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母亲捐肾救女
一棵树的蕴意
一袋父母心
我的疯子娘
永失我爱
等着你叫我
一碗热汤面
我们的父亲
母亲拼死保护两岁幼子爱重伤
黑镜头中的母爱
动物情感篇
白血病儿,爸妈对你永不言弃
父亲的微笑
回家过年
父母苦心感动厌学儿子 两月冲刺进大学
妈妈,今生我用什么回报你
秋夜送儿归
丝丝白发儿女债
不能没有你
父亲
我给妈妈寄馒头
父亲节里忆父亲
断线的纸风筝
孝心是怎样养成的
用母爱做成的清凉饮料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父爱无边(一)
父爱无边(二)
父爱无边(三)
亲情是风筝的线
母爱的厚度
母爱的胜利

母爱的胜利

 

  2000年岁末,大庆采油四厂的张国芳,怀抱7个月的女儿从北京儿童医院凄然归来。这个刚刚对世界绽开灿烂微笑的女婴永妍被专家确诊患上了发病率仅为万分之一的奇症:“先天三房心”,并伴有“三尖瓣闭锁”、“室间隔缺损”、“房间隔缺损”、“肺动脉高压”等多重病症。此病是被专家宣称“生存期无保证”的灾难病,中国目前对此病还没有突破性的疗救办法。

  一纸诊断书划定了一个幼小生命的可怖期限。2001年永妍的肺感染已经波及生命,医生说:“放弃了吧,就是治好了也养不起!”已经麻木的张国芳失魂落魄地向朋友倾诉了将失去女儿的悲情。偶然中一位好心人突然向她提供了一条线索,张国芳流着泪水翻烂了一本又一本杂志,查遍了数百张报纸,终于在《健康报》夹缝中发现了一条救助信息:“美国格劳瑞希望之地基金会”免费专治各种疑难心脏病。张国芳立即向美国方面拨出求救电话。

  也许是因这扇希望之门拥挤着太多的求助者,张国芳一连打完7张电话卡也没与格劳瑞女士联系上。她身上的钱都花光了才猛然想到网上呼救。她回到家赶紧找到懂英语的同事张立君。张立君迅即放下所有工作,为她查找网址,整理基金会要求的病诊资料和救助说明。网上联系终于通了:3天后张国芳收到了格劳瑞女士的回信,同意接收,但要排队等候,因为世界各地的孩子已排满了她的救助名册。

  张国芳刚刚升起的希望再次落下。此刻的永妍已出现心衰,医生对她下了病危通知书。这些情况远在美国的格劳瑞女士全然不知。万分火急中张国芳恳求张立君再拟文稿请求关注,张国芳用中国母亲骨肉深情书写了一腔绝望和希望,张立君把小永妍的危况如实告知:“尊敬的格劳瑞女士,面对每时每刻都面临死亡的女儿,作为母亲我不得不再次向您发出焦急的呼救。您的跨越世界的博爱让我这个中国女人无时不在动容,我从网上得知您的孩子也曾被相同的疾病所折磨,您为了征服这一世界性的先天顽症,用爱心和高超的医疗技术挽救了一个又一个不同肤色的儿童。我们同是母亲,我的女儿现在已处于卧床等死的最后阶段,我仅向您问一句:救还是不救?……”

  一夜的艰难期待让张国芳度日如年,她在梦里仿佛感到女儿已不复存在。清晨她突然接到了张立君的电话:“格劳瑞女士通过翻译亲自打来电话,她告诉你明天就用传真机给你发来邀请函,并让你尽快来美国,特别叮嘱要路上带氧气,但要按美国规定只能一个人来,医疗免费,生活费用自己负担,准备3000美元。”张国芳被意外的惊喜惊呆了,在电话里流着泪说出一句话:“美国母亲也这样伟大!”便无语哽咽。

  第二天格劳瑞亲笔签的特急邀请函发过来了,同时还附带着一份免费的往返机票。所有的救助手续都已齐备,但是3000美元的食宿费对张国芳却是天文数字。走投无路的张国芳万般无奈下找到丈夫单位、大庆石油管理局庆丰实业公司的领导,诉说了困境,公司领导和工会干部十分同情,当即召开动员大会,全公司一千多名干部工人表现出极大的爱心,当天捐款4.5万元交到张国芳的手上。

