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770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我的临川一中

1、高中回忆:慢跑,不止

1990年7月,来自嵩湖中学的我,有幸被临川一中(高中部)录取。入学时,被分配到以王志辉老师为班主任的高一(4)班;我的入学成绩根本不算拔尖,充其量属中等水平。高二时,四班同学被拆分到其余各个班级,我被分配到高二(5)班,班主任是周旺泉老师;高三时,原四班同学(除文科生外)又重组为高三(4),班主任为刘明清老师。在整个高中期间,我的各科成绩,与本人相貌一样,均属于难入“法眼”的那一类,最好时似乎也只位列班级前10名。

所幸的是,这种“一直跟跑”的读书心态,倒让我觉得高中三年过得没有压力,以至于高考成绩竟然排在全班第二名。尽管这仍然属于“跟跑”的范畴,这个结果,还是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包括我自己。不可思议,自然就“不敢奢望”,从而直接促使我的人生轨迹在短期内悄悄地发生改变:高考前填写志愿时,在最后一分钟,我把第一志愿(清华、上海交通大学)改为(石油大学),那是一个泛着微红的傍晚时分。

纵观已走过的人生路,我似乎有点感悟:人的一生,冥冥之中还是有定数的,或许会因某种机缘发生改变,但不一定都是那种根本性的。所谓,有偶然,也有其必然。其次,人的一生,或许并不需要一开始就得跑的多么快;慢跑不息,也许更能持久、致远。

 

2、临川一中:一种精神符号

从临川一中毕业,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在一中学校读书时,对此并没有多少感触。后来,接触的人和事多了,慢慢地悟出这笔财富。

首先,临川一中给予我的精神财富是:生命不息、奋斗不已。在临川一中,强者如林,要想不掉队,必须让自己时刻保持积极上进、不懈怠的态势。这直接导致我后来的学业路径:由本科到硕士到博士,到海外留学,直到内心深处的修炼……道路虽然曲折,但一直向前方延伸。这期间,有很多的放弃,如放弃石油部门的工作,辞掉深圳华为公司的工作,退出大学的系主任行政工作……。这些放弃,很难简单地说是正确或不正确的选择;但不放下,就一定不会有再拿起。

其次,临川一中枝密叶茂的生态告诉我: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让我在后来的工作和生活中,对外一直保持虚心、一种敬畏的心态。我在35岁时,就评上了正教授,大概是所在大学最为年轻的几个正教授之一。但我在内心一直没有忘记临川一中给予我的这笔精神财富,毅然以学生的心态,去荷兰国家数学与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学习国际上先进的科学与技术。

再次,临川一中的响亮声誉在警示:不要愧对“临川一中”这几个字。出门在外,经常会被问到是哪里人。一听说是临川人,多半情况下,对方会脱口而出:才子啊!无论对方是出于对古人的景仰、还是仅对自己的一种恭维,我统统把它理解为:这是对当代临川人的一种期待。作为临川一中毕业的一员,做个新时代的有才人,是我对自己的一个要求。

最后,临川一中一直在无声无息地给予我摆脱困境的勇气。人的一生,要过很多坎。或许是因为有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残酷的高考)的历练,即使后来遇到过很多困难,也从不曾气馁过。因为我们是从临川一中走出来的,所以能够克服眼前的困难,相信很多临川一中老校友会有相似的意念逻辑。正是因为成功地在临川一中跨过了第一道坎,从而为以后的跨坎积累了一次有效的经验;慢慢地,过得坎多了,天堑就变通途。

 

 

 

 

作者简介:

孙有发(1976.2——),教授,广东工业大学金融工程研究所所长。1990年9月至1993年7月就读于临川一中,1997年7月本科毕业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华南理工大学系统工程专业工学硕士,华南理工大学系统工程研究所博士,广东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2008年列入广东省高等学校第五批“千百十工程”校级培养对象.2010年获得国家公派的访问学者(含博士后研究)出国留学资格,荷兰国家数学与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Centrum Wiskunde & Informatica)做访问教授(含博士后研究)一年,从事计算金融研究。

主持完成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目前正主持1项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参与完成国家和省部级自然和社科基金项目若干。 以第一作者,先后国内管理科学领域专业顶级杂志、计算机领域专业顶级杂志以及其他刊物上发表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近年来研究兴趣为:计算金融、计算实验金融、复杂社会系统建模与仿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