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母亲捐肾救女
一棵树的蕴意
一袋父母心
我的疯子娘
永失我爱
等着你叫我
一碗热汤面
我们的父亲
母亲拼死保护两岁幼子爱重伤
黑镜头中的母爱
动物情感篇
白血病儿,爸妈对你永不言弃
父亲的微笑
回家过年
父母苦心感动厌学儿子 两月冲刺进大学
妈妈,今生我用什么回报你
秋夜送儿归
丝丝白发儿女债
不能没有你
父亲
我给妈妈寄馒头
父亲节里忆父亲
断线的纸风筝
孝心是怎样养成的
用母爱做成的清凉饮料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父爱无边(一)
父爱无边(二)
父爱无边(三)
亲情是风筝的线
母爱的厚度
母爱的胜利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这是个听起来有点离奇有点凄凉却感人至深的故事。

  一位年过半百的母亲,在风华正茂的女儿遭遇车祸惨死、交警部门作出不合理的责任认定后,为证实女儿无责,她包下专车,含着泪水,以自己和儿子的生命为试验品来还原事发时的那一幕!

  最终,去年5月30日,省公安厅发布复核结论:撤销原结论,改认定驾驶员桂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死者沈晏蝉不负责任。坚强的母亲这时才流下宽慰的热泪。

  但这位母亲接下来的举动更让人动容,她要把40万元车祸赔偿金捐助一所希望小学。

  她还不断地在网上对着司机们说着同样的一句话:不要酒后驾驶。她还用自己温柔的话语,去安慰那些和她一样因车祸而失去儿女的父母亲。

  数日前的一个傍晚,记者敲开了杭州拱墅区一个居民小区的一户人家。

  女主人周艾萍,一位面容憔悴的母亲,得知记者的身份后,忧郁的双眼涌出了泪水。就在俯身替记者拿拖鞋的那一刻,母亲的胸口荡出了一张制成挂件的照片。

   照片里的女孩浓眉大眼,笑得很灿烂。

  “这就是我可怜的女儿庆庆(学名沈晏婵)!”母亲用颤抖的双手托着女儿的照片,泣不成声地瘫坐在沙发上。

  在随后的采访中,周艾萍几次都伤心得昏厥过去,采访只能在断断续续中进行。

  出事前,孝顺女在QQ上留下最后一句话

  2003年12月8日晚上9点左右,宁波纺织学院学生沈晏婵在宁波市区自南往北横过公路时,被突然飞速驶来的一辆小客车撞倒,23岁的花样年华在瞬间凋零。(2004年5月20日时报曾作详细报道)

  沈晏婵的父母,周艾萍和沈桧林得到消息后,匆忙从老家安吉县赶到宁波。“庆庆,我们回家……”妈妈抱庆庆头,哥哥抱庆庆身子,爸爸抱庆庆脚……一家四口挤在车子的后排回安吉的家。

  “妈,我就要工作了,以后您每月给我的200元生活费可以用来给自己添新衣服了。”这是出事前几个小时,沈晏蝉在QQ上给母亲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母亲周艾萍怎么也接受不了,女儿就这么永远离她而去了。

  事故发生后,宁波市交警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此起交通事故中,醉酒驾驶员桂某负事故主要责任;死者沈晏婵横过公路未注意看清来往车辆,负事故次要责任。

  周艾萍夫妇不相信一向守规矩的女儿会违章,于是向省公安厅交巡警总队(现改名为省交管局)申请重新认定,但最初得到的答复是维持原认定意见。

  为取证,母亲和儿子以身试险模拟现场

  宁波市交警支队告诉周艾萍一家,事发时,桂某的车时速是87公里,可这与周艾萍在现场调查时,目击者们给的答案不一致。“很多目击者都告诉我驾驶员当时开车的速度可以用‘飞速’两个字来形容,至少有110公里了!”拉着记者的手,周艾萍愤愤地说,“再说当时庆庆已经走过四分之三车道了,相信她穿马路时应该离车子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为了解开疑惑,周艾萍向各路专家咨询、求教,肇事车到底要多快的速度才会撞上她的女儿呢?咨询结果为,肇事车的速度应该不止87公里。

  为了使证据更加确凿,周艾萍心里有了一个近乎疯狂的决定:包一辆车来模拟事发的那一刻,即让车子用87公里、100公里、110公里等不同的车速,驶向在前面100米处步行的自己或儿子。

  2004年4月中旬,周艾萍用每天600元的高价,包下一辆桑塔纳小轿车来到宁波。整整10天,每天早上7点到9点,晚上9点到半夜,周艾萍带着儿子和司机去事发现场做试验。