  带着格劳瑞跨国之爱的邀请函和一千多颗大庆人的爱心,张国芳独自怀抱着女儿到沈阳外事办办理签证手续,也许是外事办很少遇见这种特殊情况,道道关卡让她们母女俩终于没有得到准签出国,理由是:必须要经中国的权威医院出示证明,证明其女儿的病症确实在国内无法治疗,专家同意到美国治病。此外还要有美国格劳瑞女士的同意电话直接打到沈阳外事办……

  张国芳连夜给北京儿童医院一位曾给她女儿诊病的医生打电话,哭着请求医生为她证明,并向外事办说明情况,然而,牵扯到医疗技术和国内专家声誉大事,他不敢贸然做主,让她找院领导。无奈下张国芳一关又一关地用电话乞求,诉说女儿生命垂危的情况,终于打动了院方的一位临床专家,他出于救死扶伤的人道之心帮助张国芳联系了外事办。紧接着,张国芳又拨美国电话查找格劳瑞女士。此刻女儿的肺感染再度发作,她拼命地打电话拼命地询问,一张又一张电话卡迅速用完,由于不会英语,本来已接通的电话又断掉了,总算找到了“希望之地基金会”的一位华人工作人员,她拼力呼喊找格劳瑞女士。听到张国芳的哭诉,格劳瑞女士告诉她:您放下电话,我给中国外事办打电话,所有的费用我来负责。

  两道最后的程序打通了。17个小时后,飞机在纽约肯尼迪机场降落了。格劳瑞女士派助手高举着写着汉语拼音的字牌,把张国芳送到了纽约皇后区救助基地。3个小时后张国芳面前出现了一位慈祥的金发女性,她身边的一位翻译介绍:“这位就是格劳瑞博士,刚才堵车,让您久等了,请接受我的歉意!”

  格劳瑞女士满面微笑地拥抱着张国芳说:“做母亲很伟大,您的母爱精神,救助生命的意识让我感动!”张国芳激动地回答:“您也非常伟大,无私地帮助世界各地的母亲救治了那么多孩子,我代表中国母亲感谢您!”

  3月9日在“纽约大学医疗中心”格劳瑞亲自安排好小永妍的“改善肺循环”手术。格劳瑞对所有参加手术的医护人员说:“这位中国母亲历尽艰辛来到美国,为救助女儿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惟有母亲才能做到对生命的惊人关爱,让我们为她祈祷,因为她的女儿是一例患上‘三房心’的重症者。让我们尽到爱心尽到医生的天职!”

  美国式的语言让张国芳泪飞如雨。女儿被静静安放在手术床上,格劳瑞派最优秀的医生为永妍做了成功的手术。张国芳从始至终被两位护士陪护着,每当她焦急流泪的时候,美国护士都要轻轻地为她擦去泪水,拥着她连连说:“OK,OK”,并用不太熟练的华语劝慰她:“手术会成功的!”

  手术完成后为防止感染,医生建议对母女实行七天七夜的封闭隔离,这种隔离让母女面对面而不能有丝毫接触,巨大的玻璃屋外张国芳听着女儿的哭声心急如焚。而每天格劳瑞和美国护士都用最温暖的语言和爱去抚慰她,她们每人给张国芳的女儿准备了一件精美的礼物,爱心伴着张国芳度过了艰难的七天七夜。

  永妍终于度过了危险期,这位在美国救治史上最小的先天奇症患者终于“起死回生”,小永妍康复后体重增加4斤,每天笑个不停。格劳瑞女士高兴地告诉张国芳:第一次手术已告成功,如果二次手术复查没问题,您的女儿长大后完全可以拥有爱情、事业、生儿育女,不影响任何生活,也不需终生服药!

  当笔者采访结束时,恰巧是张国芳和女儿准备离开中国,再赴美国复检第二次手术的日期。我们看到此刻的张国芳和家人一脸荡溢的幸福。我们知道:不分国籍的爱又一次在中国大庆——美国纽约之间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