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888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岁月如歌,难忘一中

临川岁月

作为一个临川一中毕业生和临川一中的教工子弟,在母校六十周年校庆之际,写下这些文字时,内心有一丝激动。饮水思源,我深切地知道,我自觉走上热爱学习这条正轨,正始于临川一中,这一段经历,无论如何都已镌刻进了我的历史,抹之不去。

记得进入临川一中高中就读时我12岁,从1987年至1990年度过难忘的3年,尤其是高三那一段最刻苦、最纯粹的日子,回眸往事,让人感到留恋和幸福。如今光阴一晃25年过去了,这25年祖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母校也蒸蒸日上、日新月异,唯独没变的是我对母校的记忆、对母校的感情,还原当年的老师们、同学们的共同经历。

就我个人而言,从临川一中到大学、硕士、博士,一步步成长,我认为临川一中给予我重要的提升在于大量知识汲取。在临川一中的日子,是我大范围涉猎、积淀知识的日子,开始体会到读书是一种乐趣。例如,学到扎实的数理化知识,使得我以后在学习、研究工作中可以较好地发挥这一特长,对于触类旁通并激发新的思想有莫大的裨益。

由于父母家住临川一中,每年我都会回母校几次。每次返回一中,就听到琅琅书声,眼前浮现老师诲人不倦和学生孜孜做题的情形,自然就想到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 当我静静地走过校园一个个角落,走过那宽阔平坦的操场,曾留下的我们飘荡的笑声,但那清脆悦耳的铃声响起,也在提醒我们,珍惜时光。

 

难忘师生缘

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困惑时给我们指明方向,摔倒时将我们扶起,失败时给我们鼓励,成功时给了我们肯定,这就是临川一中老师们给学生们的宏观感觉。曾经教过我的高中老师,而今大多都已不在临川一中任职或已退休。我是一个不善于言语表达的人,幸好有这样一次机会,因此借此文,向他们展现我内心诚挚的谢意!

饶礼喜老师是我高一时的语文任课老师,那时的饶老师刚大学毕业,年轻、帅气、儒雅。本来饶老师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由于热爱教育,主动要求回到临川一中任教。饶老师对待教学认真,精心备课,语文课也上得好,课后经常布置作文题,倾注心血给我们评阅、批改、剖析作文,提高我们的写作能力。记得在一篇作文中,我在表达与小时候伙伴关系时,用了秦晋之好,饶老师深入浅出讲解这个成语的含义,使我懂得在表达言辞时,要注意用词的准确。

后来高二、高三的语文老师是李抚生老师,李老师是我佩服的老师之一,他上课丰富多彩,板书内容清楚,字迹工整、厚重,让人肃然起敬。讲解的现代文学作品、古典文学作品、诗歌、散文、小说、议论文、记叙文,总会让你听得入神,仿佛身历其境,让我们感受到了语言文学融知识性、思想性、艺术性于一体的魅力。他对学生各方面都很严格,不管你是否是尖子生,有时直话直说,有时婉转批评,让不少同学受过训,但最后挨了批的同学还又对李老师心服口服,这就是李老师的魅力!因为李老师是真心对学生好。记得高考后,填报志愿,李老师冒着酷暑,驱车100多公里带我到南昌,了解上海交通大学当年在江西招生录取分数,尽管我最后进了华中科技大学,但李老师一心为学生、关爱学生的事情感动我,一直记在我心里。

班主任兼数学教学的黄星昌老师让我难忘,刚上高一,我曾有过一段压力很大、数学测验总是考不好的时段。1987年10月下旬的一个晚上8点左右,晚自习时黄老师把我从教室叫出,在教学楼的走廊上与我谈心,分析存在的问题,就是这一次黄老师精准地点开了我的症结,让茅塞顿开;虽然被点中要害,但也有柳暗花明之感。黄老师讲课思路清晰,教学内容新颖、教学方法多样,各种解题套路明确、知识梳理完整。听黄老师的课,你能感觉到他在讲台上挥洒自如,因此对他的课,我总是充满期待。听完黄老师一学期的课,再加上强化做题练习,我对高中数学知识做到了融会贯通,有醍醐灌顶、如有神助之感,再不觉有什么难题,再没有心理上对难题的恐惧,我记得后来多次数学考试,我都拿到过满分。这种心理优势和气场,从应试角度来说,其实是最重要的,感谢黄老师!

