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枯萎的花朵
生命如歌 畅想呼吁
体味人生 爱在身边
母亲捐肾救女
一棵树的蕴意
一袋父母心
我的疯子娘
永失我爱
等着你叫我
一碗热汤面
我们的父亲
母亲拼死保护两岁幼子爱重伤
黑镜头中的母爱
动物情感篇
白血病儿,爸妈对你永不言弃
父亲的微笑
回家过年
父母苦心感动厌学儿子 两月冲刺进大学
妈妈,今生我用什么回报你
秋夜送儿归
丝丝白发儿女债
不能没有你
父亲
我给妈妈寄馒头
父亲节里忆父亲
断线的纸风筝
孝心是怎样养成的
用母爱做成的清凉饮料
女儿车祸惨死 母亲冒死模拟事故
父爱无边(一)
父爱无边(二)
父爱无边(三)
亲情是风筝的线
母爱的厚度
母爱的胜利

黑镜头中的母爱

 


  这是一幅令人震颤的画面:全身扭曲畸形的女儿绝望的脸以及母亲慈爱的神情在这里剧烈冲突着,爱与恨的交织表达了对人类现状的控诉。




  这幅照片简洁而清楚地表现了人类复杂的经历。发自内心甜蜜的爱和对死的接近,却因为饥荒而变得富有戏剧性,把孩子送给土地这一庄严的行动表现了人类生命来自这片土地的信仰,这是充满愤怒与绝望的痛苦哭泣,但同时却让人尊敬和充满希望,这幅照片反映了世界所遭受的痛苦和灾难,也反映了人的信心和命运。




  当1967年比夫拉战争导致了大规模饥荒和大量无辜平民死亡之后,非洲的饥荒第一次被报道。面对这样的情景,我们被震惊了:干瘪的乳房犹如枯萎的梨,含在一个骷髅般孩子的嘴中,那里面其实早已没有奶水。为了安慰孩子的饥饿,母亲不得不忍受被吮吸的痛苦。饥饿是来自身体的摧残,但这些照片中的悲惨情景却直逼人心,拷问着读者的灵魂。




  当1967年比夫拉战争导致了大规模饥荒和大量无辜平民死亡之后,非洲的饥荒第一次被报道。面对这样的情景,我们被震惊了:干瘪的乳房犹如枯萎的梨,含在一个骷髅般孩子的嘴中,那里面其实早已没有奶水。为了安慰孩子的饥饿,母亲不得不忍受被吮吸的痛苦。饥饿是来自身体的摧残,但这些照片中的悲惨情景却直逼人心,拷问着读者的灵魂。




  越南战争中,美国人原本希望速战速决,压根没有料到会如此漫长,如此艰难。在交战中,越南无数的村庄被焚烧,无家可归的人形同鬼魅。他们的房屋没有了,庄稼被毁,生命亦无保障。




  1983年10月30日凌晨5点,土耳其东部发生了里氏7.1级的强烈地震,147个村庄毁于一旦,1336人丧命。记者捕捉的是五个同时丧生的孩子从瓦砾堆中挖出后放在父母面前,而且正要全部埋进墓穴的那永别的瞬间。这位37岁的妇女一次丧尽全部子女之痛是难以名状,她左手抓住丈夫的腿,那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了,身后的背景告诉读者,这里承受同样灾难的不只他们一家。



  在追悼会的前排,马丁·路德·金的妻子科雷塔静静地坐在那里,红肿的双眼,忧伤的面庞,令人睹之泪下。他们的小女儿贝尔尼斯伏在妈妈怀里,两只大眼睛露出莫名的恐惧,似乎在向人们问着:“谁杀死了我的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场的众人神情肃穆,全场气氛紧张,人们对金的遇害感到震惊。




  安格里拉的儿子达尔尼·文森特1995年出生后便被认为活不了多久,医生对他全面检查后,发觉他仅有一个脑半球,而常人是两个,且出生后的第六天开始,坏了的半球已开始侵染其他部位与组织,他患有严重的大脑行为控制畸形症。图为安格里拉为小达尔尼洗澡的照片。




与妻子一起体验生命诞生的瞬间。




  1944年8月意大利佛洛伦萨从德国法西斯手中解放出来。女卖国贼们被剃光了头游街示众。这些民族的败类是怀抱婴儿的母亲或祖母,而婴儿的父亲都是另一个种族--德国人。图中这个剃光了头的母亲似乎不顾周围侮辱她的人们,仍平静地看着怀抱中的孩子。




  临产的爱丽丝与女儿爱莉娅一起赤身裸体地俯身躺卧于大地之上的照片,随着戈尔文的连绵不绝的影像之链的不断牵出,人类生命的传承嬗替以一种象征隐喻的方式浮现在我们眼前。




  5岁的凯斯·沃克维兹强烈反对他的父母再婚。在父亲与继母的婚礼上,他拒绝了许多活动,令他的父亲好不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