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851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临川一中往事纪念

莱斯大学校园里面参天的橡树,不禁让我想起临川一中教学楼后面大草坪内的樟树,那么挺拔,那么健硕,思绪不由飞到了8年前初到临川一中的那个夏天——时间虽跨越了一个抗战的长度,却历历在目。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面说,真正的天堂是我们已经失去的天堂。(The true paradises are the paradises that we have lost.)抚今忆昔,在临川一中的那一年,虽光阴不再,但那段时光就是天堂。

我清楚地记得,我是在2007年7月29号到临川一中复读的,当天校园里面很安静,太阳很大,却有微风,蝉鸣和树荫,草坪西侧的亭子平添了几分宁静致远的意境。

我进入的是理科补习零二班,班主任是物理老师高友才。记得当天高老师送我到电教楼(主楼后面那一栋楼)的教室门口,里面是熊东云老师的语文课在讲着作文,我走进去,坐在倒数第二排,坐我右边的徐学平。(记得当天讲得是作文,主题是要坚持自己的选择,里面提到的案例是建筑大师贝聿铭在重新设计巴黎卢浮宫的时候,引入埃及金字塔的结构,起初媒体和舆论铺天盖地地反对和嘲讽,贝聿铭坚持自己的想法,等到建成之后,终于得到法国各界的认可。)

理补02班老师配置其实是超级好的:

语文熊东云

数学曾长根(后来是罗正国)

英语廖晓林

物理高友才

化学李彩霞

生物吴寿生

这几位恩师都孜孜不倦投入教学,用自己的博学,幽默,包容,感染每一个学生。

熊老师当时是很优秀的年轻老师,不到30岁却教了零班在临川一中实属凤毛麟角。熊老师不但书教的好,而且他很有内才:书法写得好,朗诵比赛更是常常拿奖,同时也包办了临川一中各次晚会的主持。在临川一中,熊老师有“熊志摩”之美誉,我认为是实至名归的。他后面的发展轨迹更是亮眼,几年后教出了全省状元,担任国际部的首任班主任。

熊老师由于年纪和大家相差10岁左右,所以和学生们关系很紧密。我经常看到中午12:30的时候,师母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他回去吃饭,熊老师仍旧在走廊里面开导学生,帮学生疏导心理压力。毕业的时候,同学们每次聚会见到老师,熊老师也时常灌输自己的爱情观和事业观,我至今受益甚多。

数学老师曾长根是06年零班的班主任,记得光那一个班就出了12个清华北大,我当时把曾老师当成大神来敬仰。他上课讲题举重若轻的姿态颇有大师风范,可惜他由于个人原因离开临川一中一段时间。后面于是就换了文科补习零班的数学老师罗正国来。

罗老师是蛮富有人格魅力的老师,他会在课堂上发脾气,也会在课堂上讲段子,更是在高考前押题,说高考数学倒数第二道圆锥曲线的题目,如果不考椭圆,我就一个个把大家在临川的家当步行拉回你们的老家。(事实上,最后考的是双曲线,考后大家纷纷要求罗老师兑现诺言,罗老师只得跟我们“打太极”。)

有一件小事是,大家知道罗老师同时担任文科补习零班的班主任,大家都知道文科班女生很多,上课就讲说要联谊。罗老师觉得大家盛情难却就和文科班班主任过老师说,后来过老师以怕影响学习为由就婉拒了联谊。事情泡汤之后,作为补偿,罗老师某次上课故意说粉笔用光了让陈载阳去文科班借,于是就让文科班的一堆女生认识了陈载阳。陈载阳春光满面地回教室,一堆男生甚是嫉妒,哈哈。

罗老师讲段子更是一绝,他说她自己把妹(认识师母)也用了一点小心机。罗老师回忆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是体育委员,准备挑选拉拉队员,罗老师当时就看上了师母,但是挑选拉拉队员的时候叫了所有女生,却唯独没有叫她。急得师母主动去找罗老师问为什么,罗老师好像赔了个不是,请她看电影,后来就在一起了。

这些场景之所以印象深刻,大概是因为高考前荷尔蒙被压抑,大家向往爱情而不得表达而对于此类事情刻骨铭心。

廖晓林老师我在乐安二中的时候就听说了他,他在04年高考前押中了完形填空题而声名鹊起。廖老师表达能力极强,课上旁征博引,放在今天绝对是段子手了。他深知课堂里面生涩的英文搭配很难让学生听进去,便会将其他的小故事,方便学生记忆。例如Mission单词的意思是“使命”,他拆成“Miss” “I” “On”,直译过来就是“小姐我上”,一个英雄救美的使命故事便跃然纸上了,时隔今天我都记得,不禁佩服廖老师的功力了。

廖老师由于担任学校领导岗位,时常要出差,便请了好几个女老师来代课,也算是给班里的同学发福利了。作为一个情商高的男人,他临走之前介绍即将来代课的老师时,最终都会以美女来收尾,例如:“官水兰,理科零班英语老师,美女”  “罗彩云(老公很厉害,是个博士),美女”。

