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770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老师,谢谢您

 

接到老师约稿的电话,是在一个工作日的上午。放下电话,我想,写点什么呢?我在临川一中学习、生活了6年,有许多喜悦、感动、酸楚、失落,平时都埋藏在记忆的深处,很久没有提及,直至落满时间的尘埃……蓦然间,我瞅见镜子里自己身上的制服,不由得想起那个二十多年的下午。

那是一个夏天,一心疯玩的我在教学楼旁的一个洗手池洗手,忽然来了一个差不多年龄的男孩,把我挤开,自顾自地洗起手来。那时的我个子高,年轻气盛,心想居然有比自己矮了不只一头的小毛孩来挑衅,顿时恼了,一把把他给推开。男孩瞪着眼上来就动手,但根本够不着手长身长的我,结果就骂骂咧咧地跑开了。我不当回事地转身上楼,准备上课。

正听课时,我突然看见那个男孩领着两个大男孩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出现,那男孩也看见了我,指着我说着什么,其中有个大块头的意味深长地盯了我一眼,然后三个人靠在走廊上,不走了。刚才打架“获胜”的喜悦和得意消散得无影无踪,我心里一阵阵发慌: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罗汉”?剩下的课我压根没听进去,不断想像着可怕的画面,琢磨着怎么溜之大吉。

下课铃响了。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在等我出去要教训我,也许还会敲诈我一笔钱。怎么办?

这时,班主任王志辉老师走了进来,宣布了几件事。我平时不太爱上王老师的数学课,在他眼中可能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学生,但那次,我想不能再等了,他是我唯一的希望。趁王老师宣布下课,我赶紧跑上前去,紧张而又小心地对王老师说,我打架了,外面几个人要打我。

王老师一愣,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外面走廊的那几个人,摇了摇头,说,跟我来。

那几个人看着王老师领着我向他们走来,似乎有些不太自在。王老师趴在栏杆上,和颜悦色地和他们交谈起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要干嘛。我当时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记得王老师的花白头发,和他温柔又疼惜的眼神……

似乎过了很久,我才意识到那几个人被说服了,大块头挥了挥手,没说啥,带着他们走了。王老师转过身,看了我一眼,说没事了,回去吧,以后注意。

我也语塞,还以为王老师会好好批评我一顿,这么轻易把我放过了?

那以后,虽然数学成绩一般,但数学课我都认认真真地听,其他课也一样,也不再出去疯玩了。

离开母校后,我去外地上学,很少回学校,也很少见到王老师了。直到有一年听说,王老师病重,我们几个同学赶到他家去探望。因为人多,我也没太多说,只说了几句保重就离开了。没多久,听说他去世了。

现在我成了一名警察,想起这件事,不由得汗颜那时的幼稚和可笑。但我一直有个遗憾,在心里,我欠王老师一声——谢谢。

 

 

 

作者简介:

 

何涛涛,1993年从临川一中高三8班毕业,现在公安部宣传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