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721星期三
-1888
您现在的位置: 临川一中校园网>> 校庆首页>> 母校情怀>>正文内容

母校情怀

十载一梦 无愧当年

 

 

任思念驰骋/让情感超脱/白驹过隙,六十年世事沧桑/当年同事存几许/人间冷暖, 凭谁说是非功过/转头付秋风/唯有那青春躁动的岁月/千百度重回梦中

 

六十周年校庆办公室为《校友回忆录》向我约稿。我很犹豫,写不写,写什么,怎么写。我已耄耋之年,思维、表达能力衰退,回忆、记叙五十年前的往事,能准确吗?但是作为这所学校在职整十年的前任校长,似乎又不能不有所交代。思虑再三,我还是提起了笔。

一九五六年三月底的一天,教导主任张为曙到县委机关宿舍接我上任。老张向我介绍了学校筹建过程和现状。初次见面给我的印象是此人很健谈。老张一九二六年生,大我四岁,言谈举止透露出一个精明强势、自信果断、年轻有为的干将形象。到校后,我发现教学及校务管理井然有序,现实更印证了我对老张的判断。我为有一个得力助手而庆幸。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却“萧规曹随,无为而治”。最初的几个月,我老老实实做学生,跟在老张身后参加教研活动,下班听课、参与讲评,从而了解教师、了解学生,了解校内一切我该了解的事物,为履行职责作准备。

其实最早为学校创办工作的是总务负责人张礼玉。这是个工作勤奋、严谨,有主见,是个认死理的角儿。他先于张为曙报到,在县教育局领受任务后,单人独马跑乐安跑宜黄,在木材产区找木材加工厂,为师生订置桌、椅、床等木制用具,同时筹划学校一切后勤事务。

创办时教师共十二位,他们是:语文教师洪德基、何英、钟世佳、何素芳,数学教师游煌福、王峃、陈新希,生物教师黄景荣,历史教师尹广雄,地理教师傅金兰,体育教师陈仕兴,音图教师郑震东。职员有会计胡立平,教导处职员李金龙。他们为这所学校的创办,付出了艰辛劳动,作出了贡献。

一九五五年秋天学校创办时,校名为临川县初级中学,招收初中一年级学生260名,编为五个班。第二年招初一新生450名,编九个班。当年因李渡中学创办,我校改名为临川县第一初级中学。第三年全县新办六所初级中学,限于生源,我校只招初一新生100名,编二个班,校名也改为临川县上顿渡初级中学。第四年我校开始高中招生成为完中,校名改为临川县上顿渡中学。当年招高一新生二个班,初一四个班。第五年招高一三个班,初一六个班,校名又改为临川县中学。同年临川县师范学校创办,招收中师一年级二个班。招生结束,师范的校舍、设备、教师、行政人员全无着落。当时县教育局长任家瑞,与我私交甚好。他却出了个损招,请胡火生县长出面把这烂活交给我。胡对我说:“师范要办,校舍设备暂时没有,调上顿渡小学校长胡省三任师范教导主任,校长就你兼,其他的你看着办。”这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就这样我不得不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干起来。第六年高一招一个班,初一招六个班。这一年又逢“教育大发展”,为适应高校需要,初中二年级的四个班中,抽一个班整体“跃进”至抚州农业专科学校就读,两个班“跃进”至本校高中一年级。临川县师范学校招中师一年级二个班,初师一年级六个班。第七年招高一一个班,初一四个班,中师一年级二个班。这年县办文艺体育学校撤销,学生并入师范初师部。第八年高一招二个班,初一四个班。当年七月,县政府召开教育工作会议,就教育事业调整工作布置撤、合、调、减任务,决定撤销临川县师范学校,在校中师学生110人,初师学生264人,发给肄业证,原则上回乡参加农业生产,少数调整到别的学校就读。对于师范学生当时及随后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我作为代校长既气愤又无奈。他们在外县工作时学历不被承认,工资待遇低人一等,就连本县某些组织人事部门干部也否认师范学历。一九六三年以后的三年,每年均招高一二个班,初一四个班。其中一九六三年八月唱凯中学高中撤销,其高三一个班30名学生并入本校。

建校初期大量繁杂事务,在我到职前均已解决。作为校长有条件从长远和宏观角度考虑办校问题。那时各条战线都向苏联老大哥学习,我们也赶时髦,搬来大部头《凯洛夫教育学》啃了一段时间,却是一头雾水。理论太高深,我们水平太低浅,从中找不到新办初中的办校治校之道,只好回到经验主义的老路,在干中学,边干边学。作为校长,我的任务就是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为国育才,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劳动者。我的工作对象是学生、教师和学生家长。没有家长的配合,大量流生无从解决。基于这种认识,确定学校以教学为主,各项工作围绕教学服务教学,努力保持正常教学秩序;教学以教师为主,教学相长,双向互动,充分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教学形式以课堂授课为主,要求教师充分利用45分钟,授课力求精准透,不煮夹生饭。尽量减少课外作业,不得争夺学生的课外时间。“大跃进”的五十年代,要执行这些规定,外部压力太大。停课是常事,要保持正常教学秩序,甚至要冒政治风险。比如学校曾接到命令,全校师生深夜下乡,帮助农民收割晚稻,荒唐归荒唐,你还得执行。

