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母亲捐肾救女
一棵树的蕴意
一袋父母心
我的疯子娘
永失我爱
等着你叫我
一碗热汤面
我们的父亲
母亲拼死保护两岁幼子爱重伤
黑镜头中的母爱
动物情感篇
白血病儿,爸妈对你永不言弃
父亲的微笑
回家过年
父母苦心感动厌学儿子 两月冲刺进大学
妈妈,今生我用什么回报你
秋夜送儿归
丝丝白发儿女债
不能没有你
父亲
我给妈妈寄馒头
父亲节里忆父亲
断线的纸风筝
孝心是怎样养成的
用母爱做成的清凉饮料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父爱无边(一)
父爱无边(二)
父爱无边(三)
亲情是风筝的线
母爱的厚度
母爱的胜利

父亲节里忆父亲

 

  六月到了,父亲节也到了,而对我来说,这是个黑色的节日。


  十六年前六月的一天早晨,我还在睡梦中,朦胧中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喊:“不好了,林大爷晕倒了!”幼稚的我,打死也不相信,父亲会在去晨练的路上晕倒在公厕里,我仍然睡我的。不知过了多久,热泪盈眶的奶奶把我弄醒,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往医院跑。


  医院和我家在同一条街道上,我们很快就到了。在病房门口,站满了我的邻居和父亲商界中的朋友。我和奶奶直接来到父亲床前,几位叔叔和继母阿姨已经楞楞地呆在那里,而高大魁梧的父亲静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奶奶把我的小手放在父亲温暖的大手里,要我喊“爸爸”。我一连喊了几声,父亲没有应答,却从眼角挤下一滴眼泪,一滴来自生命深处沉重的泪。医生说,父亲是高血压引发的脑溢血,病情危险,说不了话。我拨开父亲的手,飞一般跑回家里,拿了自己的储蓄罐,又飞一般跑回医院。我气喘吁吁地把储蓄罐放在医生的手里,拽着他的衣角说:“叔叔,求求你,救救我爸爸,让他跟我说话,我要听爸爸说话,呜呜……”


  第二天深夜,去江西办事的六叔和姐姐在接到电报后终于十万火急赶回家里。姐姐不顾一切把我带到医院,我们趴在父亲身上,姐姐痛哭流涕地说:“爸,您醒醒,醒醒!我们已经没有妈妈了,您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们可怎么办,怎么办哪?”


  天不怜人,父亲也无视我们的悲痛,在昏迷后的第五天,他竟然面带微笑撒手人寰,到天堂赶赴母亲的约会,享年五十三岁。父亲的死,在那个异乡城镇上引起了轰动,都说这是一场恶梦。我们全家都被这个毁灭性的灾难打垮了,甚至整个家族从此失去了支柱,陷入痛苦的深渊。奶奶终日以泪洗面,不久哭瞎双眼。当我看着亲人将去,却无能为力,小小年纪的我,就懂得了所谓的荣华富贵并不足惜,唯有亲情最难割舍。


  时至今日,历经风雨洗练,尝遍人间沧桑的我,依然无法从母逝父丧,骨肉难亲的苦痛中解脱出来。我深深地记得,每当华灯初上,忙完一天生意的父亲回到家里,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候,调皮的弟弟趁机骑上父亲皮球一样的肚囊,挥动小手像打鼓般捶捶打打,还不时向我示宠。坐在一旁的奶奶却不断唠叨着,生怕宝贝孙子打坏宝贝儿子。而我更喜欢趁父亲躺下时,拿来小剪刀一点一点地剪掉他那硬硬的脚趾甲,并央求说:“爸爸,我帮您剪掉臭趾甲,您得给我讲故事。”很多次,父亲便给我讲起他跟母亲的往事。父亲说起了年轻时跟母亲随文工团下乡唱戏,是怎样的男才女貌,招人羡慕;说起了母亲怎样爱他,以至他刚下地到田头,母亲随后就带了点心来看他;说起了母亲是怎样的贤惠,每天总是提前给父亲放好洗澡水……这时候,我才知道,我原来有一个这么好的妈妈,可惜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清楚!


