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888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莘莘学子的乐园

 

因为要找一份与教育相关的资料,无意中搜索到了临川一中的网站,谁知登录进来后,竟然让我停留了许久。临川一中是我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地方,这里度过了我人生最宝贵的阶段。看着许多熟悉的老师,想起了在校时的种种美好,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临川一中是莘莘学子的乐园。

很多年没到母校去看,记得还是2006年因为文凭一事去过一次,见到了几个当年的老师,再没进去过。说来惭愧,这么赫赫有名的地方,我居然没成才,实在有愧于这所名校。

现任校长是被同事们称为“创造奇迹的人”的王昱,前任校长是当年我们那届的另一个班物理老师饶祥明,我在时的校长李抚生早已退休,当年教我的年轻老师也都步入了中老年,看着那一张张照片,感慨于岁月之无情,人生之易老。

现在,临川一中已是我市教育集团的领头雁,每年录取的北大清华学子在全市基本处于绝对领先水平,就是在全省也是凤毛麟角,为很多学校高山仰止。早在我读书时期,这里就汇聚了全市特别优秀的教师,我的数学老师、物理老师都是从基层调上来的,是基层中学的拔尖人才。听说在1998年左右,学校搞了次大淘沙,把一批二流老师淘汰了,同时又引进了一批能力强、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增强了师资力量。

粗略看了下,几个全国优秀教师中就有好几位曾经是我的老师,一位是初中时的英语老师赵剑平,一位是高中物理老师吴泽民。全国“三育人”先进个人周允文是我高中数学老师,全国教育系统先进模范郁佩珍是我高一数学老师,全国新课程方案实验先进个人范筱云是我高一英语老师,市学科带头人张木水是我高中地理老师,区教学能手喻晓娟是我高中英语老师。奇怪的是我没见到高中时很活跃、很有朝气的语文老师饶礼喜的名字,近年前常在市级报刊上看到他写的新闻稿。

这些老师这辈子我恐怕都不会忘,太有特色了,几乎是每人都有自己的绝活。初中的英语老师赵剑平,教我时大概也就20几岁,青春勃发,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让我们钦佩不已,而那与英语磁带几乎没有差别的口语更让我们惊叹,私下里我们都觉得她很屈才,这么好的基础怎么就甘愿陷在这么个小圈子里。曾经,她受邀替临川酒厂任英语翻译,得到外宾的赞誉,外宾说和她说话就象和邻居交谈一样自如,可想而知她的口语多么流利、多么标准。不仅如此,她的运动神经还很发达,是个标准的运动健将,还能唱美妙绝伦的美声。如今,退休下来的赵老师经常活跃在文艺舞台上,成为群众文化生活的文艺中坚。因为业务上的关系,我还经常能与赵老师见面,每次见到都倍觉亲切,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她教我们英语时的情景。

物理老师吴泽民是从秋溪中学调过来的,虽然教物理,数学反而是他的强项,他常在物理运算时显示出数学天赋,非常巧妙。这位与新中国同龄的老师,完全是自学成才,中学没毕业就文革了,然后凭着惊人的毅力坚持学完大学数学和物理课程,后来因组织需要,放弃了专长数学,从事物理教学。他上课妙趣横生,从不看教材。记得高一刚入学时,他说“书要先读厚,越厚越好,厚得你用箩担都担不动;然后再读薄,薄得只剩下一张纸,几个目录,揣在口袋里就行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受益。讲电磁学时,他说电和磁看不见也摸不着,就用扫地的扫把跟我们比划,跟个少林棍僧似的,滑稽异常,逗得我们哈哈大笑,笑声中我们不知不觉就很形象地记住了那些枯燥的理论。