当年教师都很年轻,四十岁以上寥寥无几,大多是二十多岁的单身汉。但是无论成家与否,教师与行政人员一律住校,没有“走读生”。星期六晚上放假,星期日下午必须返校参加晚上的教师周前会。这个制度执行多年,效果很好。年轻人好动好玩,狭窄的校园里,课余时间三五成群,玩球玩乐器,吹牛侃大山。玩得痛快,干得也痛快,教学从不含糊。各科的教研活动、相互听课、观摩教学频繁。潜心业务,不甘平庸成风。曾有一位自恃甚高的教师,在听了同科教师一堂课后,感叹地对我说,他的课能让学生举一返三,我有差距,自叹弗如。刊登教师教研心得的校办油印刊物《求是》也应运而生。当年教师中流传一种说法:没有本事想混日子的教师,在临川县中是站不住脚的。

流生是个大问题。为了留住学生,每年的寒暑假农忙假,大批教师不辞辛苦,徒步几十里下乡走访学生家长,了解情况,做动员说服工作。流生的主要原因是家庭经济困难。学校能做的就是用好助学金。保证助学金一分不少用在学生头上,用在真正困难需要帮助的学生头上。另一方面严格控制收费,突出表现在寄宿生的伙食标准。尽管总务处有关人员叫苦连天,每人每月六元六角的标准,还是坚持十年不改。钱不能加,饭还要吃饱,只能要求食堂负责养好猪,学生负责种好菜,增加蔬菜自给率,降低伙食成本。

不仅要留住学生,还要设法调动学生自觉学习的积极性。班主任和各科教师想尽办法各出妙招,力争本班本科成绩出众。各学科举办的课外活动小组,吸引了大批学生。他们种出了二十多斤重的大萝卜,自制出简易照相机、半导体收音机,用俄语与苏联的中学生通信交流,等等。从一九五八年起,学校实行对优秀初、高中毕业生颁发银质红旗奖章制度。获奖条件是:初(高)中三年学习期间,每个学期操行评定为优;每个学期各科成绩均在85分以上。要求三年六个学期连续达标,确非一朝一夕偶然之功。获奖条件也充分体现了党的教育方针,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要求。这一制度坚持至一九六五年,二十多名初高中毕业生获此奖章。获奖人数不多,但对在校学生的鼓励与启示却是巨大的。

一九六一年我校迎来高考的第一次检验。这年江西高等教育大发展,全省生源不足,本校考生除因政审淘汰外,全部被本省高校录取(四名考生被军事院校录取而出省)。一九六二年高考招生名额压缩,报考人数又多,考前我们预计升学率不高,结果一百零二人报考,只录取十三人,升学率为12.74%,与兄弟学校比较为中等水平。这届高考我校有亮点也有疑点。亮点是打开了北大、复旦、北师大、西北工业大学等名校之门。疑点是几个成绩非常优秀,一贯发挥稳定的考生却落榜。一九六三年高考,本校败得很惨,七十四人报考仅录取五人,升学率为6.75%。“临川县中垮了”!面对校内外的舆论压力,我们没有追究任何个人责任,而是冷静地总结经验吸取教训、采取措施,一定要在来年打个翻身仗。结果如愿以偿。一九六四年两个班毕业,一班是本校的,四十九人报考录取三十七名,升学率为75.51%;二班是接收唱凯中学的学生,进校测试成绩与一班差距较大,经过一年时间,整体提高很快。结果二十八人报考录取一时六名,升学率为57.1%。一九六五年仍然保持了较高的升学率,当年八十六人报考,录取五十一名,升学率为59.3%。五十多年后,现在回想当年学校一些规定,比如毕业班不得在四月份之前结束新课转入复习;不得搞题海战术,严格控制考试、测试、作业的频率与份量;不得搞疲劳战术,晚自习只能安排两节,保证学生有充足的睡眠时间,等等。这些硬性规定对升学率的影响,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值得思考。

学校初创时最大困难是缺教室。当时开办费仅三万元,只建了一幢四个教室的教学楼。此后两年政府未拨付基建费用,学生却由五个班增至十六个班。一九五六年学校曾被迫实行二部制即两个班学生共用一间教室,结果不仅冲击了教学秩序,而且加重了流生。怎么办?!“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我们也可以自力更生,艰苦劳动以开启校园改造。一九五八年春迎来转机,县政府划拨三万元作校舍维修费,并将校门前二十亩稻田划给学校作操场用地。五月二十四日全校师生在校门口,面对稻田举行劳动建校誓师大会,承诺要用双手建好运动场,开启校园改造。随后三层木结构的危楼和破旧不实用的礼拜堂被拆除,改建和新建成两幢教学楼和一座大礼堂。正是充分发挥了学生劳动建校的积极性,参与力所能及的施工劳动,充分使用旧砖旧瓦旧木料旧门窗,使很少的资金,发挥了最大的效用,一次增加十个教室,礼堂更是一处三用,平日是膳厅,雨天是操场。此后每年五月二十四日,都曾举办纪念活动,继承和发扬劳动建校的传统,随后被定为校庆日。

