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 初二学生因口角之争用砖头砸死同班同学
■ 为争一元赌币两伙少年展开群殴一人死亡
■ 小小少年为何如此漠视生命
■ 西安一中学生酒后闲逛拿砖砸死流浪妇
■ 因大声说话被隔壁敲墙提醒竟拿刀杀人
■ 16岁少女协助多人轮奸少女
■ 14岁孪生少女在校园里称老大
■ 17岁初中生要钱不成一怒用啤酒瓶砸母亲
■ 16岁中学生因纠纷打倒要饭男子后活埋
■ 四条生命的罪与罚
■ 关注中学生杀人案件成为社会案例
■ 为报复债主17岁初中生勒死7岁孩童
■ 未成年人犯罪逐年增加三类案例警醒教育
■ 青少年道德教育不容忽视
■ 青少年犯罪警示录
■ 甘肃学生集体自杀险情探究
■ “江湖”何时能远离校园
■ 16岁少年制造两起血案
■ 25万青少年自杀呼唤心理教育
■ 为何中学生频繁自杀
■ 13岁少女被冤枉偷衣服一怒服毒自杀
■ 不堪中考压力深圳一女生服药自杀
■ 放弃如花生命青少年自杀现象
■ 少年梅花帮
■ 台湾百分之四十七青少年曾萌自杀念头
■ 高2女生学习下降割腕跳楼自杀
■ 精神问题严重自杀成为青少年第一死因
■ 遭暗恋女孩拒绝13岁中学生跳楼自杀
■ 迷失在花季
■ 女子死在“珍惜生命”的警示牌下
■ 被认为长发不得入校一男生剪发后自杀
■ 被取笑女学生服毒自杀
■ 香港中学生自杀只因家庭压力太大
■ 夜半忆淫书细节中学生强奸杀害理发女
■ 让孩子远离自杀阴影
■ 中学生自杀案例
■ 为圆大学梦绑架挣学费
■ 在校中学生杀人后酣睡付费雇人洗血衣
■ 初二女生因嫉妒偷窃好友败露后杀其灭口
 
 


孩子你向谁倾诉--甘肃学生集体自杀隐情探究



孩子灿烂的笑容将成为父母心中永远的痛

  有关我们教育模块的缺失和补位问题,突然因为甘肃几个中小学生的连续自杀而再次引起全国舆论的关注。

  我们的孩子怎么了?  惨案发生后,一些媒体的说法自相抵牾,在成因上有“无知无畏”说、“情感骚扰”说;在情节上则有“一念之差”说和“长期酝酿”说。纷纷扬扬,莫衷一是。

  “爸爸妈妈:你们好!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生活了。爸爸妈妈,请原谅女儿的不孝,13年的养育之恩无以回报,你们对我的希望很高,但我却让你们失望。

  爸爸妈妈,我走了,请你们照顾好奶奶,爷爷走了,奶奶很寂寞。奶奶有些话不说,但我知道,奶奶不需要钱,只需要你们的关心和体贴。”

  ……

  ———苗玉遗书

  高高的白杨倚天壁立,矮黄的土房鸡犬相闻……6月5日,记者抵达双城镇。这是一个“气氛紧张”的小镇,路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对外来车辆和陌生面孔的高度警惕。

  轻生自杀女生苗玉的母亲蔡淑萍正在苗玉外公家“散心”,她实在想不通孩子为什么没有任何征兆就突然选择了服毒自杀这条绝路。

  苗玉父亲苗鸿生满脸的胡子拉碴,这位35岁的西北汉子痴痴地盯着女儿的照片,“还有一个月啊,7月11日,就是娃娃的13岁生日……”

  苗玉,很清秀的一个女孩,学习成绩始终是班级的第一第二名,家境在当地比较宽裕,穿着始终是孩子中的佼佼者。她酷爱唱歌、喜欢跳舞。在学业上,她的母亲从未给过她任何压力……

  苗玉有一本获得“三好学生”奖励的笔记本,首页上寄语:“希望在新的一天获得更多快乐。”;最后一页有她手书的当地120急救中心电话号码;中间一页有她用大字描绘的“ILOVEYOU”……


苗玉生前照片

  自杀女孩的最后一天

  母亲眼中的苗玉在5月19日似乎并没有任何异常,小姑娘中午放学像往常一样回到饭店吃了午饭,而后就又回到了学校。下午放学归来后她本想拍一张照片,可没有拍成,便钻进了舅舅蔡永金开的网吧。蔡淑萍说,一个钟头后,娃娃来到店里和父母打了声招呼后便奔到不远处的农贸市场空地处打羽毛球去了。“没多久,我就看到苗玉班上的几位女生急冲冲跑来,说‘不好了,苗玉倒下了。’”

  夫妻俩赶紧冲过去,拨开人群,女儿正躺在地上,脸色铁青,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省人事。“有人在掐孩子人中,但起不到效果,苗玉的同学蔡芸(化名)帮着我一起将苗玉扶到双城镇卫生所,医生在那边一阵忙碌的抢救,但已无回天之力了。”