  十六年过去了,我们虽然搬回了老家,但家里的很多摆设还跟以前的一样。不是买不起新的家具,而是想留住那些与父亲有关的点点滴滴。没事的时候,我就躺在沙发上,静静地回溯那已逝去的甜蜜和温馨。记得八岁那年夏天,我和邻居小朋友经常在晚上去捉萤火虫。有一次,奶奶来找我,对我说:“妹仔,快回家,你爸从广州回来了。”我一听高兴极了,连呼带叫:“噢,爸爸回来啦!爸爸回来了啦”我一进门,父亲便把我抱起来,说:“乖女儿,你就要上学读书了,爸爸买了件礼物送给你。”说完变戏法似地抖出一条桔红色的裙子,胸前还有一只蝴蝶结,漂亮极了。爸爸每次外出都会带很多好吃的东西回来,但却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我买衣服。我清楚地记得,开学第一天,我穿着这条小公主裙引来了多少羡慕的目光,连老师也来问我裙子在哪买的。我就大声地回答:“我爸爸在广州买的。”那时候,我是多么幸福骄傲啊!


  在父亲去世的前一年,我得了急性阑尾炎。父亲急忙把我送到医院,表叔很快给我主刀作手术。迷糊中,我听表叔跟父亲说我的患处已经发炎流脓,幸亏手术及时。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父亲正用热毛巾敷我打点滴的手。见到我醒来,父亲用拇指刮着我的鼻子说:“我的宝贝女儿,你真是福大命大啊!”我知道父亲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前不久我的体育老师就是因为这病误诊而英年早逝的。住院的那一星期里,父亲每天喂我吃完早餐才去商行忙他的生意。说来好笑,那时我居然希望自己在医院多住几天,那样父亲疼我就更多。


  其实,父亲的一生是在忙忙碌碌中度过的。爷爷去世得早,父亲以长兄如父的责任扛起这个家,带着九个弟妹长大成人,又帮五位叔叔安家置业。逢年过节,父亲一大早就提着一只大竹篮去购节货,然后叫我挨家给各房叔婶送去,再回学校读书。不但自己家里的事要父亲操心打点,就连家族里的红白喜事也要他主持大局。只要别人有求于他,父亲总是尽心尽力地一帮到底。被瓜分的家族房产要回收了,父亲四处奔走;堂叔的地被别人占用了,父亲为他出头;就连叔婶吵架,也要父亲去调解。年迈的祖母患有关节炎,半夜里痛苦难耐,父亲就起来给她老人家擦药按摩。有一天深夜,刺耳的电话声把我们全家从睡梦中惊醒,老家的亲戚从村公所打来电话,说他母亲骤然发病,父亲急忙请了大夫就往老家赶。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铮铮铁汉,居然来不及交代一言半语就匆匆离去!


  有一件小事,至今想起依然令我深深感动。几年前年底,我到四叔商行帮忙,有一位老华侨买完东西后向四叔打听,附近有没有一个叫“林大”的,也是做这行的。他说市场搬了,他找了一上午都没找到。四叔问他有什么事,老人家便慢悠悠地讲述起来。原来,老人家出国前孤身一人在家,生活贫困,买东西时,父亲总是少收他的钱,还常常把家里拜神后的供品送给他,就连他去泰国找他哥哥,也是父亲帮他联系打听并出资让他去的。这些年,他很想念父亲,托人写信寄来又都被退回了……一边旁听的我,早已触景伤情,泪流满面。老人家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已经作古十余年。作为儿女,我在伤心之余,更为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如果问父亲给我们留下什么的话,这就是最大的财富,没有什么比这更富有的了。


  我亲爱的父亲,我们今生缘浅,愿来世再续。下辈子,我一定还做父亲母亲的儿女,我要在您们怀里尽情撒娇,弥补今生的遗憾,让我好好承欢膝下并尽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