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850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青春的故事

大约一周前的上午,我还在研究室里准备下午研究发表,突然接到临一老师以中文问候开始的电话,电话里老师邀请说希望我为母校六十年校庆写点东西,纪念那些年的青春。心中一阵感怀激动,沉淀近十年的记忆便开始翻江倒海,真实又汹涌。

还记得我初进临一时,母校刚刚庆祝完五十周年校庆。倏忽一晃,竟然十年过去了。我在记忆里码对好刻度,这恍然察觉的刹那十年,让人直有黄粱一梦之感。

2006年夏秋的炎炎热气似乎依旧可感,当我站在国旗台对面高一教学楼的一面贴着分班结果的大红纸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时,兴奋而忐忑地期待即将发生在这儿属于我的青春故事。这是我与临一结缘的起点,也是我一生感激难忘的日子。

当时的我兴奋走过各个的教室门口,寻找着高一八班的班牌。在一间门口站着一个温和微笑老师的教室前,我见到了未来三年的班主任—李向阳老师以及里面散发青春热气的同窗挚友们。而这,几乎就是我在临一的三年青春故事里几乎所有的故事主角。

记得临一的高中的生活每日看似重复而单调,一周只有周六晚上和周日下午休息,我们却总可以在时间的缝缝孔孔里夹藏着许多只属于那个年纪的欢乐。当我后来一次在和我的国际友人们海边闲聊时描述起我在临一的生活起息时,我在他们一眼的难以置信里收获到了沉甸甸的自豪。我们临一人,都是在别人Enjoy青春的时候,用一节节比别人多上的自习,一次次按捺的青春躁动,一日日冷暖自知的流汗奋斗,才让我们在这未来里,有了更多和命运叫板的资本。

印象中,临一的考试出奇的多,三年从月考到期中考到期末考,再到高三的各种模拟考。我们当时对这些眼花缭乱的考试,几乎饱含“阶级仇恨”,自习课看见老师抱着一推白色的试卷就开始“哭天抢地”。那时老师吓我们最有效的一句话是:“看你们都在睡觉啊,那我们晚上考个试吧!”现在想想, 心中竟是一种莫名的幸福。此时的我,深深体会到正是这些“摧残折磨”让我有机会看见世界的模样,对于那些可亲可敬认真负责的恩师们,我怀抱着深深感激。

我们八班,是一个十分活跃有生气的班级,少年青春的年纪正是最为肆意绽放的时光。

同一个时空背景的青春故事大抵相似。老师不在的晚自习,我们班也会嗡嗡喧闹远近可闻,但却可以在后门的一个眼神里瞬间安静;考试结束的下午,我们可以在球场奔跑厮杀两眼见红,但也可以在一个“老师来了”的通报下后神速回到教室进入状态;放假回家前的最后一堂课,我们手搭在行李上激动得按捺不住,但却在班主任的监护下学得竟比平时认真。

回首三年高中生活,我应该是一个平凡得几乎看不见的存在。我在临一的青春故事也平凡得“泛善可陈”。但正是这些于当时看来平凡甚至让人“难受”的堆积,让我至今依旧深受其益。于我今天的视角,我深深地认同一句话::时间对所有人都很公平,它终究会给你一个答案,也会让你,成为独一无二的你。母校的学弟学妹们,请一定坚守自己的梦想,会绽放的,一定会。

掰手算来,我离开江西去外地求学业已经六年有余,离开祖国也将近两年。此时的我,走过并看见了以前作文里最爱使用的“千山万水,人间繁华”,世界真的很大,大到它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一切竭尽全力。

2009年的夏天,我最后一次走过临一的操场,走过教学楼,走过国旗台,最终走出了校门,愈行愈远,却始终欠一句:谢谢临一,未来再见。

这就是临川一中里我的青春故事,这些事许久没有被提起。于今行文至此,我心温烫似火,深深感谢临一,感谢当年恩师们及母校所有的教职员工,感谢这段以青春命名的故事。

行路渐远,世界愈大。学生在此山水遥遥之地,祝福母校生日快乐,四海桃李盛,五湖春风生。

                                       

 

                                                                                                      于 日本筑波

 

 

 

 

作者简介:

刘强 

2009年毕业于临川一中  高三八班

2009.09-2013.06 浙江科技学院轻化工程

2013.10-至今  日本筑波大学生命环境科学研究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