郁佩珍老师只教过我一年,但她留给不可磨灭的印象,一是她的教学功底,她随手画一个圆,居然跟圆规划过一样,动作很麻利,直角座标系也跟直尺划过一样,椭圆则非常象老母鸡下的蛋。这些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是花了真功夫的。二是她的教学特色,她语速很快,上课就是提纲挈领,不重复,思维抛锚的同学可就要遭殃了。当初,是我们全班点名要她来教,换了位数学老师,所以,她很不客气,你们跟不上就不要怨她发脾气。结果,半个学期下来,我们班的数学成绩跟猴子爬树似的,蹭蹭地往上升。三是她的顽强毅力,她犯过严重的胃病,到上海动过手术,胃被切除了很多,每天要吃六餐,非常辛苦。可她从来没误过教学,坚持练气功,直到2006年我看到她,她身体还很健康。据说,她的胃病早已痊愈。

语文老师饶礼喜非常有激情,带领我们办校文学刊物,搞得风生水起。记得那时刊物叫《小荷》,是他取的,取意于“小荷才露尖尖角”。还给我们上美育课,让我们欣赏民族乐曲、交响乐、油画、国画,还一步步给我们讲解。这可是校园里从来没搞过的新鲜事物,当初的校长李抚生很支持他,由此也给我们留下了青涩岁月里最难以忘怀的记忆。他也是临川一中的学生,而且是全才,文理都冒尖,当初文理分班时就曾问过当语文老师的李抚生,他们长谈之后,他作出决定选文科。他的文彩很好,曾经写过一篇《母亲》,让班上最调皮的学生听得都泪流满面。还曾经在校园里贴倡导书,倡导我们行文明、懂礼貌。2012年,曾和饶礼喜老师再次相逢,他还是那么地谦逊,那么地可亲。

还有位体育老师,刚毕业分配来的。一次上课时踹了一位顽皮捣蛋的学生,引起许多学生的不满,但大家都闷在心里,只是眼神里有怨气。我当时心里非常不爽,就给他写了封信,署名“您的学生”,信中绵里藏针地批评他的行为,虽然年龄和我们没相差多少,但既然已是老师,就该为人师表,不可肆意而为,任何时候打骂学生都是老师的大忌。结果,第二堂课,他居然象学生一样,在课堂上深刻剖析自己,诚恳地向那位同学道歉,还向我这位没署名的写信人致谢。

可写的老师还有不少,不能一一列举。临川一中,直到现在,在我心中都是神圣的,那里雄厚的师资力量,优秀的教师队伍,还有那暗地较劲地比学比拼的学风,到现在记忆犹新。高中毕业班,夏天按理是晚九点半下晚自习,可是寄宿的学生都很自觉地在班上继续学习,直到晚十点半熄灯。如果没熄灯就回到宿舍睡大觉,那是很丢人的事情,十点半之前,毕业班的校宿舍里一个人也没有,全在班上自觉加点补习,甚至有些同学学到十一点半、十二点。要知道,这可都是学生的自发行为,没有任何一个老师强迫,这就是名校成名之前的学风。早些年的学生就是靠这股自觉吃苦的精神,才创造了那么多奇迹。哪里有什么天才,无非是比别人付出得更多而已。

如今,临川一中已今非昔比,声名显赫。盛誉之下的临川一中依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始终贯彻以人为本的教育方针,坚持“三个一切”原则,即一切为了学生、为了一切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更让人欣慰的是,改变了教育理念,提出“不求个个拔尖,但求人人成才”,一句朴素的口号,却道出了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有机结合的真谛。至今,我还有几位亲戚在临川一中就读,他们告诉我,学校在实行个性化教学,努力使每一个学生都能得到和谐健康的发展。经过多年的实践,“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以训练为主线,以能力为核心,以素质教育为目标”的教学模式正逐步形成,第二课堂、“三创”教育如火如荼,一批批满怀青春梦想的雏雁从这里起飞。

 

作者简介:

                                       

徐盛华,男,1972年出生,1984年起就读于临川一中,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2002年退役分配至抚州市群众艺术馆,2004年起任市群艺馆办公室主任。平时喜爱写点散文、杂文、小品之类,屡有豆腐块见诸《抚州日报》《临川晚报》,也曾在省文化厅主办的《影剧新作》发表作品,2013年加入市作协和市戏剧曲艺家协会,2011年起任抚州市文化系统刊物《玉茗花》编辑,负责戏剧小品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