的解决方法,青少年研究专家、广西社科院教授周可达认为,对“问题学生”,学校不应“一推了之”。他分析说:“‘问题学生’本质并不坏,也有不少优点,关键是找到突破口。学校、家庭应抓住契机,热情关怀、积极帮助,绝不能歧视他,排斥他,否则,他会痛恨学校、社会。”

  而此时的小孙整天“心安理得”的泡在网络游戏中。对于他而言虚拟的网络却是最好的生活空间:“上网其实很好,大家都不认识,一起玩游戏而已,不会有人看不起你的!”

  但虽然庞杂的网络世界给青少年带来了的娱乐、知识和信息,却也让“校园江湖”打破了校园界限,成为“江湖”成员互相联络、寻找犯罪技术支持的有效途径。而此时,他们惟一欠缺的确实有人面对面的、贴心的、耐心的教育和指引。

  学生:校园暴力根源主要在家庭

  为了解中小学生对校园暴力事件的看法,本报记者近日对北京市广安中学、北京市19中、北京市140中、北京市园林学校、北京外事学校、浙江省慈溪中学、广东省东莞市清溪镇第二中学7所学校的943名学生进行了随机抽样调查。

  教师:社会暴力文化对学生影响最大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面对青少年暴力事件的频发,肩负着教育使命的教师们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为此,记者通过问卷的形式对全国5个省份的10所中小学的98位教师进行了一个小范围的调查,并且走访了多所学校。面对记者,教师们表示有话要说。

  “我们很重视……”

  2002年刚参加工作的刘老师这两年一直在学校政教处工作,他说他实在看不懂现在的学生了。“火气太大了,动不动就是要打死你,杀了你,劝都劝不住。”

  刘老师说他当学生的时候大家也会有些矛盾,但是很容易解决,即使是打上一架有同学一劝也就没事了。现在学校中的暴力事件很频繁,学生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就大打出手,而且不知深浅。

  在问卷中,许多老师也表示了同感。有67.34%的人认为现在在学校中青少年暴力现象很严重或比较严重。而只有16.33%的教师认为不太严重。还有16.33%的教师说不清。

  “发生暴力事件对于学校来说影响很大。”一位校长告诉记者。他还谈到学校最怕处理学生的暴力事件,一旦发生伤害事件对于双方学生、家长学校都很难交代。同时,对于学校的声誉影响很坏。所以学校对于暴力事件的防范非常重视。

  “我们很努力……”

  “在新生入学的时候,新老生之间最容易发生冲突;初二、高二年级的学生对于学校已经很熟悉了,是学校的‘最不安定因素’;初三、高三年级在临毕业前心理压力比较大,容易出现暴力倾向;……”已经工作十多年的葛老师为记者细数着这些年来在与学生“战斗”中所积累的宝贵经验。

  葛老师觉得青少年暴力事件的出现往往是会有一些苗头的,许多老师尤其是班主任老师都是很有经验的,他们在努力着去发现这些苗头,防患于未燃。

  下课的铃声刚刚响过,班主任于老师就和其他几位班主任们一起迅速离开了办公室,跑到了自己的班门口。这是记者在北京某中学采访时看到的。“没有办法,为了不出事我们必须要盯住学生。有时一放松,就会出问题。”于老师为记者做了解释。“现在当班主任太累了。”这是许多班主任的感触。

  为了预防青少年暴力事件的发生,各个学校都在积极地寻找着各种办法。加强学生法制教育、心理教育、思想道德教育、加强班主任责任意识成了各校的共识。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10所学校中有4所学校聘请了专门的法律老师为学生进行法制报告。10所学校中有8所学校有专门的心理教育办公室解决学生的心理问题。

  然而,在学校中,法制副校长制度和心理教育办公室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这是通过问卷得出的结论。在设立了法制副校长制度的4所被调查学校的40份问卷中只有3位教师认为作用很大或较大;而在开设心理教育办公室的8所被调查学校的79份问卷中也仅有23人认为起到了作用。在预防青少年暴力事件上,如何最大限度发挥法制副校长和学校心理教育办公室的作用成为各校下一步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在问卷反馈中,各位老师都列举了自己所在学校为预防学生暴力行为所采取的各种措施。归纳起来主要有:聘请法制副校长(或者其他法制老师)、建立学生心理教育办公室、提高班主任待遇、开展相关主题班会、组织学生参观少管所、组织学生听法制报告、开办家长学校等。

  据北京市园林学校督导室郭主任介绍,为了预防学生暴力事件的发生,学校特意组织学生参观了北京市团河未成年人管教所。在那里学生们亲眼见、亲耳听,受到了教育,许多同学还写下了自己的感受。

  郭主任认为,有些学生由于对学习没有兴趣,在学校中无所事事,精力旺盛,又没有地方发泄就容易产生暴力行为。为此,学校组织各种活动,让学生有事去做。管理好学生的时间,不给暴力行为的发生提供条件。

  “我们很无奈……”

  “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了,但是青少年的暴力事件依旧很严重。有许多是我们也无法控制的。有时我们真的感觉很无奈。”刚刚退休的田老师说。

  在调查中,只有不到10%(9.2%)的老师认为学校能通过各种教育方式杜绝学生的暴力事件。而超过90%的教师对此没有足够的信心。当然,对于学校在预防青少年暴力事件方面所起的作用还是给予了肯定,85.57%的教师认为学校在这方面起到了较大的作用;只有4人认为学校没有作用,占4.1%。

  在调查中,教师们列举了产生青少年暴力事件的因素,归纳起来主要有六大类。学生自身因素、校风校纪、不良的家庭环境、个别教师的能力问题、受不良同学或伙伴的影响、社会暴力文化(包括暴力电影、电视、游戏等)、社会风气等。这其中提及率最高的三项是社会暴力文化(93.88%)、不良的家庭环境(81.63%)和受不良同学或伙伴的影响(71.43%)。

  田老师还特别强调,社会和家庭对于学生的影响是十分关键的。现在教育界有一种5+2约等于零的说法。也就是说,学生在学校受到5天的教育后,周末的2天在家里几乎没有受到家庭教育,甚至连在学校受到的5天教育都白搭了。

  学校处理学生暴力事件的方法是否能有效呢?只有12人认为很有效果,占24.49%;而60人认为效果一般,占61.22%;另外26人表示很无奈,认为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处理学生的暴力事件,占26.53%

  浙江的李老师觉得一方面将学生推向社会是造成青少年暴力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义务教育法》中也规定了学校不得开除学生,对于给予学生处分上也要非常慎重;但是另一方面现在许多学生根本无视校规校纪,而学校的处理力度偏软,以致这些学生在校内更加顽劣,未能收到警示和教育效果。在如何把握这个“度”的问题上,许多老师表示很无奈。

  “我们很希望……”

  “我们很希望全社会一起来关注青少年暴力事件,只有社会、家庭、学校共同行动起来才有可能杜绝这一问题。”北京市园林学校郭涛老师说。

  郭老师觉得现在的媒体对于青少年暴力事件报道很多。在网上输入“青少年暴力”一词能找到30多万条。但是,有些报道为了吸引读者对于暴力事件的过程描述过于详尽,许多学生不仅没有受到警示,反而从中刻意模仿。

  “真的希望青少年暴力事件越来越少,不要再让我们的年轻人受到伤害了。”这是田老师的希望,也是所有老师们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