  蔡淑萍的泪腺都来不及反应,女儿就没了。她问蔡芸究竟是怎么回事。蔡芸刚一回答“吃了老鼠药”,便也一头栽倒,昏死过去……蔡芸的服用量较小,经过一番抢救,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苗玉尸骨未寒,在死后第二天就被火化了。“5月20日,家里挤满了前来悼念的亲朋好友、街坊四邻。娃娃的舅舅蔡永金整理孩子的遗物,是他在孩子后裤袋内发现那封遗书的。苗鸿生说,这是女儿给他们留下的最后一个纪念,也是他追寻孩子自杀动机最有力的线索。

  苗鸿生越说越气愤,他说,从苗玉出事至今,学校没有一名领导来看望过他们,即使5月20日孩子火化时学校也没有派出一个代表到场。“学校把门锁起来不允许学生出去,娃娃班上的同学硬是从墙上翻出来,十几个人赶到火葬场送苗玉,孩子们都号啕大哭,我们看了都受不了……”

  苗玉自杀的几个版本

  苗玉死因有几个版本。

  这当中广为流传的一个版本就出自和她一起自杀的女生蔡芸。蔡芸说,5月19日下午课外活动课上,苗玉独自一人在学校操场看书,被玩耍的同年级男生梁海(化名)看到,梁海便在苗玉的脖子上用弹弓绳勒了一下,苗玉随即拿起地上的东西打梁海,正好被六年级(乙)班的两名学生看见了,其中一人就故意大声说,梁海摸了苗玉的乳房!

  “苗玉觉得颜面尽失,回到教室坐在她认的‘哥哥’杨关(化名)座位上哭泣,随后,她问杨关要了一张照片说,谢谢你满足了我最后一个愿望。5月19日,下午放学后,苗玉便叫上我到小店买了一瓶粉末状老鼠药闻到死,老板还赠送了一瓶。”蔡芸回忆,随后,两人来到双城镇农贸市场打羽毛球,其间,苗玉和蔡芸各自喝下了买来的老鼠药“闻到死”。至于自己为何要跟苗玉一起自尽,蔡芸的解释很是“潇洒”,她说是因为六年级很多男生都喜欢苗玉,她崇拜苗玉,觉得陪死也值得。

  有了这个版本,苗玉自杀的缘由似乎便有了解答。因为据蔡芸所述,苗玉自杀后,相继自杀的几位男生孙某、杨某和倪某都很喜欢苗玉。

  于是,再往下推断,一个集体自杀的链条就被勾勒出来了:这次自杀风潮的始作俑者是苗玉,苗玉深受男生喜欢,不堪骚扰,一时冲动自杀身亡,爱慕她的男生则难以接受她死亡的现实,跟随自杀。“情感骚扰”版本就这样出炉了,此后自杀的那些男生手臂上所刻的“5·19”的字样,便也有了解释:为纪念苗玉所为。

  这样的解释引起了苗鸿生夫妇的极大不满。“按照蔡芸的说法,孩子集体自杀就是因为苗玉引起的,这是对苗玉的不尊重,死无对证,他们现在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我们苗玉”。

  蔡淑萍并不否认女儿在男生中的地位,“但,这不是娃娃遗书的内容。我认为一个13岁的孩子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何况我了解的事实是5月19日是一个孩子们很早就集体策划好的时间,苗玉只是参与者,男生手臂上的字早在4月底就刻好了,并非苗玉死后才刻的。”

自杀学生三缄其口 死亡原因至今是谜

  关于5月19日当天学生自杀的确切数字,我们从当地官方“统一口径”中获悉的是仅为苗玉与蔡芸两人。但在6月5日,苗鸿生夫妇以及不少学生家长都向我们表示了对当地官方说法的重大质疑。

  苗鸿生夫妇在亲朋好友协助下料理完女儿的后事后,对自杀原因展开了大量调查,他向我们反映,苗玉、蔡芸只是当天在双城镇农贸市场自杀的学生中的两位,“真实情况是,5月19日本来是有4个女生约好了一起到农贸市场自杀的。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两位,镇里至今没有对外公布。”

  苗鸿生说,被当地官方隐瞒的两位女生分别叫赵丽与陈燕(皆化名),都是苗玉的同班同学,“按照事先拟定的计划,4个人应该是放学后先到农贸市场集合,而后统一吃老鼠药。但赵丽临出发时突然被她父亲叫去还自行车了,没能赶上,至于陈燕为什么缺席,我们一直没有打听到。”

  “5月19日晚上,苗玉班上还有一名叫曹慧(化名)的女生也自杀了,同样没有公布,不过她是单独行动的,是用刀片割腕自杀,幸好被发现抢救过来。”

  苗鸿生告诉我们,陈燕对外界比较敏感,接触不到,而曹慧家的砖瓦房就在蔡永金家附近,他建议我们到那里进行核实。但是当我们到那里时,却发现门户紧锁,原来好好在家养病的曹慧已经不知去向。

  “苗玉她们自杀后,学校里的男生在4天里接连自杀,像有默契似的……这很明显嘛,孩子们是在集体自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们后来调查到了,早在4月20日左右,双城小学六年级就曾经有过一次集体自杀!证据确凿,当时就有十多名学生吃了粮食包装的老鼠药‘闻到死’,苗玉当时也在内,只不过那一次老鼠药是伪劣的,孩子们没有自杀成功。”