说起骆鸿兴老师,他也是我敬爱的老师。他不仅课教得好,品格也非常让人敬仰。骆老师每次批改作业很认真,从不姑息我们一点点的小错误,这培养了我们学习中严谨的态度,让我受益匪浅。尽管骆老师上课有一点上海口音,但他丰富的教学经验和人生阅历使他的课生动有趣,每节课后总感觉意犹未尽。他善于循循善诱,将最难的物理知识,如电磁场、相对论等这些抽象的原理都讲得非常透彻,激发了我对物理学的浓厚兴趣。从那时起,我就逐渐形成了系统科学地分析问题的能力,把力学、热力学、光、电、磁等知识全线打通,让我理解了在以后的自然科学学习中的金钥匙,就是寻找在表象的背后影藏的普遍性规律。另外,骆老师作为我们的物理老师,在所教的90届两个班的学生中,就培养出了多位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获奖的学生,后来他们都上了清华大学,这也可见骆老师物理教学水平之高!

万益平老师教满了我高中三年英语,万老师讲课知识容量之大,让我一开始手足失措,笔记都记不下来。我自以为自己初中英语不错,一开始上万老师的课,却学得有点费劲。为此,课后我花了不少功夫对此弥补,终于在高一第一学期期末阶段能赶上万老师的节奏。万老师能把一些成语、谚语翻译成英语,让学生体会到学习的兴趣,尤其是他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让我有点崇拜。万老师为人和和气气,但教学上严格要求,使我的英语基础始终牢固。如今我能熟练使用英语进行SCI科技论文写作,与我高中英语基础分不开。总之,Thanks for my dear teachers, and best wishes for you!

此外,还有许多其他教过我的并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老师,他们是:李彩霞老师、余文锦老师、杨学珍老师、周旺泉老师、许万铭老师等等,与这些老师相处,是我们的福缘。但我想,这些老师其实不会是单体的存在,他们与全体一中老师共同构筑起了临川一中的师魂。我们对老师们的感激之情,非只言片语可以言尽,所有感情熔铸在一句话:祝愿一中老师身体安康,工作顺利!

 

不舍同学意

记得2010年,90届高三(5)班的同学,二十年后重回临川一中举行同学毕业聚会20周年。二十年后再相聚,同学们首先想到的是辛勤培育自己的老师,大家把能请到的老师都请来了,我们全都围座在班主任黄星昌老师、李抚生老师、骆鸿兴老师、万益平老师、李彩霞老师等身边。师生相见十分激动,师生交谈非常亲切,互致问候,互通信息,也向老师汇报毕业后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同学们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难忘的学生时代。

同学相见有时也会闹笑话,把张三认成李四,李四认成王五,毕竟多年未见,有的已叫不上名字,有的直呼中学时代给他取的小名。三年同窗情依旧,大家深情地回忆往事,关切地询问近况,时光可以带走青春年华,却带不走深厚的情谊。同学们回忆难以忘怀往事,那三年所发生的一些恶作剧、未解之谜,在这时都可以真相大白了。偌大的临川一中校园,充满着同学们的欢声笑语,我们把临川一中新、老校区都走了个遍,回顾清馨、美丽而幽静的校园里留下了青春足迹,重复曾经秋去春来共同学习、生活的经历。

正如90届高三(5)班同学聚会纪念册所写“那份同学的感情,很纯很纯,纯到可以超越一切贫富贵贱的偏见,无论各自的经历怎样千差万别,我们都能平等地抵达彼此的心灵深处,相互砥砺、互诉衷肠。”

同学们相处了2天,依依不舍话离别,这里借用万益平老师给我们的吉言“Good luck to you all!”。大家心里都明明白白感受到:飞的再高,飞的再远,我们都不可能忘记,我们曾经拥有一个共同的起点——1990、高三(5)班、临川一中。

 

