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母亲捐肾救女
一棵树的蕴意
一袋父母心
我的疯子娘
永失我爱
等着你叫我
一碗热汤面
我们的父亲
母亲拼死保护两岁幼子爱重伤
黑镜头中的母爱
动物情感篇
白血病儿,爸妈对你永不言弃
父亲的微笑
回家过年
父母苦心感动厌学儿子 两月冲刺进大学
妈妈,今生我用什么回报你
秋夜送儿归
丝丝白发儿女债
不能没有你
父亲
我给妈妈寄馒头
父亲节里忆父亲
断线的纸风筝
孝心是怎样养成的
用母爱做成的清凉饮料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父爱无边(一)
父爱无边(二)
父爱无边(三)
亲情是风筝的线
母爱的厚度
母爱的胜利

给妈妈寄馒头

 

  人的一生总会遇到许多事情,有的只要遇到一次,那记忆就如同石刻般划上深深的痕迹。我就遇到过那么一次,那是四十多年前我亲历的一件真实的事。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困难时期”,我还是一个孩子。也许是油水不足的缘故,当时的人个个胃口大,按当时配给的粮食定量,现在谁也吃不完,可那时人人都喊饿,我们孩子正在长身体,就更加容易饥饿了。


  1960年春,通过努力刚找到工作的妈妈按当时的政策规定被下放到湖南农村,同时带走了年幼的弟弟,我与父亲就只好吃食堂了。那时,我在街道食堂就餐的饭卡常常距月底还差好几天就已用光。为此,涂改饭卡的事我干过,可是没有一次得逞。为了满足饥饿的小肚皮,我们常常三五成群袭击菜农的地盘,小小红萝卜是我们的主要目标,得手后用衣襟擦擦,哪怕带些泥土也嚼得津津有味。印象中最难忘是"马口夺食"的一幕:首先由胆大的同伙腾空一个书包,其他人一字排开以遮挡他人视线,"主犯"从套在马嘴上的麻袋里将节节稻草和玉米胡乱装满书包,可是这种行动往往没有多少收获,原本喂马的玉米就少得可怜,而且均沉于袋底,到手的果实能有多少便可想而知。


  转眼,在饥饿中即将迎来春节,我自然想到了农村中的妈妈和弟弟,一个想法在幼小的心灵里油然而生。那时食堂卖的馒头真大,我们食堂清一色个个是用五两五钱(当时一斤定量规定买面粉可得一斤一两)面粉蒸出的大馒头。


  当月,我勒紧小肚皮节约半斤定量买了一个大馒头,并对父亲道出心愿:寄一个大馒头给妈妈和弟弟过年。我们用微火将馒头烤得金黄,然后由做木工的父亲制作了“轻量级”的木盒装箱,爸爸决定由我亲自完成这次邮寄任务。


  记忆中接待我的是一位慈祥的中年男子,看到邮寄品是一个馒头时一怔:“娃儿,这类食品不好邮寄,再说要几天才能收到,到时馒头会坏的。”情急中我含着泪水说:“伯伯,只要你给我寄,坏了我不怪你。”看着还没柜台高的我,特别是知道这是我送给妈妈和弟弟过年的礼物后,他眼中闪着泪花,为我办理了也许是他一生中惟一的“特别业务”。


  以后,我也曾多次打听但至今没有找到那位邮局的伯伯。从妈妈口中得知寄去的馒头没有霉变但已僵硬。通过开水泡发,他们也算是饱餐一顿。这虽不算是什么美味,但妈妈说从馒头看到了孩子的心。几十年来,在人生道路上我也努力地用此心做人。


  多年来,此事在回忆往事的一些场合常常谈起,不少同龄人会为之而泣。在今天,特别是过上好日子的现在写出来,仿佛激情得以释放又似乎得到一种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