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母亲捐肾救女
一棵树的蕴意
一袋父母心
我的疯子娘
永失我爱
等着你叫我
一碗热汤面
我们的父亲
母亲拼死保护两岁幼子爱重伤
黑镜头中的母爱
动物情感篇
白血病儿,爸妈对你永不言弃
父亲的微笑
回家过年
父母苦心感动厌学儿子 两月冲刺进大学
妈妈,今生我用什么回报你
秋夜送儿归
丝丝白发儿女债
不能没有你
父亲
我给妈妈寄馒头
父亲节里忆父亲
断线的纸风筝
孝心是怎样养成的
用母爱做成的清凉饮料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父爱无边(一)
父爱无边(二)
父爱无边(三)
亲情是风筝的线
母爱的厚度
母爱的胜利

父亲的微笑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很少笑的。不知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日子里确实没有什么可笑的事情,还是连绵不断的大青山让父亲无法笑起来。总之,父亲对笑是非常吝啬的。


  就在我姐姐刚刚会爬的时候,体弱多病的爷爷就扔下两鬓成霜的奶奶和未成年的幺叔独自去了。父亲瘦弱的双肩上一下子承担起了两副重担。紧接着,我们兄弟三人又相继来到人间,叫父亲更加寝食难安。从我记事起,父亲仿佛从来不知疲倦似的,总是天没亮就起床,天黑以后才归家。即使吃饭的时候,也总是我们开始吃了以后才来,还未等我们吃好他又走了。也许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的缘故吧,父亲虽然很少打骂我们,但我总觉得他严厉有余,而慈祥不够,有点怕和他在一起。


  小学毕业的时候,我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初中。那是一个有雾的早晨,当班主任把录取通知书递给父亲的时候,一字不识的父亲用双手紧紧地攥着,竟然有些颤抖。父亲看了一遍又一遍,沟壑纵横的脸上绽放出孩子般的微笑。然后,伸出满是老茧的大手在我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


  啊,父亲原来并不可怕!平时,他把他慈母般的情用一种特别的方式表达出来,遗憾的是我们当儿女的未能品味出来。父亲是一座沉默的大山,总是屹立在我人生的旅途中,风来挡风,雨来遮雨。为了供我们兄弟读书,父亲起早贪黑,更加劳累了。长期的耳闻目染,一种吃苦耐劳的品质渗入了我的灵魂深处。此后的日子里,无论道路多么泥泞,无论风雨多么颠狂,我都绝不轻言放弃!


  1987年的秋天,我终于成为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滴酒不沾的父亲第一次端起了酒碗:“行!老子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你供下!”几多汗水,几多眼泪,就在父亲开心的笑语中烟消云散了。为了筹集学费,父亲毅然卖掉了他视若生命的老牛。望着被岁月的风风雨雨折磨得像犁弯一样的父亲,我禁不住哭了。父亲看了一眼撩起衣角偷偷擦眼的母亲,笑着说:“傻孩子,哭啥呢?只要你们姐弟争气,我和你娘就是累死了也值得!”浑浊的眼睛里分明蓄满了泪水!


  永远记得那个白露为霜的早晨,父亲挑着行李为我送行。那沉沉的担子,压弯了父亲肩上那黝黑的扁担。“爸,让我挑一段吧。” “我行!”父亲用手一垫,利索地把担子换到左肩,迈开大步幸福地走在故乡通向山外的青石路上。我跟在父亲的后面,露水打湿了裤角,裹在脚上,凉飕飕的。凝视着父亲零乱的白发,一股热流从心底涌起,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我什么也没有说出。寂静的山路上,父亲沉重的喘息声,流水一样弥漫开来。


  车窗外,父亲左手拄着弯曲的扁担,右手的衣袖不停地擦拭着汗水,满脸的灿笑:“到了学校,也别太攒,差钱,写封信回来。”“爸,回吧!”我不敢跟父亲的眼神接触,抬起头望着已升起一人多高的太阳——那太阳正灿烂地对我笑。父亲走了,暖暖的阳光中,父亲的背影越来越小。我闭上眼睛,两颗晶莹的泪滴悄然滑落……


  那时候,我的梦想是玫瑰色的——大学毕业后,当一名记者,走南闯北,用我五彩的笔书写七彩的人生。然而现实总是那么的无奈,一个雾蒙蒙的早晨,一辆破破破烂烂的客车把我送回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大山怀抱。


  那个夏天的太阳似火,把父亲赤裸的背脊晒得黑亮黑亮的。望着父亲佝偻的脊背,我迷惘了:难道我也要像父亲一样在大山的怀抱里终此一生?午后,太阳虽已偏西,但依然很毒。我跟着父亲来到地里,那矮小的玉米在太阳的炙烤下恹恹的,侏儒一般。“你写信回来要钱,我只好把买肥料的钱给你寄去了。”父亲说。“既然这样矮小,还服侍它干什么?”“种下了,多少总会有点收成。再说,把草薅了,下季再种也干净的多。”父亲深情地凝望着那些迎风招展的玉米,“困难总会过去的。”父亲总是这样,无论环境多么艰苦,他都微笑着面对。在他的感染下,我的家虽然清贫,但绝不缺少笑声。


  “种下了,总会有收成。”我默默地重复着父亲的话,扭头看了看别人家那高大粗壮的玉米,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随后的日子里,我静下心来做我该做的事。值得欣慰的是,我未让我的父亲失望。


  岁月匆匆,流走了多少欢乐和忧伤,飘逝了多少往事和记忆,唯有父亲的微笑还清晰如昨。父亲的微笑是风,在我头脑发热、自以为是的时候,让我警醒;父亲的微笑是火,在我寒冷、需要关怀的时候,给我温暖,激励我在泥泞的道路上义无返顾地跋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