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 初二学生因口角之争用砖头砸死同班同学
■ 为争一元赌币两伙少年展开群殴一人死亡
■ 小小少年为何如此漠视生命
■ 西安一中学生酒后闲逛拿砖砸死流浪妇
■ 因大声说话被隔壁敲墙提醒竟拿刀杀人
■ 16岁少女协助多人轮奸少女
■ 14岁孪生少女在校园里称老大
■ 17岁初中生要钱不成一怒用啤酒瓶砸母亲
■ 16岁中学生因纠纷打倒要饭男子后活埋
■ 四条生命的罪与罚
■ 关注中学生杀人案件成为社会案例
■ 为报复债主17岁初中生勒死7岁孩童
■ 未成年人犯罪逐年增加三类案例警醒教育
■ 青少年道德教育不容忽视
■ 青少年犯罪警示录
■ 甘肃学生集体自杀险情探究
■ “江湖”何时能远离校园
■ 16岁少年制造两起血案
■ 25万青少年自杀呼唤心理教育
■ 为何中学生频繁自杀
■ 13岁少女被冤枉偷衣服一怒服毒自杀
■ 不堪中考压力深圳一女生服药自杀
■ 放弃如花生命青少年自杀现象
■ 少年梅花帮
■ 台湾百分之四十七青少年曾萌自杀念头
■ 高2女生学习下降割腕跳楼自杀
■ 精神问题严重自杀成为青少年第一死因
■ 遭暗恋女孩拒绝13岁中学生跳楼自杀
■ 迷失在花季
■ 女子死在“珍惜生命”的警示牌下
■ 被认为长发不得入校一男生剪发后自杀
■ 被取笑女学生服毒自杀
■ 香港中学生自杀只因家庭压力太大
■ 夜半忆淫书细节中学生强奸杀害理发女
■ 让孩子远离自杀阴影
■ 中学生自杀案例
■ 为圆大学梦绑架挣学费
■ 在校中学生杀人后酣睡付费雇人洗血衣
■ 初二女生因嫉妒偷窃好友败露后杀其灭口
 
 


14岁孪生姐妹成校园黑老大 家长联名要求严惩


  4月23日,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刑侦一大队处理了一起系列抢劫案。令人惊讶的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竟是两个1990年出生的孪生少女。

  据介绍,孪生姐妹小吉、小祥已在哈市南岗区某中学“称霸”两年了。该校某班约80%%的学生都被她俩抢过,不给钱的学生就会挨打,一名学生自今年3月以来竟被她俩抢了二十多次。

  孪生姐妹校园抢劫

  2002年,孪生姐妹小吉、小祥进入哈市南岗区一所不错的中学读书。自她俩入学以来,该校学生的噩梦就开始了。一次,初一男生林洪在肯德基买了两个汉堡,刚走回校园,小吉上来就抢他手里的汉堡,林洪不给,小祥冲他左脸就是一巴掌。最后,姐妹俩不仅抢走他的汉堡,还抢走了5元钱。林洪说:“不给不行,有个同学不给钱,被她们用棒子打了一个星期,后来都不敢上学了。”林洪第二次被抢是在上体育课时,小吉过来问他有没有钱,林洪说没有,小吉姐妹俩就搜他身,搜出20元后才放他走。林洪说他被抢过五六次,他们班差不多80%的同学都被小吉姐妹俩抢过。

  这对孪生姐妹还找了几个小伙伴,她们都在一只耳朵上穿洞,作为同伙标志。她们一起在学校内以“借钱”的名义肆无忌惮地行抢,还在校外纠集了几个年轻人,对不服管的学生大打出手。如果哪个学生没带钱,她俩就把他们的校服或钥匙扣下,让其第二天来“赎”,同学们只好回家向家长要钱。有的同学不敢对家长说,只能把午餐费交给她们,自己挨饿。她们用抢来的钱抽烟、喝酒、处“老铁”、泡网吧。学校放假,她们没有同学可抢,就潜入学校,撬开仓库偷东西,曾经被值班的老师发现。

  老师教育竟遭报复

  小吉姐妹的行为严重扰乱了学校的正常秩序,使学生的身心健康受到伤害,家长们忧心忡忡,纷纷找到校方,要求严惩姐妹俩,还孩子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校方领导曾对姐妹俩多次进行家访,还与派出所、社区干部一同教育姐妹俩。没想到,民警在对这对孪生姐妹的母亲汪桦说明情况后,她竟什么都不管,还责令两个女儿自己想办法还钱。

  期间,班主任老师时时照看她俩,还掏钱给她俩买衣服和午饭。但姐妹俩依然我行我素,2003年6月,她俩将班主任老师的手提包盗走,拿走包内的现金和手机后,将包内的银行卡、身份证等物品全部扔到马家沟河里。

  当年7月,鉴于小吉屡次违反校规,该校给予她开除留校察看处分。但小吉对处分毫不在乎。

  家长联名要求严惩

  今年4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小吉一个人在厕所堵住几个女生,命令她们马上凑齐5元钱,不然就翻兜、打耳光,几个女生只好凑钱。在一份被抢的学生名单上,一名学生自今年3月开学以来被抢了二十多次,共计金额240元。家长们忍无可忍,几十人联名给派出所写信,要求严惩这对校园小“恶霸”。4月20日,姐妹俩在抢一名同学的钱时被民警抓获,派出所正式立案侦查。4月22日,两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据调查,这对孪生姐妹的父亲2000年去世,她俩随母亲生活,而母亲汪桦经常不在家。她俩被抓到派出所后,民警一直联系不到汪桦。小吉说已经两天没看见妈妈了。而姐妹俩不知道其他亲属的住址及联系方式。民警只好将姐妹俩所住社区的主任找来做法定代理人,转交拘留通知书。

  母亲不管亲属不问

  日前,姐妹俩的母亲汪桦出现了,她称自己现在没有经济来源,社区每月给家里240元低保,她还要经常出去打工。

  据民警了解,姐妹俩的亲属对她俩在经济上没有帮助,也不管她俩。汪桦说:“我丈夫的亲属方面没人管她们,我在家是独生女,父母都老了,没能力帮我,我要出去打工,真是没能力管好她们。”

  校方对汪桦意见很大,在一份材料中写道:“对于该生的恶劣表现,家长始终抱听之任之、放任不管、熟视无睹的态度,家长的纵容,致使姐妹俩这种嚣张行为愈演愈烈。”

  民警在办案过程中,只见过汪桦一次。汪桦走时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但当办案民警按联系方式与汪桦联系时,发现电话根本不是她的。据民警介绍,去年,姐妹俩从南岗区打车到动力区,下车后以没钱为由拒付车费,并逃跑,小吉被出租车司机当场抓获,扭送到附近的派出所,面对民警她拒不认错,并大声说:“我是未成年人,你敢把我怎样!”

  据了解,过了2004年元月,两个小姑娘都已满14周岁,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满14周岁的人犯抢劫罪应负刑事责任。(文中人物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