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母亲捐肾救女
一棵树的蕴意
一袋父母心
我的疯子娘
永失我爱
等着你叫我
一碗热汤面
我们的父亲
母亲拼死保护两岁幼子爱重伤
黑镜头中的母爱
动物情感篇
白血病儿,爸妈对你永不言弃
父亲的微笑
回家过年
父母苦心感动厌学儿子 两月冲刺进大学
妈妈,今生我用什么回报你
秋夜送儿归
丝丝白发儿女债
不能没有你
父亲
我给妈妈寄馒头
父亲节里忆父亲
断线的纸风筝
孝心是怎样养成的
用母爱做成的清凉饮料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父爱无边(一)
父爱无边(二)
父爱无边(三)
亲情是风筝的线
母爱的厚度
母爱的胜利

父爱无边

 

  这是一位70岁的维吾尔族老人,当他步履蹒跚地来到报社给记者讲诉了他和他14岁的脑瘫儿子的故事之后,记者不禁对这位伟大的父亲肃然起敬。这位七旬的孤寡老人为了脑瘫儿子不惜卖房还债,7次到乌市求医问药,正方偏方吃了个遍,可儿子的病情仍然不见好转。

  “我的年纪已经大了,越来越放心不下我的儿子,他连最简单的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我走了之后,他年轻的生命是不是也就走到了尽头?”这位老人说着伤心地低下了头。

  我是库车县人,在单位开车。1990年我的妻子又怀孕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份意外的惊喜,因为我们当时只有一个女儿。在我们的期盼中,孩子终于出生了,是个男孩,但他不会哭,医生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这孩子也只是象征性地“哼”了一声,听到这个声音我们已经喜出望外了。

  我们没有多想就把孩子抱回了家。这孩子一天天地长大,我们才察觉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从来不哭也不叫,难道他是个哑巴?当时我在跑长途,在家呆的时间很短,但这个“哑巴”儿子却是我的挂念,我们没有因为他是个哑巴而减少给他的爱。

  儿子3岁那年,有一次发高烧烧了两天,打针吃药都不见效。两天之后,烧退了,我们发现儿子开始张着嘴急喘,同时眼睛瞪得很大,全身都在抽。这把我和妻子吓坏了,赶快到医院去检查,这才知道儿子得了癫痫。

  我们为此大吃一惊,当时又问医生为什么这孩子都3岁了还不会走路,还大小便失禁?医生给孩子做了简单的检查之后说:“你带孩子去做个CT吧。”我们去给孩子做CT时,做CT的医生又说:“这孩子怎么一分钟都停不下来,可能有多动症,这没办法做CT。”我们只好又来问原来的那个医生,他告诉我们,这孩子很可能是小儿脑瘫。天!原来是这样!

  从那时开始我开始四处寻找治疗脑瘫的药和方子。我曾经上过汉校,读过很多小说,汉语还够用,而且我相信现在的医学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为了了解有关脑瘫的信息,我一有机会就翻看报纸广告,去书店查相关的资料,到各大医院去咨询专家的意见……我能想到的我都在做,所有的机会我都不放过。我邮寄内地治疗脑瘫的各种自制药,听说哪儿有神医都不远千里找上门去,有些药品还没上市我儿子就已经吃过了,什么康脑舒、脑复康……

  这位老人一连串说出了很多脑部用药,看来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我和妻子那点微薄的积蓄都花在了儿子身上,尽管生活艰难,但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仍然想尽办法给儿子治病。

  为了多赚些钱,我更加频繁地跑长途,在外面打零工,回家的时间就更少了照顾儿子的重任完全落在了妻子身上。我偶尔回来,看见房子里乱乱的,常常都埋怨妻子为什么不打扫。妻子气呼呼地地说:“刚打扫干净,儿子就一阵子乱吐、乱撕,每天都不知道要打扫多少遍。”看妻子气得嘴都发青,我又劝她说:“不要为一点点小事生气,把心放宽点,急也好,气也好,他都不知道,这又何苦呢?”妻子无话可说,一肚子的火都只能压在心里。

  直到2001年5月,41岁的妻子因脑溢血去世后,我才真正体会到妻子当时的心情,渐渐地我也明白了如果不是这个儿子,妻子不会这么年轻就去世的,她是积劳成疾啊!也许这对她是一种解脱。妻子去世后,为了还债,我卖了房子,到农村去租便宜的房子,我们一家三口相依为命。

