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 初二学生因口角之争用砖头砸死同班同学
■ 为争一元赌币两伙少年展开群殴一人死亡
■ 小小少年为何如此漠视生命
■ 西安一中学生酒后闲逛拿砖砸死流浪妇
■ 因大声说话被隔壁敲墙提醒竟拿刀杀人
■ 16岁少女协助多人轮奸少女
■ 14岁孪生少女在校园里称老大
■ 17岁初中生要钱不成一怒用啤酒瓶砸母亲
■ 16岁中学生因纠纷打倒要饭男子后活埋
■ 四条生命的罪与罚
■ 关注中学生杀人案件成为社会案例
■ 为报复债主17岁初中生勒死7岁孩童
■ 未成年人犯罪逐年增加三类案例警醒教育
■ 青少年道德教育不容忽视
■ 青少年犯罪警示录
■ 甘肃学生集体自杀险情探究
■ “江湖”何时能远离校园
■ 16岁少年制造两起血案
■ 25万青少年自杀呼唤心理教育
■ 为何中学生频繁自杀
■ 13岁少女被冤枉偷衣服一怒服毒自杀
■ 不堪中考压力深圳一女生服药自杀
■ 放弃如花生命青少年自杀现象
■ 少年梅花帮
■ 台湾百分之四十七青少年曾萌自杀念头
■ 高2女生学习下降割腕跳楼自杀
■ 精神问题严重自杀成为青少年第一死因
■ 遭暗恋女孩拒绝13岁中学生跳楼自杀
■ 迷失在花季
■ 女子死在“珍惜生命”的警示牌下
■ 被认为长发不得入校一男生剪发后自杀
■ 被取笑女学生服毒自杀
■ 香港中学生自杀只因家庭压力太大
■ 夜半忆淫书细节中学生强奸杀害理发女
■ 让孩子远离自杀阴影
■ 中学生自杀案例
■ 为圆大学梦绑架挣学费
■ 在校中学生杀人后酣睡付费雇人洗血衣
■ 初二女生因嫉妒偷窃好友败露后杀其灭口
 
 


初二学生因口角之争用砖头砸死同班同学



案发现场


藏尸现场


家属悲痛欲绝

  核心提示 既是同窗又是同室密友,却仅仅因为小小的口角之争,其中一人竟操起砖块毫不留情地砸向曾经与其同窗共读了三个多月的同学,最终酿出命案。这是12月19日发生在白银市靖远县乌兰中学两名校外住宿学生身上本不该发生的一幕惨剧。目前,制造血案的学生已被警方刑拘。

  A、初二学生神秘失踪

  2004年20日,星期一。上午第一节开课后,靖远县乌兰中学初二(9)班的班主任老师发现班上的学生吴某没有到校上课,也没有向老师请假,询问其他的同学都称不知,班主任老师便觉得纳闷,并随后将这一情况向学校进行了报告。第一节下课后,学校便组织部分老师和同学到处寻找,在四处找寻无果后,

  学校于当日下午将吴某不在学校的消息通知了其家长,随后,其家里也发动亲属邻居到处进行寻找,但找遍了凡是能找的地方,均不见吴某的音信,让家长和学校都感到十分的焦急和担心。

  B、学生惨遭同窗毒手

  12月20日晚,靖远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接到学生家属及学校的报案后,对此非常重视,并立即组织相关所里民警配合进行配合查寻,同时对吴某的失踪进行多方面的分析研究,警方最终在吴某在校外租住的宿舍里发现了血迹,但仍不见吴某踪影。室内的血迹立即让民警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经过进一步的找寻摸排,警方将嫌疑锁定在与吴某同住一室的学生路某身上,遂赶到学校将还在上课的路某叫来讯问。经讯问,路某便很快供认是他将吴某打死了。随后,在路某的指认下,警方在距吴某宿舍以南大约50米的一个草垛里找到了吴某的尸体。

  C、口角之争引发命案

  经过对路某进一步的审讯,路某供述了其杀害同学吴某的犯罪经过。据了解,吴某和路某及其他3名同学同租住在校外的一间民房里。12月19日,正是星期天,其他同学都回家了,屋内只剩下吴某和路某两人。早上起床后,两人在屋内闲聊,吴某说自己的家乡好,路某说自己的家乡好,两人尔后竟为此争执不下,各不相让,争的面红耳赤。争执间,路某突然跑到门外,从墙头上拿下一块砖头,冲进屋内朝着吴某的头部砸了下去,吴某当即一头栽倒在地上。发现吴某没有了呼吸,此时路某才慌了神色,慌乱中急忙将吴某的尸体塞到床底下,将室内血迹进行了擦洗,第二天早晨,趁其他同学出门上学之计,为怕事情败露,路某将吴某的尸体用床单裹住,趁天色未亮扛到门外藏到了一个草垛中,随后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去了学校上课。

  D、家属提出10万赔偿

  12月22日下午,记者赶到乌兰中学进行采访,在学校的校园里记者看到,受害学生的几名竟在校园里烧纸钱,在学校门口的治安室里,受害学生的母亲哭的死去活来,悲痛之极。在学校的二楼会议室里,许多受害学生的亲属代表正在与靖远县教育局、城关派出所及学校领导就赔偿一事进行协商。死者的父亲神情木然地坐在会议室一角,一言不发。一位受害学生的亲属告诉记者,他们的学生尽管是在校外被害,但租住的地方是经过学校同意的,因此学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家属为此提出了10万元的赔偿。就此,乌兰中学的杜校长说,学校学生在校外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校方也感到非常的遗憾和同情,目前学校已主动拿出1万元让家属先办理受害学生的后事,至于其他事情需要双方进一步的协商,协商不成,家属可以通过诉讼法律进行解决,最后法院如何定责,学校该承担多少责任就承担多少责任。截止下午6时记者离开学校时,双方仍没有达成一致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