深深父子情

在这里还要提到一个特别的人,我的父亲万根保老师,临川一中的一位物理教师。时光匆匆,父亲离我而去已4年了,但往日父亲辛劳的背影犹如在眼前,父亲的欢声笑语和敦敦教导,犹在耳畔回响。

父亲一生很平凡,没有做过什么大事,没有可歌可泣的业绩,是普通的一员人民教师。但纯真的情感,朴实的为人境界,平凡之中显现出人格的伟大和质朴的情操,这也是临川一中所有老师的真实写照。

父亲生性坚强,但与人为善,把一生献给了临川的中学教育事业,父亲病重的时候,经常说起有两件事情最难忘,一是做了四十年的人民教师,二是培养了四个儿子。我记得,我1990年进入华中科技大学,父亲搬着重重的行李送我来武汉,住了一天就要回临川一中,我站在大学的南二舍5楼,目送父亲离去的背影,偷偷流泪。后来父亲回忆说,他知道我当时情景,装没看见,是为锻炼我独立生活能力。

父亲辛劳一生本应坐享晚年,退休了还在为孩子们的事业忙碌,即使在淋巴癌病重期间,他还是总想着不要给别人和儿子带来更多的麻烦,宁可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病痛的折磨,与病魔作着顽强的斗争,有时疼得要用头撞墙,可是就不让儿子们看见。我们作为儿子无论对父亲做什么,也难以报答他的养育之恩。这份父爱蕴涵着伟大与慈祥!父爱如山,深沉厚重!

2011年10月1日,父亲去世;10月4日是父亲的葬礼,上午8点隆重的追悼会在临川一中老校区体育场举行,老师们和学生们的花圈堆满主席台,时任工会主席曾长根老师主持,原校长饶祥明老师发言总结父亲的一生,许为良老师作为父亲生前好友发言,深情追思父亲,随后大哥万里飞发言,充满感情叙述父亲病逝的过程和学校对父亲的关怀,场面非常感人,许多人流下泪水。

在父亲生病期间,父亲生前的领导、同事都多次前来探望,给了父亲以巨大的精神力量,您们使我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享受到了人间最真挚的友情。在此,我再一次代表我的父亲以及我们全家向临川一中的老师们、同学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祝福一中

临川一中创立于1955年,学校初创只招生9个班,学生仅250人,到目前学校新、老校区占地441亩,全校有教学班125个,在校学生9800多人。如今的临川一中发展速度惊人,硬件设施齐全,拥有多媒体教室、电子视听阅览室、微机室、画室、琴房、健身房、多功能厅, 400m2标准跑道的田径场等等设施,这样的标准已达到大学水平,对每个学子都会有莫大吸引力。

临川一中不愧“才子之乡”的美誉,最值得一提的是高考成绩,2004年至2013年10年间,共有286人录取清华、北大;仅2014年就有41人录取清华、北大。每年高考,学校600分以上的人数、一本二本上线人数多次为江西省第一,江西省高考文、理科状元也多次出自于临川一中。

这种成功与临川一中的文化传统分不开,充分体现了校风“团结、勤奋、朴实、求新”的巨大正能量。正如临川一中的校徽,象征着学校广纳英才,走向四方的办学宗旨。只要是可塑之才,经过临川一中的培育,小树苗就会开出了新芽,长成大树。临川一中各方面已呈现蓬勃向上的青春活力,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光照临川之笔”将一直传承下去!

最后,发自临川一中学子心声,母校给了我们花样的年华,老师给了我们生命的滋养。祝愿临川一中教育教学质量屡创新高,创临川市和江西省一流、国内有影响的标杆高水平中学,祝福临川一中明天会更好!

 

 

 

 

作者简介:

 

万里鹰,江西临川人,1987-1990年在临川一中高中学习,90届高三(5)班学生,考入华中科技大学,随后攻读硕士、博士学位。现为南昌航空大学研究生导师,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主持上海航天创新基金、主持江西省自然科学基金、主持江西省教育厅科技项目、主持江西省研究生教改课题等课题。2011年获全国高校多媒体课件文科组二等奖,2013年获全国高校多媒体课件理科组二等奖,南昌航空大学青年教师教学比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