  去年女儿也出嫁了,这个不能自理的儿子更成了我的心病。去年8月,我又带着儿子来到乌市,我相信这里会有儿子的一线生机。

  说到这儿,这位老人坐不住了,很焦急的样子。记者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已经出来几个小时了,孩子还绑在床上,不知他会不会把绳子弄开,炉子里还烧着火……我每次出来心里都忐忑不安,担心他一个人会不会出意外。”老人说着眼圈红了。难怪他几次问我几点了。记者答应明天去他的家里了解情况后就送走了老人。

  第二天,记者来到了老人租住的约有十平方米的小屋,也是在来了之后才体会到老人对儿子浓浓的爱。小屋里面黑乎乎的,门口支着火炉子,火墙上搭着破旧的被褥,散发出刺鼻的异味。对面一个破烂不堪的碗柜边摆着一张古董似的沙发,紧挨着的就是两张拼在一起的单人床,上面只铺了一张薄薄的毯子。真的太寒酸了,虽然记者心里早有准备,可仍然为之一惊。

  他的儿子坐在床上,腰部系了一条绳子绑在床帮上。见我进来后,两只大眼睛定定地盯着我望,好像想搞清楚我是谁。这时看不出他的不正常。可当我走近他时,他开始用口水吐我,吐着呵呵地笑着。老人笑着说:“他经常这样,高兴了也这样。”对儿子这么一点情绪的变化,老人都格外珍惜,格外欣慰。

  现在我知道带这孩子有多么不容易了,他吃饭要人喂,吃着吃着就“噗噗”地乱吐一气。你要是不小心,他一翻手就把碗打了,打了碗他还高兴地“哇哇”叫着。你生气也不是,打他也不是。有一次我不在家,他把毯子扔到了火炉边,差点着火,我吓坏了,狠下心在他背上打了一巴掌,他立刻就又犯了癫痫。把我吓得不知所措,只有不停地掐他的人中,心里为他祈祷着。经过了那次后,我再也不敢打他了。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晚上他不睡觉,搅得你也一夜一夜的睡不成觉。晚上等他安静一点时,我就把绳子解开,让他睡得舒服点,可他反倒更不安静了。他不停地用脚跺着床板,嘴里“得得得”地念叨着。我实在没办法,又把他抱起来绑好,可很不忍心,这并不是他的错啊?更何况,他10年来已经饱受疾病的折磨,已经够不幸够悲惨了。
  
  说到这儿,老人的眼睛又红了。他儿子又开始跺床板了,吵得我们没有办法继续聊下去。这位老人低头到处寻找什么,然后他找到了一根火钩子,他说:“这小子害怕这个。”说着他用火钩子在床板上敲了两下子,他儿子吓得缩成了一团,一声也不吭了。我们又开始聊起来。
 
 我只能陪着他一起不睡觉,长期下去,精神很差。晚上睡觉他还有个毛病,如果你把脸背对着他,他会用手扳你的耳朵,让你把脸转过来贴到他的脸上,这样他会安静一会儿。每天我从外面回来,他就高兴地拉着我的胳膊甩来甩去,有时也会“阿帕、阿帕”(汉语是“妈妈”的意思)地连叫几声,或者把脸伸过来让我亲他。
  
  记者:他还会说其他的吗?

  老人:不会,“阿帕”也是他高兴的时候才叫的,当我让他再说时,他就不说了。平时房子里很少有人来,今天你来了,他很高兴,所以一直就停不下来。

  记者:原来是这样,刚才我也听到他叫了几声“阿帕”。

  老人:每天我出门时,也拉着儿子的手,给他说“霍西”(再见),我每次都说,并在心里祝福他平安,希望有一天他能明白。也许是有病乱求医吧,我现在想练气功,学好了给儿子治病。

  记者:你是一个好父亲!

  老人:不,我是一个无能的父亲。医生说治好儿子的病最少要20万元,我没有能力给儿子挣这么多钱啊!现在我们在靠低保生活,高昂的医疗费更是遥不可及啦。

  说到此,这位坚强的老人眼角溢出了泪水……

  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无论他是健康的,还是残疾的,父母都不惜用自己的一切去换取孩子的幸福,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也许希望渺茫,可对父母来说就是一切,就是生活的全部。在这里,我们也祝福他们都能健健康康地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