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851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给母校的祝福

想来也是周折,三个月前就收到母校六十周年校庆校友回忆录约稿的邮件,直到几天前才发现邮件被系统自动拦截,所以它就这么在邮箱中静悄悄地睡了三个月。直到前些天接到校庆办公室老师的电话,才知道征文活动已经快要截稿。一点点的小插曲,但是似乎Gmail也无法阻止学子和母校这份割舍不断的联系!

当要动笔写点回忆,却反而有些许的忐忑,不知从何下笔,也不知何以下笔。耽搁了几天,思前想后,才发现自己把原本简单的事情想的复杂了。母校六十周年校庆,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儿,也是作为一中人该骄傲的事儿,能给母校一份寄语,一份祝福,这本身就是蛮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不知从何下笔,是因为自己本来就不善文章,加上高中毕业之后经年累月的理工科思维训练,真写不出像样的抒情文字。但是我十分确定我的语文不是数学老师教的,虽然我知道班主任邓素老师看到我这样的文章也是能醉个一时半会了。下定决心就以这样随笔的方式,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但愿以此表达我对母校的思念和感激,以及对母校六十周年校庆的祝贺。

我是班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土生土长的临川人之一,高中毕业同学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求学。我从一中毕业去到上海求学,再到后来远渡重洋到国外学习,生活,离母校或说家乡确实越来越远,但是从未曾忘记当年在母校快乐的时光,也时时刻刻感激以前在一中养成的很多好的习惯,帮助我在过去和未来的日子克服各种生活和学习上的困难。高中毕业到现在已有八年的时间,关于母校的记忆却未曾随着时间而冲淡。以至于每次回临川都会刻意回到那有些拥挤的老校区走走看看,虽然教学楼有些陈旧,桌椅黑板也有些上了年头,但是永远忘不了,就是在这里,就是它们陪伴着我长大。

走过曾经上课的教室,还能依稀想起当年老师的谆谆教诲。我的高中也许可能略显单调,不过现在回想来那可能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在家中有贴心的父母照顾着,在学校有尽责的老师们指导着。年少无知,少不更事的我从老师身上迅速的汲取知识,在他们的教诲和激励下,点燃暗藏心中的理想和希望。想起一首歌,在希望的田野上,我想对于我来说,当时的一中就是希望的田野,在老师的呵护下我与我的理想都茁壮成长。关于恩师的记忆很多,生活和学习上的种种趣事至今仍然常常会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清晰的记得他们的每张脸,虽然有时候他们会凶巴巴的训我们,但是有时候又乐呵呵的陪我们一起笑,庆幸年少之时有这些老师的陪伴。我的大学专业是船舶,所以我接下来要做的这个比喻会比较切合我的专业。如果要把当时的我比作一艘小船,老师就是我的帆吧,虽然我能掌舵,可是却是他们在助我前行,即使逆风也让我依旧前行。亲爱的老师们,谢谢你们日复一日辛勤的劳动和付出,让我在最青涩的年纪为我的人生打好了夯实的基础!

其实趁此机会,我也很想回忆下当时和小伙伴们的趣事,可是我想如果我要拖沓一点的话,那些回忆都够写一部小说,而且还得有n多的主角。此事权且作罢,但仍有些话想借此机会对你们说,亲爱的小伙伴们,很是想念你们,虽说散落天涯,但真心的祝福你们,即使不常联系也依旧能各自安好。懵懵懂懂的我们当时可能不太懂事,也经常互相闹点儿小别扭,可是我们就那样磕磕绊绊相互陪伴着一起走过最难忘的那些年,那些美好的时光都是我记忆当中永远的风景线。虽说如今我们都生活在不同的城市,甚至不同的时区,但希望我们能一起回母校看一看,看看曾经的校园,老师和你们。

亲爱的母校,你给的回忆只言片语无法诉说,我会时常想念您和在那辛勤奉献的老师们。临川一中,六十年的风雨兼程,六十年的奋发图强,六十年桃李已然满天下,祝福您在未来能够继续创造新的神话,祝福在母校工作的老师们身体安康,祝愿在母校学习的莘莘学子在找到迈向未来的路。

致我的母校,深深爱着您的学子,祝您生日快乐!

 

 

 

 

作者简介:

 

范升升 2007年毕业于临川一中,本科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船舶海洋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于挪威科技大学海洋系。现就职于Wood Group Kenny NORGE AS  海底结构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