高老师是不苟言笑的类型,他的画风很符合班主任的气质:课堂上讲话铿锵有力,从来不拖泥带水。在课后一对一和同学讲话的谈心的时候,却如春风一般温暖动听。记得他说,你们不要把这里当成是补习班,把这里当成是清华北大的预科班就好了。听到此处,突然觉得自己斗志高昂了很多。有时候,很多事情如果从另一面来解读,效果很不一样,高老师的这句话,到现在都很鼓舞人心。

化学老师李彩霞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算是“铁娘子”了。课堂讲话是很干练,我拿通知书的那一天,李老师正好在办公室里面,他勉励我好好学习精密仪器技术来报效祖国,想到次数我不由心潮澎湃。

生物老师吴寿生受小儿麻痹症影响惯用左手,但是思路却很敏捷,他普通话发音很可爱,例如会把自己的故乡“金溪”发音成“jin qi”,把班里的“龚著浩”发音成“jiong jv hao”。吴老师讲话很励志,说自己的从小得病,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有自己的事业,妻儿,唯一的原因是自己会坚持,会最大化地包容自己的缺点来去做成一件事情。这写精神在课本上是学不来的,吴老师的言传身教对我的成长进步激励至今。

 同窗之谊

班里一共有58个同学,5位女生。一般是三个人三个人一起坐的,由于照顾女生,老师安排前中间前两排座位(6个座位)给女生坐,剩下的一个空自然是男生补充。饶金彪他就坐在那个位置,某次罗正国眼神不好,说成班里有6朵金花,饶金彪意外中枪,成为第六朵,名字里面正好有个“金”字,不愧是人如其名,哈哈。

补习班里大家的感情我觉得要比应届班要好一点,毕竟大家都有高考中失手的经历,算是难兄难弟。大家都会讲自己高考失手的教训,大家都互相安慰,期待来年考得更好,同学之间讲题毫无保留,去校门口买报纸,吃兰州拉面,游文塔也经常成群结队去。这一年是大家真是情好日密。

窗外的故事

高三35班在主楼的三层的最左边,这一层都是临川一中高三的理科班,共有6个。整个楼层里面,左边三个教室的同学下楼都会经过教室门口。课间如果有美女经过的时候,我们都会互相告诉一下。我印象最深刻的画面是文科补习零班,来自贵溪市的谢思楠(考上北大新闻学院)。每次看的都是她的侧脸,她一般穿着浅黄色的衣服,后脑勺留有小发髻,两侧的头发垂到肩膀前面,极富古典美。

看着她从窗外经过的那几秒,是我在临川一中少有的几个高亮时刻,那时刻是真真切切最纯真的悸动。这里告诉母校的师弟师妹们,当你们在繁重的课程间隙,看到美丽的声影走过窗外的那一刹那,你会突然明白你现在奋斗的动力,那一时刻你的思想会升华,你的意识会变得饱满,你知道你在奋笔疾书的终究是为了先成就最好的自己,尔后在高考后自信地笑语盈盈走向窗外,说,“同学你打算报考哪个学校?你不反对的话,你要去的学校,只要在中国,任何一个我也可以去。”

临川一中未来思考

我觉得临川一中的训练强度已经到达饱和,剩下的是如何在避免重复训练的前提下,实现更快的进步。要想考清华北大这top2的学校,勤奋是远远不够的,一言以蔽之,世上没有哪个矿工努力挖煤就当上煤老板的。“这些年我一直提醒自己一件事,千万不要自己感动自己。大多人看似的努力,不过是愚蠢导致的。什么熬夜看书到天亮,连续几天只睡几小时,多久没放假了,如果这些东西也值得夸耀,那么富士康流水线上任何一个人都比你努力多了。人难免天生有自怜的情绪,唯有时刻保持清醒,才能看清真正的价值在哪里。”

这段话发人深省,我个人觉得,母校如果想考上顶尖名校的人数再更上一层楼,或者让培养出来的毕业生以后后劲充足,应该考虑去引导同学去思考,有目的地学习,而不是仅仅把人培养成为熟练的解题工具,用一遍一遍的做题来替代思考。

 随着这世界越来越明显的国际化大趋势,临川一中拥有了国际部也是应运而生,希望母校能多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加强学校的英语教育。自1898年粤汉铁路动工以来,江西开始全面落后湖南,落后不仅是经济的落后,更是思想的落后。相信母校下一个甲子通过推进国际部的建设和英语教学的强化,会为江西人民的思想开放和国际化视野的发展做出应用贡献。

 

 

 

 

 


作者简介:

 

余蓝涛,2008年从临川一中考上天津大学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2012年本科毕业后以全额奖学金录取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全美前20)电子工程系(Department of Electrical Engineering)博士项目,目前从事图像压缩(Image Compression)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