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母亲捐肾救女
一棵树的蕴意
一袋父母心
我的疯子娘
永失我爱
等着你叫我
一碗热汤面
我们的父亲
母亲拼死保护两岁幼子爱重伤
黑镜头中的母爱
动物情感篇
白血病儿,爸妈对你永不言弃
父亲的微笑
回家过年
父母苦心感动厌学儿子 两月冲刺进大学
妈妈,今生我用什么回报你
秋夜送儿归
丝丝白发儿女债
不能没有你
父亲
我给妈妈寄馒头
父亲节里忆父亲
断线的纸风筝
孝心是怎样养成的
用母爱做成的清凉饮料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父爱无边(一)
父爱无边(二)
父爱无边(三)
亲情是风筝的线
母爱的厚度
母爱的胜利

丝丝白发儿女债

 

  那天,正在外地采访,忽然接到父亲打来的长途电话。问我今年生日要不要回家过。我说到时看情况再说吧,如果有时间,我会回去的。父亲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叮嘱了一句:“自己在外面,别舍不得花钱,一定要吃好。”便挂断了电话。


  没过几天,母亲也打来了电话。“女儿啊,没什么太要紧的事儿还是回家过生日吧。昨晚你爸一宿没睡好,就和我念叨你:湘玉有好长时间没回家了吧!我说哪有啊,她这次离开家只不过才两个多月呢。”听了母亲的一番话,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要知道,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父母身边的乖乖女。邻家大人也都夸我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力所能及地帮父母做点儿事,或是坐下来陪他们聊聊天。也许是我活泼调皮的性格原因吧,再不搞笑的笑话经过我的嘴讲出来,也是绝对的精彩,常常逗得他们捧腹大笑。可自从我上了大学,尤其是毕业后做了一名电视台的新闻记者,能够好好坐下来陪他们聊上一会儿天,已经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了。他们不曾有半点怨言,一如既往地支持我,鼓励我。


  用“严父慈母”这四个字形容我的双亲,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从我刚刚懂事的那天起,父母就教育我:“要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要以助人为快乐之本。”学习上常常提醒我:“一个要想做大事的人,首先必须拥有的就是渊博的知识”。一向崇拜毛主席的父亲还特别提醒我:一代伟人毛泽东,毕生读过的书不计其数,他的雄才伟略都是源于平日对知识的无限积累。这些看似平常的道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也造就了今天不甘于平凡的我。


  记得小的时候,父亲每每下班回家,都会从办公室带回许多诸如《人民日报》、《参考消息》之类的报纸,饭后阅读。我就坐在父亲的旁边。等父亲把所有的报纸都一一看过之后,我就会像模像样地重新拾起报纸,学着父亲的样子,盯着上面的内容看上老半天。父亲见我如此喜欢阅读,就去新华书店为我买回了各种读物。博览群书增长了我的见识,开阔了我的眼界。以至后来,终于不甘于总是读别人的作品,自己开始尝试着向创作这条道路上发展。17岁那年,在市级报刊上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女儿心中的母爱》,从此一发不可收。先后在《人民日报》等多家国家级报刊上发表作品百余篇。


  对于我今天所取得的这些成功,父母付出了太多太多。为了让我从小接受到最好的教育,他们托人将我送进了全市唯一的一所重点小学读书。记忆中,那是最艰难的一段日子。新房子刚刚盖好,借款还没还清,父母靠那点微薄的工资除每月还一部分借款外,还得攒钱为我支付昂贵的学费。那段日子里,身高一米八二的父亲,体重仅剩六十九公斤;原先五十六公斤的母亲,体重也减到了四十几公斤。这一切的一切,仅仅是为了让我能在一个好的环境中读书。


  至今还记得,父亲当时上班穿的衣服都是母亲工厂里发的工作服。每到发工作服的时候,母亲就会要一个特大号的带回家让父亲穿。忘不了,在风雪交加的天气里,父亲骑着那辆老式的自行车接送我上学时的艰辛。更加忘不了,加班到深夜十一、二点的母亲,下班回家还要在月光下为我洗换下的衣物,早晨五点钟又早早地起床为我做早餐。


  后来,父母看我在写作方面有很大潜力,又支持我读了新闻专业的研究生,充实专业知识。为全面支持我的写作,还先后为我买回了电脑、传真机。使我在创作的海洋里如鱼得水。我深深地知道父母对我有着很高的期望,他们认为我是最好的,他们为我而自豪。以至他们身边的同事、朋友还有自家的一些亲戚,都知道我是一个写作高手,还送给我一个很亲切的名字——小才女。


  父母看到我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做了一名年轻的新闻工作者,深感欣慰。但他们却不知道,不安分的我,脑海里还有着更多更高的梦想。今天的这一切,对我而言只不过是迈向理想的第一步。我会继续坚实地走好今后人生的每一步路。因为我是父母的骄傲,仅这一个理由,就足够我去为之拼搏一生的了。


  每每回家,看到父母因操劳而日渐增多的白发,心里就像打翻的五味瓶,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滋味涌上心头。曾经不止一次地在作品中告诫广大读者,尤其是那些远离父母的游子们要常回家看看。可回过头想想,自己又做了多少呢?每次都以工作忙为自己找借口,想想真是不应该。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多花一些时间陪在父母身边,尽自已的一点孝道?可从小要强的我还要继续打拼,我想用另外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表达我对父母的依恋与想念。每投寄一份稿件,我都会在通联地址一栏填写上父亲单位的地址。每次,父亲总是第一个看到我新作品的人。


  深夜,独坐电脑前轻敲键盘,写下这段文字。只想对善良的父母说一句:亲爱的爸爸妈妈,女儿好想你们。女儿在异地他乡祝福二老:身体健康,每天都有一个好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