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770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难忘的两次高考经历

二十四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因着临川一中中考分数线比上年下降约30分,幸运地从罗湖乡中学被录取进入这所省重点高中。高中之前我的学习成绩在乡里中学算比较好的,但来到临川一中,立即就感觉到高手太多,第一次期中考试我只能在全班80多人中排在45名左右,心理落差很大。此后两年成绩慢慢地能排到10名到20名间,最好的时候是在进入高三时,有一次超常发挥排到第四名。高考前班主任黄河老师对我父母很有信心地说,你家孩子正常发挥能上个非名牌大学的重点大学,高考录取应该没有问题。

但老师和父母期待的“正常发挥”却没有发生。这第一次高考成为我人生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惨重而又宝贵的“失败”经历。拿到高考准考证后两三天,隔壁班有个学生通过相熟的同学找到我,说知道我和他一个考场,并且我们是前后桌,想请我帮帮忙,考试的时候,把做完的试卷挪到桌子一侧,让他在后面可以看看答案。我当时很忐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他们说没问题,我不需做什么别的,只是把试卷打开放到一边就好。那位学生当场拿出50元给我,说如果他考上,不管什么学校,只要录取,就另外给我150元酬谢。现在已记不清我当时的反应,在场的介绍人和其他两三位同学都说没没什么问题。我只知道考前几天都是恍恍惚惚的,心理压力很大。父母在之前和班主任老师交流后就回家等消息了,那时也没有电话,当时也没想到要和父母交流这个事情,自己也没想到要和老师谈。在1994年夏天那个流火的七月,考前一天,从无失眠过的我,整晚睡不着觉。等到考试的时候,发现我在靠门的第一排,离监考老师很近。由于记挂着将试卷放一边,心理一直七上八下,考试答题一直心猿意马,状态奇差。当时5课考试,我有多课没做完。考完大家都是考题比平时摸底考试容易些,而我却没觉得。

高考放榜,我名落孙山,分数竟然离最低专科录取线还差10分。父母和老师都很错愕,一切的解释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都很苍白。我在整个班级80人参加高考录取48人的情况下落榜。在当时高考全国录取率不到30%的情况下,即使在临川一中进10个班级中,黄河老师带领的这个班级的高录取率都是首屈一指的。而我看到我大多数同学高高兴兴奔赴全国各地上大学,却只有默默流泪悔恨,在十七岁的年龄品尝到人生的苦果。

家境并不富裕的我,羞愧万分地开始复读,记得当时复读费50元是黄河老师借给我的。我就在黄河老师带领的复读班开始一年的复读。那时的我就有历经沧桑的感觉,第一次全校摸底考试,我考了全校第一,但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之后一年在复读班级都在第一名,高考前两个月,我和同学在晚自习的时候去看了一场录像,回来被黄河老师狠狠责备。

95年的高考,考试前居然下了场雨,凉快不少。但因为是第二次参加高考,晚上仍然翻来覆去睡不着。不过那时心里有个信念,就是一晚上不睡,我也能考上大学。一方面,一年来的复读,我成绩一直是班级第一名,有点胸有成竹的把握。另一方面,我这次心里下了决定,再也不让任何事来干扰我的考试。

高考后估分和报考志愿我都相对保守,想要稳妥点。最终被大连理工大学录取,高考成绩也是班级第一名,这一次终于“正常发挥”,没有辜负黄河老师和父母的殷切期望。

在这个临川一中校庆60周年的日子里,回想自己20多年前的两次高考经历,真是感慨万千。这两次的高考经历成为我人生的宝贵经验,也希望能成为他人的借鉴。反思第一次高考失败的原因,看似场外因素干扰造成的,但何尝不是我贪图50元甚至200元的好处,带来的恶果呢!50元在当时是我一个多月的生活费,但再穷,我也不能答应去帮人考试作弊。这让我在以后的人生中,学会避开“非法”的事,因为这种事最终会让自己尝到恶果。

 

 

 

 

作者简介:

宋锋玲,  1977年生,大连理工大学教授,从事化学领域的教学和科研。科研成果曾获得辽宁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科研工作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项目和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项目的资助。

大连理工大学应用化学专业,获博士学位,美国Wayne State University化学系有机化学博士后,美国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化学系 有机化学博士后,美国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医学院访问学者, 大连理工大学精细化工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博士生导师

毕业届数:1995年

毕业班级:94届高三(3)班,95届高三(10)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