别看当年校园简陋狭窄,只有一个篮球场,连划百米直线跑道都找不到地皮。但是师生的文娱体育活动都是丰富多彩有模有样的。周末的文娱晚会,课余的篮球、乒乓球、象棋等比赛是常态。高层次的话剧《年青一代》、歌剧《赤叶河》敢排演,甚至敢在镇上剧院公演。一九五七年县里兴修金临渠,数万民工奋战金溪县疏山。学校利用农忙假,组织初二学生和初一学生中的文艺骨干共二百多人,前往工地参观慰问。师生自带背包,徒步数十里,和民工一样睡稻草地铺,晚上在工地搭台演出整台文艺节目,白天深入各工地慰问演出。有的活动还形成了传统,如除夕夜辞旧迎新的跨年游园和晚会,学生新年团拜等。年年如期举行。每年元旦清晨,教师打开房门必然发现,门上贴满学生自制的各式各样新年贺卡。此情此景现在想起来还是挺……

长跑是我校体育活动的主项。每天清晨起床钟声尚未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已响彻校园。长跑不受场地限制,可以绕着校内走廊跑,学生风趣地形容它是风雨操场。一九五八年学校响应国家号召。全面推行劳卫制锻炼标准,本校的体育活动跃上了新台阶。当年九月我荣幸参加国家体委、教育部在徐州举办的学校体育工作现场会,会上临川县上顿渡中学被命名为全国体育运动红旗校。十月,省体委和教育厅在我校召开全省中等学校体育工作现场会,会上我作了《路是人走出来的》情况介绍。会议结束那天,学校在新建礼堂宴请与会来宾。当我向主宾席——省委宣传部长吕良、省体委刘主任、教育厅楚冰副厅长、县委副书记许勤等一一敬酒时,一阵风刮来,礼堂的泥瓦顶,挡不住来自厨房的谷壳灰,大厅里像下雪一样,纷纷扬扬。我一时愣住,端着酒杯发呆,不知如何是好。吕良部长给我解了围,他笑着说:“没关系,你去给大家敬酒吧!”

文体活动大多以班级集体形式开展,维护班集体荣誉成了每个学生的自觉行动。有的班搞上顿渡¬——南昌长跑活动,有的班就搞上顿渡——北京长跑活动。每逢校内开大会或集体看电影,班与班就搞拉歌竞赛,你一曲我一曲,热闹异常。全校性的文体活动,大都是学生会规划安排,有关教师给予指导。曾经连续五年担任学生会主席的胡全科,对此功不可没。形式多样活泼健康的文体活动,推动了体美教学,增强了学生体质,提高了竞技体育成绩,陶冶了情操。一股团结友爱、追求上进、敢为人先的竞争氛围充斥校园。

一九六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学校举办了十周年校庆活动,我为校庆晚会创作了主题歌《前进!临川县中》歌词,由李春阳老师谱曲。这首歌只演唱了这一次,能记起这首歌的也只有当年初中一年级参加合唱队的学生,饶仲安、喻文球就在其中。他俩在五十周年校庆回忆录中,把此歌说成校歌,这是误解。我以为此歌曲调活泼明快,适合童声合唱。而歌词偏重时政,内涵浅薄,承载不了校歌应有的历史重任。

在我任职的十年里,学校没有制定校歌,也无明确的校训。“五二四”最早也只是劳动建校纪念日,以后才定为校庆日的。之所以未定校歌校训,不是不想定而是条件不成熟,滥竽充数贻笑大方的事最好别做。

 

六十年过去了,前十年只是本校初创期。刚刚蹒跚学步,却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正像校名变迁一样,一年一个台阶,快步冲进省重点学校行列。我们靠什么,靠的是全校师生奋发拼搏,靠的是自力更生劳动建校的创业精神,不甘平庸敢为人先的竞争精神,团结友爱相互促进的团队精神。如今这条小舢板成了大邮轮,正乘风破浪驶向大洋深处。曾经在这条船上同航共渡的人们,必然是关心、期待,甚至几分忐忑的心情并存。沉湎于过去,自满于现在,绝非善举。为了更加美好的未来,贡献你的智慧和汗水吧!

                                                                                                      

                                                                                                      二〇一五年三月于上顿渡

 

 

作者简介:

黄定华   1930年12月出生,崇仁人。1956年4月至1966年3月任临川县中校长。1985年离休,享受县级待遇。