  “儿子,准备好测速,司机,准备好!”在距离车100米左右的地方大声喊着。站在路旁的年轻男子抹掉眼泪,手臂一挥,司机以原先定好的速度驶向远处行走的老妇人。“吱……”随着一个紧急刹车,车子在距老妇人两米处停下……这是那十天里出现无数次的场景。

  就这样,这浸着泪水,汗水,甚至血水的实验,得出了一个结论:不超110公里车速的车子,是不可能撞上已穿过四分之三车道的沈晏蝉的。

  交通法,重视以人为本改变事故认定

  2004年2月13日,周艾萍来到浙江省公安厅信访接待室径直要找副厅长张景华。接下来的一个月,省公安厅为此案专门成立了专家组进行分析论证,并委托浙江大学机械与能源工程学院力学系做测试鉴定。

  张景华还亲自来到宁波事故现场,模拟重现了当时事故发生的情景,回来后还绘制了一张示意图。

  驾驶员违章已是事实,问题的关键是,死者沈晏婵是否有违章行为?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规定,行人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在没有人行横道线的地方过马路。可怎么判断沈晏婵是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通行的呢?

  2004年5月1日,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它对这类情况有较明确规定。仔细阅读新法后,警方感到,新法体现的以人为本、扶持弱者的思想完全可以借鉴。

  根据现场重现的情况看,事故发生时,沈晏婵已通过了四分之三以上路面。

  “司机假如没有酒醉,没有超速行驶,而是在规定车道内行驶,沈晏婵完全有可能安全通过路面。”张景华斩钉截铁地说。

  2004年5月30日,省公安厅对交通事故作出复核结论,认定驾驶员桂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死者沈晏婵不负责任。

  “女儿终于可以含笑了。”周艾萍和沈桧林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赔偿金,以女儿的名义资助贫困小学

  坐在记者面前75岁的沈桧林,头发花白,拘偻着背,言语不多。

  老人是浙江省安吉县第三中学的离休老师,一生坎坷,49岁与周艾萍结为夫妻,50岁才生下了沈晏蝉。“晏”,意为迟到;“蝉”,意为美丽。老年得女的沈桧林曾暗暗发誓:不管多难,一定要把得来不易的女儿培养成才。

  周艾萍含着眼泪说,去年借钱在杭州买下这套房子,目的不光是为了方便打官司,也是为了不让老伴沈桧林睹物思人。因为在安吉老家,到处都是女儿的痕迹。

  “自从女儿走后,老伴的话就更少了……不过,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叮咛我该给女儿买新衣服了,该给女儿的手机充值去了……”说到这,周艾萍无法抑制地失声痛哭起来。

  面对不久将领到一笔40万元左右的赔偿金这个问题,周艾萍用颤抖的手抹去眼泪,目光坚定地说:如果民事诉讼成功,他们将以女儿的名义,用这笔钱去资助一所贫困小学,让更多的孩子可以读书、读好书。

  他们希望,学校可以让她的女儿当名誉校长,如果可能,最好是女儿的母校孝丰镇中心小学。以此让大家记住,醉酒驾车,害人害己,带给人们的是永久的痛。

  好母亲,网上狂发帖告诫司机安全驾驶

  和女儿最后一次对话是在网络上,于是,网络似乎拥有了女儿的影子。

  痛失爱女的周艾萍,疯狂地迷恋上了互联网。

  新浪、搜狐……在各大中文网站上,她不断地发帖子,用她最纯朴的话语,去安慰那些有着和她相同经历的父母亲们,她还一再告诫司机们不要醉酒驾车,不要超速行驶;她甚至想成立一个专门的网站:纪念丧身在车轮下的可怜人,纪念花季凋零的少男少女。

  周艾萍的帖子吸引了千千万万人的目光,好多人回帖诉说酒后驾驶的危害,好多人忏悔自己以往冒失的酒后驾驶行为,还有更多的人与周艾萍交流自己曾经有过的相似得伤痛。

  在诉说与倾听之间,周艾萍结交了好多朋友。其中有一名博士生,知道周艾萍的儿子留守部队无法回家过年,36岁的博士生在除夕夜上门陪二老过年,做了一桌热腾腾的年夜饭。自从女儿走后,周艾萍一直生活在痛苦的回忆中,“这个年,总算过得像过年了。”周艾萍苦涩地说。

  “通过QQ,我每隔一星期就会给庆庆留言。告诉她我最近的所见所闻,告诉她妈妈想她了,告诉她妈妈在努力帮她讨个公道,尽管我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再收到她的回复了……”哽咽的周艾萍诉说着,话语断断续续,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