  苗鸿生还告诉我们,4月20日十多名学生第一次自杀未遂后,六年级很多孩子都在自己的课桌上刻下了“5·19”的字样,还有一些甚至刻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他说,孩子们刻的字样除了“5·19”外,还有“恨了又恨”,要么就是“春天来了”,“蔡芸的手臂上就刻着字,我问她为什么刻,她却回答我闹着玩。”

  苗鸿生说,学生连锁自杀后,学校的老师也曾经进行过调查。但学生要么就是保持沉默,说什么都不知道,要么就回答老师:你们不要调查了,调查也是白搭。孩子回答得很漠然,这让教师和家长们都感到非常震惊。

  当地政府表示严查

  事件结论难以求证

  6月5日下午,我们前往24日喝敌杀死农药自杀的男孩倪勇(化名)家。男孩的身体已经渐渐康复,我们问他为何服毒自杀,他一声不吭地看了我们一眼,而后迅速转到门外不再搭理我们。

  倪勇的父亲对于我们的采访始终欲言又止,接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后,便不再愿意回答我们的任何问题。

  倪勇自杀的原因,按照当地调查的结果是因为学校在19日出事后要求所有的学生上下学必须有家长接送,而24日当天他的母亲没有送他上学,他便在家附近的树林服下了从家里带出的农药。

  但是苗玉的舅舅蔡永金却指着那片树林告诉我们,农药其实是倪勇早就藏在那里的,他说,这表明孩子很早就有了自杀的准备。

  6月5日,我们到达武威的当天就去拜会过有关部门。有鉴于凉州区委副书记张琪海为事件调查组的组长,我们首先希望得到他的接待。然而张副书记最终因处理要事没来。武威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文道伦的接待比较诚恳,说正副局长都下乡巡视去了,这几天正是我们这里的中考和高考。

  6月6日17:00,我们终于见到了武威市凉州区区委副书记韩吉永。韩副书记表示,政府对这件事也决不会坐视,正在尽力做好工作。

  因为事情的真相存在太多的“迷茫”,我们的调查就此中断,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当地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但回过头来细想,武威绝对不是一个“没文化的地方”,这是一个古城,古名曰为“凉州”,是国务院颁布的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地方不大,总人口190万,但影响不小,著名的五凉文化在这里发源,铜奔马(汉代马踏飞燕)是中国旅游的标志,无数的老外可以不知道秦始皇,但是都知道有个武威汉简、都知道那尊铜奔马。

  我们的调查也显示,武威并不是一个用高压取得“高升学率”的地方,这一切都告诉我们,学生们频频产生的轻生现象应该和这个地方有没有文化传承或教育水准高不高没有直接关系。

五月凉州黑色纪录


5月19日晚7时许,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双城镇小学六年级(甲)班女生苗玉、蔡芸(皆化名)放学回家后在集贸市场内购买并服食了鼠药,苗玉死亡而蔡芸经抢救脱险。

  5月21日,双城中学学生赵某在家与母亲拌嘴后,服农药自杀,在送往医院抢救途中死亡;

  5月22日中午,双城小学六年级(乙)班男生孙某与母亲拌嘴后服鼠药自杀,经抢救脱险;

  5月23日晚8时,双城小学六年级(乙)班学生杨某突然服鼠药,经抢救脱险;

  5月24日上午,双城小学六年级(乙)班学生倪某于上学途中忽然服食农药,经抢救脱险。

  一连串的“死、死、死”———几乎一天一个倒下去,搞得小镇风声鹤唳,谈“药”色变,以至于一时间家长们视孩子如棘如电,连一些幼儿园的娃娃也赶起了“时髦”,稍不如意就威胁阿姨:“我要喝药!”

  武威市公安部门侦查的结果是,最早服食鼠药的苗玉和蔡芸是从双城镇街面上开店铺的成元处购得的。于是,5月23日,成元以违反剧毒危险物品管理被治安拘留。6月2日,成元以涉嫌非法买卖毒害性物质罪被转为刑事拘留。

  据成元交待,其经销的鼠药是从武威西凉市场凉都商贸城前摆地摊的鼠药商贩王翠英处购得的,于是30岁的王翠英(女)于5月23日以违反剧毒危险物品管理被治安拘留,6月2日,王翠英以涉嫌非法买卖毒害性物质罪被刑拘。

  事发后,武威市和凉州区成立了以凉州区委副书记张琪海为组长的事件调查组。调查组认为,几名学生服毒自杀,教育主管部门和教学单位负有一定的责任。5月31日,凉州区向武威市上报了对有关责任人的处理意见:给予双城镇学区教育专干李平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双城镇双城小学校长王林山行政记大过处分,免去校长职务;给予双城镇小学六年级班主任吴寿昌、王兴文开除留用一年的处分,免去吴寿昌总务主任职务;给予双城镇党委副书记宁攀学和双城中学校长查寿堂党内警告处分。对凉州区教育局副局长杨发寿批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